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产业共融到全面共建 珠澳合作亟待再进阶

潘展虹 陈佳慧
2020-05-26 03:32:52
珠海市横琴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康洪表示,珠澳两地正积极谋划推进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工作,粤澳深度合作区将充分结合澳门和横琴的优势,通过顶层设计,建立起粤澳双方共商共建共享的体制机制,成为“一国两制”下区域合作的先行示范区,“希望澳门企业家把握新时代,抢抓新机遇,实现新发展”。

粤港澳大湾区连续第三年被政府工作报告“点名”。

5月22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正式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指出,加快落实区域发展战略。深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连续3年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高频曝光足见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性。《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发布后,粤港澳三地不断寻找合作契机。

今年,澳门率先抛出合作的橄榄枝。4月20日,澳门特区行政长官贺一诚发布的《2020年财政年度施政报告》中提到:“横琴是澳门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融入国家发展的第一站,是澳门经济多元发展的最便利、最适宜的新空间。”

“希望抓住珠澳合作开发横琴的机会,做大做强琴澳大健康产业。”5月18日,澳门国际大健康智库主席、澳门爱勤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健锋与多名澳门企业家组团到珠海横琴考察,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希望能把总部放到横琴。

珠海市横琴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康洪表示,珠澳两地正积极谋划推进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工作,粤澳深度合作区将充分结合澳门和横琴的优势,通过顶层设计,建立起粤澳双方共商共建共享的体制机制,成为“一国两制”下区域合作的先行示范区,“希望澳门企业家把握新时代,抢抓新机遇,实现新发展”。

深度合作下的新机遇

郑健锋对珠海横琴并不陌生,对时代周报记者提及琴澳合作优势时,侃侃而谈。“横琴离澳门很近,是自贸区,对跨境电商支持力度很大。澳门的优势在于自由港,很多国际商品都在澳门,可利用横琴,辐射至全国。”

在粤澳深度合作的新时代下,郑健锋有在横琴寻找机遇的想法。“例如医疗服务,横琴澳门都是旅游地,澳门的优势是国际化,横琴则可与内地、澳门接轨。”他认为,两地可通过优势互补,做好旅游医疗、高端医疗。尤其是疫情之下,他对医疗服务产业大有信心。“希望结合自身业务,在横琴找到新的发展机会。”

在横琴布局较早的澳门企业家认为,希望通过两地互动、融合,让更多澳门人感受在横琴发展的新机会。

4年前,广东省政协委员、澳门中华总商会青年委员会主任、东西汇(横琴)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志达创办东西汇,为首批入驻横琴粤澳合作产业园的重点项目之一。马志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项目未受疫情影响,依然按计划进行。

往返横琴澳门4年,马志达见证了横琴日新月异的变化。正因如此,他牵头组织此次澳门企业家组团赴横琴,呼吁更多澳门年轻人迈出脚步,抓住时机,大干一番。

事实上,横琴经过10多年建设,具备承载澳门产业多元发展的基本条件。近年,横琴围绕“跨境”“便利”两大主题,推出跨境通勤、跨境融资等系列举措,澳门企业、居民提供便利、适宜的新空间。

“横琴开发由基础设施建设阶段逐步转向产业导入和城市民生配套阶段,琴澳合作也随之转变。”横琴新区发改局综合科科长张瑞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对澳合作的阶段从“项目建设期”向“产业导入期”转变,对澳合作主体从大企业集中进驻,拓展为澳门中小企业、居民特别是澳门青年进驻,对澳合作层次由单纯的项目合作,转向产业协同发展、规则体系系统衔接的全面深度合作。

截至4月底,珠海市横琴新区已有澳门投资企业2522家,注册资本(金)达139.44亿美元。

金融或为“深度合作”破题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宝龙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健康提交《关于在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发展商贸消费产业的提案》,提议出台支持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方案,从破除体制障碍和政策壁垒、鼓励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建立与澳门和国际规则趋同的营商环境等方面予以支持。

珠澳两地被寄予粤澳深度合作的厚望,但仍有问题待解,如“两制”衍生的跨境贸易、资金自由进出、投融资便利化等跨境金融问题,成为资本要素流动的约束。

澳门人胡斌(化名)在横琴澳门青年创业谷开办与飞机相关的人工智能技术开发应用公司。“公司刚起步时没有专门的财务处理,仅注册公司就得10个月。”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例如要让横琴公司用得到钱,要先将一笔人民币存入某国有银行澳门分行,注明该笔钱是汇到境内公司账号。在境内挪动这笔钱就要签协议找担保。“盖章力气大了或角度偏了,与备案的章无法吻合,银行就不通过。”

尽管如此,横琴依然是澳门企业融合大湾区的第一站。澳门贸易投资促进局收到众多澳门企业到横琴发展项目申请,投资金额超4000亿澳门元,多为综合性发展和科技等项目。

澳门贸促局回复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期望把握大湾区机遇的澳门企业来说,若资金自由进出制度适用于横琴,有助降低项目落户横琴的制度成本。“企业得以灵活调配资金,享受较低融资成本,提升项目在大湾区市场的吸引力和竞争力。”

琴澳合作11年,在设施联通、通关便利、产业融通等方面结下硕果。但“两制”差异仍存,资本要素难以自由流动,深化合作亟待突破。

中国(深圳)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副所长余凌曲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大湾区建设的核心是要素流动,让资金资本要素在粤港澳畅通流动,推动要素重新组合。“资金没有流动,两地合作只停留在浅层。只有资本贯通才能深化合作,在两地经济活动调动更多资源。”

“两地制度差异较大,横琴作为基层改革事权较小,绝大部分政策举措和规则体系仍按照内地政策体系框架执行,尚未形成对澳规则衔接的系统性全面突破。”张瑞认为,地方政府改革创新的空间有限,亟待国家层面自上而下推出一系列深层次系统性的开放措施。

政策利好在逐步释放。5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发布《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提出促进粤港澳大湾区跨境贸易和投融资便利化、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等措施。其中明确,推动建设澳门—珠海跨境金融合作示范区。

“有了金融政策支撑,对跨境电商企业发展实有帮助。”得悉上述《意见》,郑健锋对日后的横琴发展充满信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