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赴港二次上市,中概股启动“备胎计划”

王亮
2020-05-30 10:18:58
在“瑞幸造假事件”个案重挫中概股声誉、海外监管收紧的背景下,中概股通过回归开启多元渠道融资、分散二级市场风险,似乎已经势在必行。

VCG111285680032.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5月29日,传闻终于落实,网易二次上市申请获得港交所批准。网易CEO丁磊同时发布了公司成立20年来的首封致股东信,在信中,丁磊表示,“网易”这个久经时间考验的品牌回到中国后,“立足于这个我们熟悉无比的市场,离我们的用户更近,热爱将迸发出更大力量。”

网易上市联席保荐人为中金公司、瑞士信贷、摩根大通。不过,未披露网易具体的招股和上市时间、募资额等信息。据香港信报27日报道,网易或将在6月2日至5日公开招股,预计筹集资额介乎20亿至30亿美元。而路透社报道称,网易计划6月11日在香港二次上市,筹资目标最高为20亿美元。

近年来港交所积极拥抱新经济,2019年11月,阿里巴巴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后,百度、携程、京东、网易等互联网巨头都在谋求香港上市,而网易和京东都加速了进程。在29日同一天,京东也被曝出已经获批香港上市申请。在“瑞幸造假事件”个案重挫中概股声誉、海外监管收紧的背景下,中概股通过回归开启多元渠道融资、分散二级市场风险,似乎已经势在必行。

中概股回归热潮

网易目前有两位持股超过5%的大股东,其中丁磊持股14.56亿股,占总股本的44.7%;Orbis Investment Management Limited持股数为1.674亿股,占总股本的5.1%,对比2019年年报中的数据,第二大股东Orbis有所减持。

目前,网易总股本为32.579亿股,公司持有1.3亿股ADS(美国存托股份),按目前股价366.25美元计算,公司总市值为477亿美元。每股相当于14.65美元,折合113.58港元。

网易开启赴港上市背后,不仅是中概股回归中国资本市场的大势所趋,也正遇海外监管政策的不断收紧。5月20日,美国参议院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该法案要求,外国发行人连续三年不能满足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对会计师事务所检查要求的,将禁止其证券在美国交易。

广发证券分析认为,受本身质地参差不齐,与信息不对称等因素影响,中概股常年受到“估值歧视”,回归中国资本市场的动机始终存在。但过去由于受AH市场上市制度限制影响,部分未盈利、同股不同权企业只能选择赴美上市。在近期美国监管政策持续收紧,以及AH市场制度改革为中概股回归创造条件的背景下,未来中概股回归或进一步加速。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中概股回归一方面是政策因素的诱导,另一方面则是企业自身的考量。老虎证券投研团队认为,中概股回归港股与美国监管严格程度并不直接相关,公司是独立的个体,优秀的公司少有来自监管的后顾之忧,回港二次上市更重要的是分散二级市场的风险,增大在不同市场上的影响力,同时也能给公司发展带来新的资金。

对于网易在香港上市后的估值,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时代财经表示,“香港和美国目前是可以相互自由流通的市场,所以香港的估值不会比美国估值更高,而且从已经实现两地上市的阿里案例看,也印证这个结果。”

以阿里巴巴的港股与美股市值为例,目前其港股市值4.17万亿港元,美股市值5300多亿美元。换算来看,市值接近。

而在回归港股的同时,百度也传出私有化的消息,不禁让人引发联想,网易赴港二次上市后是否也会有同类动作?

5月21日晚间,根据路透社报道,百度正在考虑从纳斯达克退市以提高估值。对此消息,百度官方回应,退市相关说法系谣言,而当天李彦宏对媒体公开表示,不担心美国政府的打压,内部在不断地研讨有哪些可以做的事情,包括在香港等地的二次上市。

网易亦在港交所披露的文件中表示,倘若《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由美国众议院通过及经美国总统签署,可能会令投资者对受影响发行人(包括网易)存在不确定性,因此网易的美国存托凭证市场价格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若网易未能及时满足法案施加的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检查要求,可能会从纳斯达克除牌。

但沈萌认为,网易目前没有因该法案从纳斯达克退市的需求。首先目前《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还未生效,是否能成为法律的时间表还存在不确定性,目前来看不会对网易产生立即影响。

此外,沈萌表示,“美国的法案并没有做更多歧视性条款,对外国公司的要求也不必像美国本土上市公司一样有更多负担,除非网易承认在会计政策上利用了美股市场现有机制的漏洞而获得不正当收益。”

精品和全球化仍为网易重点

在致股东公开信中,丁磊用“三个相信”(人、时间、信念)回答了20年来外界对网易发展战略、发展速度和发展边界的困惑和误解。

同时,首次明确提出了网易未来发展的四个关键方向:组织进化、精品战略、全球化战略以及推动资源普惠。这四个方向中,精品和全球化两大战略将成为网易未来投入的重点领域。

1997年,网易成立,以中文门户网站起家,之后推出媒体及电子邮件服务。2001年,业务拓展到在线游戏领域;2006年,推出有道业务,已成为在纽交所上市的智能学习平台;2013年,推出音乐流媒体平台网易云音乐;2016年,开设电商平台严选,其已成为一家主流的自有品牌商品平台。截至2019年12月31日,网易电子邮箱注册用户总数超过10亿,网易云音乐注册用户总数超过8亿。2019年,有道平均月活跃用户数量亦超过1亿。

如今,网易主要业务有三个:在线游戏、网易有道、创新业务及其他。网易目前已推出140款手游和端游,根据App Annie的数据,按2019年iOS及Google Play综合用户支出计算,网易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移动游戏公司。因游戏是主要收入来源,网易被外界称为游戏公司。

2017年-2019年,网易总营收分别为444.37亿元、511.79亿元、592.24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为170.62亿元。2017年-2019年,归属网易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06.83亿元、64.19亿元、214.21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为40.78亿元。此外,截至到2020年3月31日,网易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55.93亿元。

聆讯后资料披露的风险因素显示,网易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部分取决于中国在线游戏行业的整体发展,以及游戏运营所在的其他市场的整体增长,其增长受多项无法控制的因素影响。

具体来说,网易如果未能及时并成功地开发和推出广受欢迎的优质在线游戏,将无法保持强劲的竞争力,且创收能力也将会受损;依赖第三方平台发行手游及收取款项,如果无法维持与该等平台的关系,或如果与该等平台的收入分成安排发生了对公司不利的改变,手游业务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等。

在整个游戏行业,腾讯是网易强劲的竞争对手,不过两者各有所长,尤其是游戏出海方面。易观游戏分析师廖旭华对时代财经指出,网易游戏在集团中没有像腾讯那样的生态支持,虽然网易也有一定的投资布局,但更多的还是依靠产品和运营,要么交给合作伙伴发行,要么亲自扎根当地。

廖旭华说,“网易在韩国的很多产品还是给合作伙伴发行的,但是在日本,网易已经成为了一家非常地道的日本发行商,有产品,对日本的推广和运营也有很成功的经验。所以,直接地对比网易和腾讯谁更有前景其实不好说,腾讯游戏成功率比较高,但是成本也高,网易相对没那么激进,但是扎根进去之后收益也非常可观。”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赴港上市融资10亿美元?娃哈哈称无相关计划
结束八年长跑 东莞农商行赴港上市
渤海银行于今日全球招股 拟赴港上市
七成营收靠肯德基 百胜中国被传赴港上市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