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代表女委员PK单身女性冻卵,你赞成还是反对?

赵鹏宇
2020-05-27 17:11:39
孙伟对时代财经表示,还是要鼓励公民适龄结婚生育,统筹考虑生活与工作的关系,将母婴安全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合理地安排家庭生育计划,以实现自己的生育权。不妨给年轻人多一些这样的倡导。“可以期待(冻卵技术的放开),在做好充分的可行性研究后,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审慎推进临床研究。”

如果条件允许,你会冷冻卵子吗?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生殖医学科主任孙伟建议“禁止医疗机构开展单身女性冻卵,鼓励公民适龄结婚生育”,引发了巨大的舆论热潮。

在孙伟看来,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禁止医疗机构对单身女性进行卵子冷冻,可以避免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滥用,避免该技术商业化,有利于保护后代和人口正常繁衍。

0e7c60241c5247ca302b4b6790dba4fa.jpg图源:视觉中国

不过5月21日,全国政协委员、律师彭静提交了一份截然相反的建议——《关于赋予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育技术权利,切实保障女性平等生育权的建议》。彭静认为,利用冻卵等辅助生殖技术,可以给予女性更多生育平等的选择机会。

WechatIMG52.jpeg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生殖医学科主任孙伟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5月26日孙伟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对此前提出的建议作了进一步解释,她表示卵子解冻后的成活率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如果一味迷信冻卵,延迟生育,将会使很多女性错失生育机会,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并不是大家所想像的,冻卵后就万事大吉,只等怀孕这么简单。”

围绕着“冻卵”话题,支持者认为是对女性生育权的松绑,让女性能真正实现生育选择自由;反对者则认为放开冻卵可能给女性带来更多伤害,衍生一系列灰色产业,并且存在道德层面的问题。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卵巢组织冻存库技术骨干杜娟5月26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国家一直以来对冻卵都有严格规定,只是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此次人大代表明确提出该问题,应该是希望多年来没有明确的条例可以上升到国家法律层面。”

同日,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盛诺一家高级医学顾问庄时利和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冻卵无论禁止与否,都会损害到一部分人利益,但肯定要有相关法律约束,否则会导致相关非法交易市场的出现。

风险高、成功率低

“大家都把冻卵想象的太神秘了,其实这个技术就是做试管婴儿的前一步,将卵子从女性体内取出然后冻存。”杜娟说。

时代财经从杜娟处了解到,“冻卵”就是将卵子取出来冷冻保存,这样可以防止卵子随人体衰老与闭锁,等到想生育时,再取出来使用。此外,女性一生排卵数量有限,且随着年龄增加,卵子质量也会降低。

孙伟对时代财经指出,女性28岁前卵子质量最好,最佳生育年龄在35岁之前,但目前冻卵的女性一般在35岁至45岁之间,卵子质量无法保证,而且以延迟生育为目的的冻卵一旦放开,那么借助冻卵成功怀孕的高龄孕产妇会带来一系列母婴安全问题。

“冷冻生殖细胞的终极目标就是解冻后仍具有生殖活性。但是冷冻和解冻过程中,不可避免带来细胞损伤,有些损伤可能直接导致细胞死亡或难以受孕。”孙伟说。

在孙伟看来,取卵需要经历促排卵等一系列复杂的流程,一般不建议进行这类治疗,也是出于女性自身安全保护的考虑。

对此,杜娟也表示认同,“从专业角度来讲肯定是不建议单身女性冻卵的,因为这些女性对冻卵抱有的幻想可能要远远高于实际的成功率。”

根据杜娟说法,目前每颗卵子的妊娠率在2%—10%,因此建议冻卵数量一般在20颗左右。

v2-9afe9a6c14eeab38b4a4149741099001_1440w_meitu_4.jpg2017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综述 「Fertility Preservation in Women」

庄时利和则提到冻卵过程存在的风险,“女性在打了催卵针之后,可能会出现对卵巢过度刺激导致水肿,取卵也伴有疼痛和出血的情况。”

杜娟向时代财经指出,冻卵毕竟是一项手术,如果出现感染,可能会引发盆腔感染等问题,这都会影响女性以后的妊娠,造成永久性损伤。

除此之外,冷冻卵子的保护剂成分、配比,解冻后受精的时机,对冷冻卵子的冷冻、复苏、受精和之后的发育,都是很重要的影响因素。

未来或成“刚需”

单身女性是否有权实施包括冻卵在内的辅助生育技术,此前也一度引发巨大争议。

2019年12月23日,全国首例因“冷冻卵子”引发的一般人权纠纷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31岁的单身女士徐枣枣在北京一家三甲医院提出冻卵需求遭拒,随后她以“侵害一般人格权”将医院告上了法庭,“我的诉求很简单,就是要医院给我冻卵,应该把单身女性生育权还给我们。”徐枣枣曾如此表态。

孙伟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冻卵在国内不是一项独立的医疗服务,只是作为人类辅助生殖过程中前期环节。

在孙伟看来,冻卵有可能衍生卵子买卖、代孕等现阶段法律所禁止的行为。“在目前社会保障制度尚不健全的整体环境下,法律层面对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殖技术进行限制,也体现了对儿童权益的保障。”孙伟说。

2001年2月,原卫生部发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下称《办法》),2003年10月又发布了《卫生部关于修订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相关技术规范、基本标准和伦理原则的通知》,该文件包含《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下称《规范》)《人类精子库基本标准和技术规范》以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

目前,辅助生殖技术相关问题仍然由这些10多年前的部门规章进行约束和调整,尚没有直接明确的法律规定。

根据时代财经了解,具备资质提供冻卵服务的医疗机构通常会根据《规范》要求,查验不育夫妇的身份证、结婚证,确定是否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

杜娟告诉时代财经,上述《规范》要求之外,目前仅针对需求非常急迫的癌症患者提供冻卵服务,“因为癌症患者的化疗过程会影响其卵巢功能,所以在此之前取出卵子,对患者进行生育保护。”

杜娟进一步指出,国内各大医院生殖科人满为患,如果此时放开冻卵技术,医疗资源会承受更大的压力。根据2019年中国人口协会的调查数据,不孕不育患者已经超过4000万。

与此同时,数以万计的失独家庭、癌症患者和大龄女性,加上明星广告效应,有冻卵需求的人也越来越多,甚至推动了卵子黑市交易。

但由于技术、储存成本较高,冻卵价格并不便宜。杜娟表示,卵子取出后需要保存在液氮中,由专门医生进行严密监测,目前国内冻卵的价格大约在3万元左右,每年保存费用约2000元。

时代财经了解到,各地区冻卵的价格差别很大,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冻卵的费用大约为10——15万元人民币,英国、美国则更贵一些。

庄时利和认为,从整体结婚年龄不断推迟来看,冻卵某种程度是刚需。“如果有机会放开冻卵政策,不妨参考一下中国香港、欧美地区在该政策上的经验,例如中国香港地区,女性取卵时并没有严格限制,用卵时需要提供结婚证。”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食品安全问题突出,立高食品产品多次质检不合格
12款蚝油安全测试:厨邦、老才臣防腐剂含量过高,味事达检出重金属镉
滴滴推动首部网约车顺风车安全团体标准出炉
艾媒发布2020年共享电单车研究报告,安全建设成市场拓展关键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