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停津贴又加税 沙特能渡过这次危机吗?

陶短房(财经专栏作家)
2020-05-19 22:15:50

5月11日,沙特,这个似乎自欧佩克时代开启以来就从“不差钱”的石油王国,居然推出了一项前所未有的紧缩计划。

沙特财政大臣贾丹当天对沙特阿拉伯新闻社(SPA)表示,沙特决定从2020年6月起停止向国民发放“普遍性津贴”,并将“取消、削减或推迟那些旨在令沙特经济多元化的发展项目”。不仅如此,沙特还将自7月1日起将增值税增至原先的3倍,从5%提高至15%。

贾丹坦言“这些措施不会令本国民众感到愉快”,但“绝对必要”,因为“倘不如此,沙特将面临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

沙特官方将“经济危机”归咎于新冠疫情、各国为应对疫情所采取的各种限制性措施,以及由此造成的全球能源需求大幅下降。就在宣布紧缩前一周,贾丹曾表示,鉴于沙特经济对石油出口收入的严重依赖,该国将不得不采取“痛苦而严厉的紧缩措施”。按照沙特阿拉伯官方估计,此轮危机中该国从石油相关税收中所能获得的收入,将比正常年份缩水一半,而石油相关税收收入,却占税收总收入的70%。

但仅仅将经济和金融的危机归咎于疫情,显然是片面的。

必须看到,国王父子咄咄逼人的“内外全面开花”导致预算和非预算开销大幅增加,而希望引入的外资却因该国一系列争议性做法而裹足不前,这导致此前长期盈余的财政预算自2014年以来破天荒长期处于赤字状态,而王储近乎异想天开且又大手大脚的“愿景2030”等“多元化发展项目”,非但未能令沙特经济真正开启多元化进程,未能如愿吸引大手笔外资,反倒消耗掉更多以往不在话下、如今却弥足珍贵的宝贵资金。

事实上,在2018年1月1日前,富庶的沙特原本是地球上为数不多、增值税税率为0的国家之一,但“增收”无术、浪费有门迫使该国政府不得不于2017年底宣布自这一天起开始增收5%的增值税。此举令早已习惯“一切免单”的沙特人怒不可遏,原本就因“储位之争”异常紧张、敏感的内部矛盾更趋激烈,这迫使沙特官方不得不给增税“打补丁”,宣布给国民提供“普遍性津贴”,此举虽暂时缓和了社会矛盾,却令沙特财政每年平添至少数十亿美元的开支,这在“黑金滚滚”的往日不过九牛一毛,如今却无异于饮鸩止渴。此次沙特官方不但取消“普遍性津贴”,更大幅增加本就是众矢之的的增值税,可见沙特财政窟窿之大,已到了令王室和内阁不计后果也要赶紧堵漏的地步。

不仅如此,3月贸然发动、4月又草草叫停的石油价格战并未达到初衷,反倒令沙特石油收入再度锐减,尽管沙特试图“急刹车”和“猛拐弯”,但疫情肆虐依旧,各国能源需求短期内也很难大幅反弹,这令沙特经济前景更加惨淡: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0年沙特GDP将出现2.3%的负增长。

从目前情况看,王储并未彻底“死心”,他仍在努力推动原本就不被看好、如今越来越黯淡无光的“红海开发区项目”(内奥姆新城),继续不顾一切地强行征地,以至于在4月导致与当地霍维塔特部落间发生恶性流血冲突。日前沙特财政部表示,他们计划在一年内借贷553亿欧元以填平赤字窟窿。

5月12日,也就是沙特紧缩计划推出翌日,该国官方石油生产商阿美公司(Saudi Aramco)宣布了极为糟糕的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其净利润同比下降25%(至167亿美元),流动资金也从去年同期的174亿美元缩水至150亿美元,尽管如此,阿美仍宣布将分红187.5亿美元(过去一年间累计分红逾750亿美元),之所以如此“打肿脸充胖子”,是因为沙特仍不放弃通过在国际证券市场出售部分阿美股权,以换取宝贵资金的构想——尽管这一构想几年来屡屡受挫,和如今新冠肆虐、油价低迷、全球能源需求疲软的大背景,更是显得格格不入。

即便沙特等国的新“紧缩”暂不会激化国内矛盾,导致社会动荡,也足以重创此前就屡屡受挫的经济多元化进程,从而令这些原本就长期畸形发展的经济体,在未来新的冲击面前依旧弱不禁风。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