5G手机混战,新机价位已下探至1500元,普及风暴将至

覃毅
2020-06-06 15:22:14
“可以期待的是,5G手机在5G网络建设一年后达到中国手机销量50%的占有率。”


屏幕快照 2020-06-06 下午2.45.16.pn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自工信部发放5G商用牌照的一年来,5G应用加速研发和落地,华为、小米、OV等国产手机厂商你追我赶,纷纷发布5G新机。这些5G手机的定价也从万元高位不断下探至千元左右。

今年1月初,在国新办举办的2019年工业通信业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透露,2019年全国共建成5G基站超13万个,35款手机终端获得入网许可,国内市场5G手机出货量超过1377万部。

产业链上,各大芯片核心厂商竞相加码产能供给,抢占5G终端侧市场份额。

价格下探加速5G手机普及

5G的主要优势在于高数据传输速率(最高可达10Gbit/s,比先前的4G LTE蜂窝网络快100倍)和低网络延迟(低于1毫秒,4G为30-70毫秒)。由于数据传输更快,5G在物联网、虚拟现实、高清视频、自动驾驶、远程医疗等应用方面都有“场景升维”式的变革。

2018年初,各大厂商给出的5G智能手机商用时间预期为2020年,但这个时间比预想中的快。

2019年2月,一年一度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多家厂商带来了首款5G手机,其中包括了三星发布S10系列4款机型及Galaxy Fold折叠屏手机。

三星Galaxy S10系列单独推出的5G版本,除继承S10系列原有的核心优势之外,还集成5G基带芯片,搭载6.7英寸2K+分辨率的Dynamic AMOLED屏幕,拥有4500毫安的电池,后置三摄升级为后置四摄镜头,增加了3D景深摄像头。

据业内媒体透露,受限于网络,彼时在展台现场并未能体验到5G网络带来的极速体验。三星中国手机业务部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透露,在S10系列发布后,国内5G商用牌照还未落地,因此该款手机在国内并无5G版本。

“三星S10系列是我们圈子里了解到的第一款5G手机。”第一手机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表示,而国内真正迎来5G手机终端的密集上市则要在四个月后。

2019年6月6日,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广电正式获得工信部发放的5G商用牌照。当月25日,华为Mate 20X官宣获得中国首张5G终端电信设备进网许可证,此后vivo、OPPO、小米等一线国产手机厂商的5G手机纷纷涌现。

2019年7月,Mate 20X 5G 正式发布;8月,三星面向中国市场推出Galaxy Note10+ 5G;8月底,iQOO Pro 5G发布;9月中旬,vivo NEX 3 5G发布;12月,华为nova 6 5G、Redmi K30 5G、vivo x30 5G先后发布,月底OPPO Reno3 5G系列压轴登场。

可以看到,这一阶段国内5G厂商推出的新机价位多数较高,仅有小米Redmi K30 5G打破了2000元的价位,其余诸如华为、vivi都在3000元的高位。

图片1.png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梳理

2020年初,疫情没有阻挡厂商前行的脚步,一线厂商旗下更多系列5G新品亮相,除此之外,魅族、一加、realme等二线厂商也推出了自己的5G产品,发布节奏极为密集,进度远远超过上年年末。

图片3.png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梳理

过去一年来,5G手机从高价位不断下探,推动受众市场的普及,并在销量上得到正反馈。

据了解,华为Mate 20X 5G版最初发布价为 6199 元起,搭载了麒麟980Soc以及巴龙5000芯片组,支持NSA(非独立组网)和SA(独立组网)的双模5G,并拥有7.2寸OLED屏幕。

从定价和配置上,Mate 20X 5G对一线城市的高端商务用户是一款率先进入5G时代的理想机型,但却让大多三四线城市用户无法搭上这班快车。

不过,5G手机的价格门槛并未持续太久。在华为Mate 20X之后,nova 6 5G、vivo X30 5G、OPPO Reno3的发售价降至3000—4000元之间,奠定了2020年初5G手机的主要价位区间。

