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控专家曾光:东北疫情并非偶然,武汉千万人核酸检测勿盲目效仿

赵鹏宇
2020-05-21 14:19:39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全球疫情形势依旧严峻,要做好新冠病毒会长期存在的准备。”

岁末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汹涌而至。

尽管中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取得显著成效,全国范围内的复工复产全面有序推进,但全球疫情并未结束,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5月19日接受时代财经专访时表示,“目前全球疫情形势依旧严峻,要做好新冠病毒会长期存在的准备。”

timg.jpg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

曾光认为,要与新冠病毒形成一种动态上的平衡,通过疫苗预防、日常防护等方式控制病毒的传播,达到人类可以适应的一种状态,这也将成为新冠病毒未来发展的一种局面。

新冠病毒传染源难追溯

近期,吉林市的本土疫情备受关注。自5月7日舒兰报告首例本土病例以来,截至5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133例,病亡2例。

曾光表示东北地区突发新冠疫情并非偶然,因为这样的疾病往往出现在你想不到的地方。

“国内疫情暴发初期,由于东北地区疫情并不严重,所以该区域人群的防范意识较之武汉和武汉周边等重点灾区要薄弱很多,进而导致新冠病毒乘虚而入。”曾光说。

曾光提到,“此次东北地区疫情也让我们警醒,通过疾病的出现,让我们发现了全国防疫过程中的薄弱地区和薄弱环节,这也是我们接下来需要加强监管的地方。”

目前,吉林省改变了以往的防控策略,将密切接触者由原来的居家隔离全部改为在隔离点隔离,防止无症状感染者或者处于潜伏期的感染者的扩散;同时对个别区域全面实施严格的封闭管理,实施网格化、地毯式排查。

不过,这场已蔓延至东北多个地区的突发疫情传染源依旧成谜。

曾光向时代财经介绍,目前还处于对新冠病毒的认识阶段,对于这类疾病的自然发展史也并未有全面了解,所以想要寻找疾病源头相当困难。再加上新冠病毒本身十分诡异、传染情况复杂,很多患者看似病症已经消失,但病毒可能还存在于人体,这使得新冠病毒在传染源问题上很难控制和追溯。

“我们还观察到,很多新冠患者痊愈后体内不仅会携带病毒还会对外排病毒,很多无症状感染者病毒潜伏期很长等。另外,我们对动物感染新冠病毒的问题也不了解,这些都是我们正在面对的问题。”曾光说。

不过,曾光对时代财经表示,从目前趋势来看,人体携带病毒的现象会越来越弱,但想要完全遏制病毒的传播,仍需要很长时间观察。“国外甚至有专家提出,新冠病毒是否会像乙肝病毒一样长期存在?事实上不排除这种可能,但以我们目前对病毒的了解还没有证据可以证明。”

“国内有些地区没有出现疫情扩散、甚至很长时间没有发病患者,这可能跟我们疫情防护有很大关系,让病毒没有机会传播,所以,佩戴口罩、不聚集饮食等仍是防止病毒传播的关键。”曾光教授说。

曾光还强调,“在病毒防控上,我们一定要做到不惧怕病毒,当疫情出现时,我们及时发现、及时隔离患者,采取相应防控即可,因为病毒也处于逐渐式微的过程,这才是我们控制这类疾病的长远之计。”

流调是中外防疫最大区别

在国内抗疫中,流行病学调查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根据时代财经了解,流行病学调查是传染病控制最基础的工作,也是疾控中心的重要核心职责。通过对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以及聚集性疫情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可以查清传染来源,探索疾病特征,判定和追踪密切接触者,阻断病毒的传播。

作为一名老疾控人,曾光表示,国内新冠疫情期间,流行病学调查起到了最为关键的作用,不论是疫情早期还是现在,没有流行病学调查疫情防控的效果会大打折扣。“例如目前全世界都在用的关于新冠病毒潜伏期14天隔离标准,就是中国流行病学调查出的结果。”

当前,在东北地区疫情防控上,正是通过流行病学调查,迅速锁定传染源、密切接触者及次密切接触者,最大程度地减少传染几率,让可能的感染者尽快得到排查和及时救治,切断疾病传播途径,避免疫情进一步扩散。

曾光表示,“通过详细的流行病学调查来控制密切接触者,进而阻断新冠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这也体现了流行病学与公共卫生的贡献,从根源上来看,这种贡献甚至大于临床治疗。因为流行病学调查是控制未知人群的传播,影响人群的范围更广。”

在曾光看来,流行病学调查的运用也是中国与欧美在疫情防控上最大的区别。他表示,很多欧美地区国家只抢救病人不控制病毒传播,错失了最佳防控时间。

当前,中国疫情已经得到控制,但仍然全面排查无症状感染者。武汉全民核酸检测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中,截至5月20日,采样工作已经完成过半。

对于这项涉及千万人的大规模核酸检测,曾光教授表示,“武汉千万人核酸检测是基于当地情况考虑、是超常规的,先观察武汉地区检测的结果再做判断,其他地方不要盲目效仿。”

除了进行核酸检测排查新冠潜在感染者以外,曾光认为,最终还是要取决于疫苗研制的速度。“疫苗要加紧研制,但疫苗研制不能打破规章制度,要老老实实按照科学规矩办事,对于疫苗安全性、有效性依然要保持高标准要求。”

“如果有一家疫苗出现安全问题,将对整个新冠疫苗的接种产生非常大的影响。疫苗研制不应只追求速度,要把科学性放在首位。”曾光强调。

对于新冠疫苗接种策略的问题,曾光认为,“新冠疫苗研制出来后还有很多接种上的问题需要考虑。因为全球90~95%以上的人群都属于易感人群,将涉及近70亿接种人群,这将一个无比巨大的工作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美国三季度GDP猛增33.1%,CNN:这个数据“没有任何意义”
"战疫利器"汕头超声便携式DR亮相CMEF,超低辐射赋能疫情防控
疫情第二波来势汹汹,欧美股市再遭重创,A股开盘何去何从
时代点金(1029):疫情告急,法国全境封城,欧美股市全线暴跌!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