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特别国债来了!期限10年,全部转给地方使用

王心昊
2020-05-22 22:04:40

特别国债担当起对冲经济下行压力的重任。

5月22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今年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

“这是特殊时期的特别国债。”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这部分资金将主要用于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等工作,具体包括减税降费、减租降息等,决不允许截留挪用。

“政府工作报告对特别国债的总额以及具体投向都作出明确了要求。”中泰证券政策组负责人、上海财大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杨畅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包括“财政赤字3.6%以上”以及“新增1万亿抗疫特别国债的表述”,既为逆周期调节规模划出底线,又打开了赤字率仍然有向上可能的弹性空间。

发行规模:为财政政策留有空间

此前,市场预计的特别国债规模在1万亿至2万亿之间,此次发行规模基本在市场预期的最低值水平。对此,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连平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制定规模要看财政在其他方面挖掘资源的情况,这次的政府工作报告也特别谈到要把相对闲置的资金更好地使用起来,同时削减中央财政开支,“如果还有挖掘空间的话,就要考虑是否有必要借太多的债,同时为以后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留下空间。”

在政府工作报告明确特别国债发行规模时,央行的支持力度是否要上升到“直接购买”,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作为“特殊时期的特殊手段”,国家此前曾发行过两次特别国债:1998年8月,财政部向四大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发行2700亿元长期特别国债,筹集的资金全部用于补充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资本金;2007年共发行8期规模共1.55万亿的国债,资金主要投向购买约2000亿美元外汇,作为即将成立的国家外汇投资公司的资本金。

纵观此前两次新发及一次续发特别国债中,央行均没有“直接扩表购买”,但给予了包括对冲流动性在内的一系列配合措施。在第二次以及续发过程中,央行更在二级市场进行了承接,有力支持特别国债发行。

“前两次特别国债的发行,主要是通过对资产负债表的一系列技术性处理,来实现资产负债表上账目的腾挪,央行并没有对外释放基础货币。”5月22日,珠三角某国有四大行地区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央行购买特别债券,将在事实上释放基础货币,违反了《中国人民银行法》其第29条明文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不能直接购买国债”的规定。

增加投资的重要砝码

即将发行的2020年特别国债,将成为增加政府投资的重要砝码。

5月14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人民日报》刊文,解读更加积极有为的财政政策将如何部署。

从文章释放的信号来看,财政政策将三箭齐发,各有分工:缓解地方收支矛盾,主要通过增加赤字规模;地方专项债是近年财政政策发力的重点,用于有收益的投资项目,且要求融资和收益实现自平衡,用于增加政府投资;特别国债很重要的方面,也是用于增加政府投资。

政府工作报告同时披露了此次特别国债的相关细节:抗疫特别国债是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由中央财政统一发行的特殊国债。不计入财政赤字,纳入国债余额限额,全部转给地方主要用于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抗疫相关支出。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特别国债的具体用途主要围绕落实“六保”工作,“可以通过给金融机构或类金融机构注资,为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机构等补充资本金,鼓励他们增加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支持;还可以设立抗疫特别基金,以市场化、专业化的方式对相关产业进行投资”。

谁来还?

特别国债谁来还?《关于2019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 2020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明确指出,抗疫特别国债发行期限以10年期为主,与中央国债统筹发行,利息由中央财政全额负担,本金由中央财政偿还3000亿元,地方财政偿还7000亿元。抗疫特别国债收支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

“地方政府专项债和特别国债,可协调配合投向基建领域。”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特别国债资金筹集到以后,不能只想着去直接拉动消费。“消费当然要重视,但除失业救济、精准扶贫、贴息贷款、小微企业消费券等救急纾困提振消费的措施之外,放在重要位置的还应是建设项目,特别是现在中央强调的新基建,要与特别国债资金形成对应性。”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