同时,面向年轻消费群体的独立子品牌Redmi与荣耀互相“较量”,一再打破5G手机价位低点。

2019年,Redmi K30 5G售价1999元起,率先将5G手机价位下探至2000元以内,2020年初Redmi 10x系列的发售价下探至1500元以内。就在近日发布的荣耀Play4 5G系列售价也低至1799元起,似乎在其官方社交账号宣传文案里可以得到进一步解释:“做年轻人真正喜欢的5G手机普及者”。

时代财经向华为手机终端业务相关工作人员了解到,其5G手机去年的销量为700万,而今年一季度800万,即使疫情影响销售预期,但5G手机的市场需求和容量在不断兑现。

“5G商用落地一年时间,终端的价格却从最高接近一万元,到四五千元,到今天的一千五百元以内,其实意味着5G手机的普及风暴已经来了。”第一手机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说,“之前5G手机的出货量一直保持在20%左右,但在618之后可以预见有一个明显转折。可以期待的是,5G手机在5G网络建设一年后达到中国手机销量50%的占有率。”

据近两年相关调研数据,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持续下跌。然而,在5G商用催化下,5G终端订单及出货量呈现持续快速增长状态。

来自中国信通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1-11月,国内手机市场5G手机出货量为835.5万部。11月份,5G手机出货量达507.4万部,相较于10月份的249.4万部环比增长103.45%。

值得一提的是,过去一年,在国产手机厂商纷纷推出5G手机的火热局面下,长居手机江湖老大哥地位的苹果却面临缺芯的困境。高通一直是iPhone的基带芯片供应商,但近年来,苹果与高通陷入专利纠纷,两家公司的关系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2019年4月,苹果与高通联合宣布,双方已达成和解协议。根据和解协议,这两家公司将签订芯片供应协议,苹果将向高通支付一笔专利费。与此同时,英特尔宣布退出5G基带芯片市场。

此前,业内消息盛传,面对箭在弦上的5G大战,苹果曾求助于另一家芯片产商英特尔。不过,英特尔的5G基带技术并不成熟,并且表示要等到2020年才能生产出来。

苹果与高通的诉讼虽然告一段落,但相较于国产手机厂商,其在这场轰轰烈烈的5G终端地盘抢占游戏中,首战不利。目前,业内消息称苹果 5G手机iPhone12将有望在今年下半年发布。

5G芯片:高通与华为“掰手腕”

对于终端至关重要5G芯片,也是巨头必争之地,而其中华为与高通的“过招”尤为精彩。

在2019年MWC开幕首日,高通公布了全球首款集成5G 基带的骁龙移动平台芯片(SoC),当时该款芯片并未命名,但业内人士预测按照高通芯片命名规律,极大可能为“高通865”。

随后,高通也透露其第二代5G调制解调器骁龙X55计划在2019年底发布,该处理器采用7纳米单芯片,支持从5G到2G多模,可实现最高达7Gbps的下载速度和最高达3Gbps的上传速度。

然而,5G商用赛道上的抢跑者也要面临后来选手的赶超。

2019年9月6日,华为海思自研的麒麟990正式发布,早于高通预期。麒麟990是首款基于7nm和EUV工艺的5G SoC,集成5G基带芯片巴龙5000,无需外挂5G芯片就能实现5G网络,同时支持SA/NSA两种5G组网模式。

对于一直以来在手机芯片领域处于领导者地位的高通,被华为抢发内置5G基带的麒麟990处理器,这打乱了高通每年年底更新旗舰芯片,第二年第一季度发布搭载该芯片手机的规律。

据观察,2019年下半年的国产5G手机,如vivo X30 5G、OPPO Reno3 5G等均未能使用高通计划推出的新款芯片“高通骁龙865”,而小米9 Pro、vivo NEX 3系列、OPPO Reno Ace等所搭载仍是旧版芯片“高通骁龙855 Plus”。

