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中的比尔盖茨:我感觉很糟糕

谢洋
2020-05-25 17:43:30

当地时间5月18日,比尔·盖茨在个人网站“盖茨笔记”上公布了2020年夏季书单,推荐了五本书,分别是:《选择:拥抱可能》、《云图》、《一生的旅程:迪士尼CEO自述批量打造超级IP的经营哲学》、《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和《好的经济学 : 破解全球发展难题的行动方案》。与以往不同,今年的推荐大多与新冠疫情有关系——“希望人们可以了解更多有关于大流行病的知识。”

“我感觉很糟糕,”5月11日,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我们本可以采取行动,将损害降至最低。”比尔盖茨看上去有些沮丧。这位初代极客用前半生打造了微软帝国,完成了“让每个人桌子上都放一台电脑”的梦想。但如今,醉心公益事业的他却有满满的遗憾:“我只可惜所做还不够多,没唤起人们对危险的足够认识。”

五年前,他曾发出警告称,全人类面临的最大潜在杀手不是战争,而是大流行病。如今,比尔盖茨斥资数亿美元,并呼吁各国建立更完善的卫生防疫系统和疫苗研发体系。

回顾新冠疫情肆虐以来的几个月,除了比尔盖茨自己四处奔走,他旗下的基金会也为抗疫做出了许多贡献,但与此同时,关于他的批评却甚嚣尘上。

在抗疫英雄与争议富翁的语境撕裂里,比尔盖茨之憾无疑带着更深层的含义。

抗疫之憾

2015年,比尔盖茨有过一场题为“下一次爆发?我们还未准备好”的TED演讲。

这段5年前的视频上传到社交网站后,引发了高达2500万次的点击量,“如果有什么东西在未来几十年里可以杀掉上千万人,那更可能是个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而不是战争。”比尔盖茨强调,“不是导弹,而是微生物。”

彼时正值埃博拉病毒横扫非洲大陆,他表现出了罕见的焦虑——“我们还没有准备好预防下一场大疫情的发生,”比尔盖茨警告世人,“我们的准备不足,可能会导致下一场疫情比埃博拉病毒的危害更严重。”

在视频中,他呼吁各界关注疫情防控系统的投入,做好备战工作,“这非常重要,刻不容缓”;2016年底,比尔盖茨还在特朗普大厦里向新就任的总统再次强调了做好防疫工作的重要性,但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五年后,现代文明带来的巨额财富和全球化盛况在新冠疫情面前表现得十分脆弱,时代巨轮被迫改换航道——这不只是比尔盖茨一个人的遗憾。

今年2月28日,他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时慨叹:“新冠肺炎可能成为百年不遇的大流行病”,并提出自己对于控制危机的建议,包括向非洲和南亚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派遣训练有素的卫生医疗工作者,建立有关疫情信息的国际数据库,资助疫苗生产设施等。

3月14日,这位微软帝国创始人退出了公司董事会,转而将精力投入了更广阔的抗疫事业之中。

自疫情扩散以来,比尔盖茨已经捐赠了超过3亿美元的资金。例如,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万事达国际影响基金和英国慈善机构惠康基金会联合宣布,他们将投入1.25亿美元开发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疗加速器,希望“通过识别、评估、开发和扩大治疗来应对疫情”;此外,盖茨基金会还承诺为美国疫情最严重地区之一的西雅图开发和提供冠状病毒家庭检测工具等(近日已被官方叫停);而在美国政府宣布停止资助WHO后,比尔盖茨称“世界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世卫组织”,并宣布为其捐款1.5亿美元。

4月初,美国确诊病例的数量仍在增长,疫苗的话题不断升温。比尔盖茨称,为了加快研发进程,基金会将会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于7种不同的新冠病毒候选疫苗研发,这项计划不是在确定了具体疫苗之后再推动,而是同时为这些疫苗建造工厂,即使可能只有一两种有效。

“我们会浪费几十亿美元,但在这种情况下,浪费几十亿美元是值得的。”

疫苗争议

在比尔盖茨为了抗疫奔走之时,阴谋论随之而来——“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正在计划利用一场流行病夺取全球卫生系统的控制权。”

对于反疫苗者而言,比尔盖茨推动新冠疫苗生产的举动无疑是一个阴谋。

阴谋论的说法还要追溯到1998年。彼时英国肠道病专家安德鲁·韦克菲尔德曾在权威杂志《柳叶刀》上发表过一篇论文称,9名儿童在接种麻疹疫苗两周后陆续出现了自闭症,他将病因归咎于疫苗。这篇论文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催生了公共安全的大恐慌,虽然2004年3月《柳叶刀》以证明安德鲁弄虚作假为由撤销了这篇论文并道歉,但美国人对疫苗的恐慌却一直持续至今,并衍生出了系列反疫苗运动。

据2019年英国机构发布了一份针对社会大众对公共卫生与科学态度的全球调查显示,西欧和东欧分别有只有59%和50%的民众信任疫苗。其中,22%的民众不相信接种疫苗安全,这一比例在法国达到33%。

比尔盖茨的遭遇,好比深陷舆论漩涡的安东尼·福奇一般。

值得一提的是,比尔盖茨五年前的预言也被极端右翼人士视作为他阴谋的证据,美国的示威者走上街头高举标语:“逮捕比尔盖茨”;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 18日报道,一名意大利议员近日要求以“反人类罪”逮捕比尔盖茨,并将其斥为“疫苗罪犯”和全球化主义者的工具。

但这些并不会阻碍比尔盖茨的抗疫步伐。

正如他在《经济学人》4月25日发表的文章中所言:当史学家开始书写新冠肺炎的历史时,此刻的我们大概只经历了整个故事的三分之一,接下来才是故事的主体部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