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不再听故事 AI公司苦日子来了

骆一帆
2020-05-26 03:56:15
日前,认知智能公司乐言科技获得C1轮融资,融资金额为1.5亿元。这是国内AI行业为期较近的一次融资,金额不算多,但足以让人们欢欣鼓舞。而现在AI公司想从投资人包里拿钱,已经变得愈加困难。

资本对于人工智能(AI)企业的态度正在改变。

日前,认知智能公司乐言科技获得C1轮融资,融资金额为1.5亿元。这是国内AI行业为期较近的一次融资,金额不算多,但足以让人们欢欣鼓舞。而现在AI公司想从投资人包里拿钱,已经变得愈加困难。

“目前的人工智能,新东西越来越少。”5月22日,谈到今年的AI行业投资形势,投资人陈健(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陈健坦言,从其公司发现项目的渠道来看,眼下人工智能并没有什么投资机会。

这一情况对于AI圈内人士或许并不奇怪,原因是早在2019年,AI行业的投资便已落入低谷,投资人对于AI公司的商业故事不再感兴趣。

事实上,由于疫情原因,投资方钱包被捂得更紧。作为AI公司,眼下需要考虑的问题是,能否尽快商业化落地甚至变现。


聚焦头部

在AI圈,今年融资难几乎已经成为共识,不仅投资方这样看,AI公司感受也十分明显。

“总体的融资情况还在降温。”5月22日,一位深圳某AI公司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其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今年AI行业的融资数量与去年相比明显减少。

该负责人的感受并非个例。据媒体援引创投研究机构CB Insights最新发布的报告,2020 年第一季度的全球AI融资交易数量从上一季度的 542 起降到了506 起。

陈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AI行业投资总体论调是,小项目没人看,早期项目没人投,连标榜情怀的天使投资人也情怀不再,捂紧了口袋。

并不是所有AI公司都融不到钱。

据媒体报道,今年以来,传依图科、第四范式、云从科技等AI公司,依然成功进行了融资。但不难发现,这些公司均是行业中的头部企业。

上述AI公司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尽管总体投资温度下降,但就单笔融资来看,数额并未减少甚至还有所增加。这就意味着,今年的趋势是资金向头部企业聚焦。

“以往IDG和红杉打得不可开交,你投的项目我绝对不投,我投的项目你也别想进来。但今年会发现,大家开始联合起来投一个项目了。”陈健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眼下整体经济形势不好,投资机构募资也十分困难,因此大家也准备共渡难关,聚焦头部企业,合作投资,降低风险。

风口渐远

事实上,今年并非AI行业投资降温的开始,这一态势在之前已经有所显现。

据猎豹全球智库统计,2000年以来,全球人工智能企业的融资数量持续18年上涨,但2019年人工智能融资数量开始下降,融资金额也由1484.53亿元降至967.27亿元,降幅度达34.8%。

5月22日,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会员张孝荣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资金层面来看,AI行业是在2019年显露出疲态,但实际上,这个行业的虚火早在2018年就已见端倪。

张孝荣解释称,2018年投资人对AI领域的兴趣就已减弱,一些新的项目很难拿到投资。之所以整体来看资金还在进入,主要是投资人不愿之前的投资打水漂,因此对于已经投资过且相对不错的项目继续追加投资。但2019年,所有资金都在后撤,这时老项目也难再拿到钱,行业整体疲态开始显现。

行业疲态并非完全由资金紧张所致,也与AI行业此前发展过热有很大关系。

不少人一定还记得,2016年,谷歌旗下智能机器人AlphaGo以4比1的大比分,轻松战胜围棋世界冠军、职业九段棋手李世石。

正是在这一年,AI行业进入发展巅峰,无数资金疯狂涌入。

“2016年,许多人首次接触到人工智能,特别是美国的一些项目落地,比如AlphaGo,无人驾驶汽车路测等,这些给投资人带来了很多新的兴奋点。”5月22日,瑞德集团华创深大投资合伙人姬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姬翔认为,与其说现在是AI行业的资本寒冬,不如说是2016年的资本过热。当风口渐远,投资者发现许多项目都不出成果,难以落地,投资自然回归理性。

对此,陈健也表示赞同。

他向时代周报记者举例道:“比如当时一家投资机构看中10个可投的AI项目,如果不能抢到最好的那个,他们往往会把后面几个项目全都投了,因为不知道哪个项目未来能跑出来。”

就这样,彼时的AI公司获得融资十分容易,这也反过来刺激AI公司之后几轮的融资叫价越来越高,导致很多公司估值过高。

不仅如此,陈健认为当时的投资方式也是导致行业虚火的重要原因。

陈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AI公司资金消耗量很大,但这个赛道不会有无限的钱给他们,因此投资人和创业者达成了一个默契:尽可能多地拿完赛道里的钱。

“比如,头部项目吸引了赛道中大部分的资金,剩下的项目即便拿到小部分资金也跑不出来,这样头部项目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就都安全了。”陈健说道。

着眼变现

当风口消失,虚火渐熄,企业淘汰不可避免。

上述AI公司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各家企业资金准备的情况不一样,有的烧钱很快,有的对资金要求比较高,也会准备24―36个月流动资金。

这意味着,如果没有新的资金注入,大多数公司都难撑过3年。

在该负责人看来,眼下的市场比之前更没有耐心。

“投资人跟我沟通时会更关注几方面问题,公司的盈利能力、市场份额、可代替性或可追赶性,甚至是你的客户。比如你的客户是政府单位,可能回款时间会长,但资金更有保证;如果是其他客户,就要考虑对方资金是否充足,项目是否可能黄掉等问题。”该负责人表示。

这种要求AI公司提升变现能力的情况,在陈健所在的投资公司也表现得非常明显。

“我们投了一家为医院做智能影像处理的公司,像这种企业,以往我们不太在意它的利润,但今年我们,要求它跟医院谈更多的合同。在竞价方面不再像以前一样,价格非常便宜。”陈健向时代周报记者举例称。

即便市场已经明显降温,但一定仍有一些企业心存侥幸,期盼着下一个风口。

姬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也不排除出现新一轮的AI热,但在他看来,这种等待风口的方式显然并不靠谱。

“不管怎么说,理性投资者的目标,都应该是帮助优秀的创业团队,以合理的、符合市场规律的方式进行发展。”姬翔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