高通骁龙855 Plus于2019年7月发布,是上一年底发布的骁龙855的升级产品,在骁龙855的基础上提速。该款芯片采用台积电7nm工艺打造,内置基带为骁龙X24,制式最高支持LTE Cat.20,最大下载速度2Gbps,可外挂骁龙X50 5G基带。据高通观官网介绍,骁龙855 Plus可支持游戏、AI和XR领域的许多最新技术与特性。

相较而言,于2019年12月骁龙技术峰会发布的高通骁龙865则在性能上有了更大提升。该款芯片采用台积电7nm工艺打造,CPU基于高通最新的Kryo 585架构,八核心设计,其中包括一颗2.84GHz的Cortex-A77大核心、三颗2.42GHz的A77中核心及四颗1.8GHz的A55小核心,这使得其整体性能较上一代提升了25%。

从2020年初小米、OPPO、vivo发布的多款手机的来看,以屏幕流畅性、拍照、视频、游戏等特性作为市场卖点的5G手机纷纷涌现。

然而,相较于骁龙865上市直至2020年初才在终端市场兑现,凭借自研芯片的优势,华为则抢先了半年让5G产品落地应用。

2019年,华为和荣耀的多款5G手机,如华为Mate 30系列的5G版本、华为nova 6 5G版、荣耀V30 Pro等,均搭载了麒麟990 5G芯片。2020年初发布的华为P40系列,也继续采用这款处理器。

抢发自主权的优势加持下,华为5G终端迅速打开了市场局面。据相关市场调研报告,2019年全球5G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近1900万台。其中,华为以690万台的5G手机出货量,占据了近37%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一。

“华为在自研技术上有话语权,抢跑优势明显。但在芯片研发领域,高通无疑还是领头羊。今后要看中美贸易形势,目前来看高通和海思可能是受害者,联发科将暂时受益。”深圳市半导体行业协会常军锋向时代财经分析,因技术积累原因位居第二梯队的联发科、紫光展锐有望在5G发展下半场逆袭而上,更多二线厂商得以在5G获得发展机会。

然而,在产业链供给端的激烈竞争局面下,终端换机需求并未有所兑现,价格、成本与收益成为5G芯片厂商的“新赛点”。

2019年初,据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发布的手机行业报告,因高端5G手机换机需求不及安卓厂商预期,高通开始调整中端5G芯片价格,将其下调25–30%至40美元来求取5G手机换机需求,调价之后的高通5G芯片SD 765明显要低于联发科的5G芯片天玑1000的售价的60–70美元 (成本约 45–50美元),联发科或将失去2500万订单。报告预计,这一激进价格策略将一直延续到今年下半年的低端市场。

“联发科推出了更低价的芯片,高通方面也采取了低价策略与其对垒。芯片生产价格低,研发成本高。之所以卖得贵,一是为了快速摊掉研发成本,二是赚取高利润。如果遇到竞争对手,它可能会放弃第一个原则。”孙燕飚向时代财经分析,持续的占领市场才是5G芯片产业链厂商的首要目的。

另外,有业内人士向时代财经指出,从整体芯片进步上来看,目前5G芯片厂商所研发的还只是过渡时期的芯片,未来无论基站还是手机都需要版本迭代,在迭代中寻找新的功能集成。

“5G目前是政策强推时期,特别是手机端产品大量面世。但在新工艺设计以及射频端、天线端等方面,5G基带芯片还有更多可能性。”常军锋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时代早课 | 海南免税新政首日:顶配苹果手机便宜2500元
舍代工求手机,TCL再添全球品牌业务,进入万亿级市场
挖角联发科大将,OPPO自研芯片大跃进
花两年摆脱英特尔,iOS越来越像安卓,苹果今年迈出重大一步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