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勇医生恢复出诊:很平静,继续前行

杨佳欣
2020-05-28 22:55:14

被砍伤的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自5月13日恢复出诊以来,坚持以每周一次的频率出诊。

四个月前,陶勇医生在北京朝阳医院被自己诊治过的患者砍伤,头上被砍3刀,左手和前臂有9根肌腱被砍断,右手臂和枕骨也被砍伤,失血达1500毫升。

经历了114天的治疗,陶勇如今已经重新回到了患者身边。复诊当天,医院走廊摆满了鲜花,不少患者都拿着鲜花前来探望。“感到很熟悉,也很平静。”谈及重回一线的感受,陶勇医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作为一名医生,感到自己还是很幸福的。

然而虽已恢复出诊,但目前陶勇的手依然无法完全正常工作,陶勇向记者透露,目前还在等着第二次手术。

行医者的变与不变

伤医事件发生前,提到陶勇,北京大学医学博士、主治医师、博士生导师、年轻帅气80后……公开资料中有众多关键词,不过最重要的,他是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副主任,从业十余年的他,已经完成愈万例白内障摘除联合人工晶体植入、抗青光眼手术,玻璃体切割和扣带术,不少人闻名前来挂他的号。

日常接诊之余,陶勇在微博上撰写过不少针对眼科疾病的科普,在评论区,也有不少患者询问疾病细节,或咨询如何挂号等,陶勇也一一进行回复。在好大夫在线平台上,无论是疗效满意度 还是态度满意度,都获得了患者100%的肯定。

而突如其来的伤医事件,改变了他原本的生活与工作。 

“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为黑暗和沮丧的两个月。”陶勇此前曾在直播中形容这段经历是“鬼门关里走了一圈”。 

“神经外科的主任和我说‘真的就差一点点’,头上有三刀,一刀差一点点枕骨的骨头就碎了,如果骨头碎了,脑子流出来,结果可想而知,还有一刀砍在脖子上,差半公分,脊髓就会受到损伤,那就将导致高位截瘫,还有一刀,差一公分就碰到颈动脉。”陶勇说。

如今,伤口虽已经愈合,但漫长的复健工作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他左手的伤口,最多的一处缝了四十多针,至今触觉还没有完全恢复,原本操作严谨眼科手术都可以“手到擒来”的双手,如今只是吃了一碗馄炖,就被烫出了脓包。

“正常工作生活还是有影响的,正在等着做第二次手术。”陶勇如是告诉记者。


“我不想成为社会新闻的主人公。”陶勇回到一线后,依然兢兢业业完成着自己的本职工作,每个出诊日他都坚持工作到闭诊之后,虽无法完全投入到临床,但他有了更多的时间用于医学研究和慈善。

据悉,6月1日,陶勇将联合爱心企业为北京盲童提供生活用品和书籍,号召大家为濒临失明的贫困家庭孩子们进行爱心手术费募捐。“不想浪费时间在没用的事情上,多为需要的人做些事情。”陶勇说。

如今坐在诊室里,陶勇仍会时不时去按摩那只触觉没有完全恢复的手,温声细语地接待着每一位前来问诊的患者,生活和工作虽然会被突如其来的事件打破,但医者仁心从未改变。

不怨恨但也不原谅

当得知砍伤他的凶手是自己曾经治疗过的一位患者时,陶勇是震惊的。

“手术没做坏,眼睛也保住了,我感慨说世事无常,如果没有尽心尽力替他保住眼睛,保住视力,他不也就没视力来杀我了吗?就觉得有点滑稽,有点荒诞。”陶勇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

4个月过去了,陶勇至今没等到行凶者的道歉。 

被问及是否后悔诊治这位事后行凶的患者时,陶勇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是后悔的。“能理解(行凶者),但不能原谅。这个人比较偏执,我理解这个行为。”

伤医事件发生后至今,留给陶勇和家人的后怕感仍在,“经历了这件事,多少还是会有所忌惮。”不过他已经逐渐从沮丧中走了出来,这段时间以来,陶勇通过多种渠道呼吁,医生和患者的共同敌人是疾病,医患要成为战友,此外,他还提出,通过推广分级诊疗,缓解大城市医院首诊压力。

“良好的医患关系是需要互相信任的,要建立和谐的医患关系,应该靠双方的努力。”陶勇说。

在陶勇看来,良好的就诊秩序以及增进医患彼此的理解是缓解医患矛盾的重要举措。他建议,在医院可与NGO组织(非政府组织)合作,让志愿者分担一些现场工作,“让志愿者多维护现场秩序,缓解医生的一些非医疗工作压力,也可以设置一些人文关怀(的活动),邀请一些视力不好的患者,分享自己如何战胜失明后的痛苦的,如何重新找回希望的,也做一些科普,促进医患之间互相理解。


就在陶勇医生经历伤医事件的前一个月,北京民航总医院医生杨文被一位患者家属持刀刺伤颈部去世。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凶手不必被原谅,“陶勇”们的遭遇也不该再次出现。针对医护人员的人身安全,立法进程正在加快。

去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该法明确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

在地方层面,3月27日《北京市医院安全秩序管理规定(草案)》一审,该法明令禁止殴打、伤害医务人员等行为,提出医院设立警务室等。

每一次伤医事件出现,都是对大家从医信心的一次打击。在采访最后,陶勇这样鼓励有志从医的年轻人:“如果一旦选择了学医,就要尊重自己的选择,去热爱这个行业,但也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未来的道路可能会很崎岖,希望能够坚定自己的选择。”

重回熟悉的诊室,重新回到需要他的患者身边,身着白大衣的陶勇正在用自己的方式,让善良的医护不再受到伤害,随着各方的重视,但愿正如他笔下的那样:“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伤医事件,希望到我这里,可以画上句号。”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