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基建到应用 5G一年摸着石头过河

李静
2020-05-17 17:05:55

5月17日,一年一度的“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如期而至。

据了解,国际电信联盟(ITU)将今年世界电信日的主题定为“连通目标2030:利用ICT促进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的实现”。

当天,相关论坛活动在各地举行,旨在讨论电信行业未来发展方向。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5G和智能交通、物联网、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新技术成为今年世界电信日的讨论热点和趋势。而5G更因商用牌照已经发放,诸多应用空间引人遐想。


“很多5G的应用场景会产生连锁化融合反应,未来或将涌现出许多目前意想不到的应用。”5月16日,中国电信天翼物联实验室及行业研究总监王志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必须承认的是,如何应用5G技术解决各行业痛点,目前仍是5G应用落地的最大挑战。实际上,无论在C端还是B端,5G应用落地眼下仍处于摸索阶段。

工业互联网领域受关注

高数据速率、减少延迟、大规模设备连接……5G的诸多特性令人惊叹,也令它的应用空间让人充满期待。

在应用落地方面,近几年5G行业案例大规模涌现。

早在3月25日,爱立信举行的线上媒体发布会上,爱立信中国总裁赵钧陶便表示,爱立信正与全球运营商、超过40家大学和科学研究机构以及超过30家行业合作伙伴,共同探索5G的行业应用,目前已完成超过50个工业4.0应用参考案例、超过20个测试网络部署和验证测试,广泛覆盖智能工厂、矿产开采和智能港口等多个领域。

在众多应用方面,工业互联网方向上的应用备受关注。


5月15日,互联网研究专家、《5G的商业革命》作者金易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5G的优势最主要是体现在工业方面,比如人工智能、VR、生物智能等这方面,因为这些领域需要5G来搭建更智能的场景。

5月17日,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赵晓马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明:“除了工业互联网,车联网、远程医疗、远程控制、智慧城市等也都是未来重要的‘5G应用’场景。”

王志成也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从具体场景而言,以智慧路灯为例,传统路灯进行5G赋能升级后,可成为智慧城市中一项重要的坐标系,这不仅有利于主管部分基于精确坐标定位进行终端管理,也可以助推平安城市、共享单车管理、智慧化物流、冷链运输、城市内自动驾驶等应用发展。

可以看出,5G在工业互联网、远程医疗、在线教育等各个应用领域的遐想和探索层出不穷。

王志成表示:“结合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来看,增长较快的领域有短视频、直播、网课等偏高清视频方向的应用领域。另外智慧社区管理、远程医疗、无人机探测等方面也有比较亮眼的表现。”

成本问题亟待解决

尽管5G的广阔应用空间令人兴奋,但从目前来看,仍处于较为早期的发展阶段,存在诸多当前尚未解决的问题。


赵晓马认为:“未来‘5G应用’的场景非常广阔,但大规模应用需要基于一系列商业、运营和技术能力。在网络建设上,如果要面对所有应用场景,为了效率和成本,需要按需配给,给特定产业以不同的网络服务,这也是我们所说的‘5G网络切片’。”

赵晓马进一步表示,运营商面临的课题是如何匹配端到端的定制化网络切片,而企业面临的课题是后续如何运维管理。这一系列产业链里的角色分配、协同关系和利益分配都需要明晰的收费体系和商业盈利模式去驱动和支撑。所以发展5G需要配合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协同发展,才能实现价值变现和规模应用。

此外,5G基站设备成本高企、运营商背负了巨大考核压力以及专业人才供给缺口都是5G应用亟待解决的问题。

基站覆盖是5G发展的基础,没有网络基础,应用落地也是空谈。

据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净增移动电话基站174万个,总数达841万个。其中4G基站总数达到544万个。

相比4G基站,5G基站规模化还有一定距离。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我国5G基站数仅有16万。到今年年末,三大运营商将建设超过55万个5G基站。虽然5G发展进程非常之快,但距离普及和成熟还远远不够。


不仅如此,目前电信运营商同样面临挑战,较高的建设成本与较高的基站耗电量,均使得5G运营成本高企。

日前,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联通产品中心总经理张云勇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坦言,5G工业物联网里面用的一些终端,价格下降的速度还是比较缓慢。比如说现在有些模组价格还很高,这样很难商用。而2G、3G或者4G模组,很多都是几十块钱,所以5G模组价格降不下来会从根本上制约5G生态的规模发展。

实际上,在应用方面,此前三大运营商已经联合发布《5G消息白皮书》。

5月10日,中国移动推出的“5G消息”App上线,虽然因存在一些技术问题,次日“5G消息”APP突然下架,但仍被视为5G应用落地的一大进展。

赵晓马直言,目前5G的发展阶段很难找到一个普适各行业的解决方案,所以5G应用在其他行业的推广方式会以“先易后难”、“以点带面”的方式展开:先与信息化技术匹配度较高并对5G技术接收度较高的行业展开单点合作,再逐渐向其余领域推进5G应用落地。

“目前5G应用还处于从4G平滑过渡演进的阶段。”王志成坦言,“在3G、4G时代,海外市场有着较为成熟的发展经验和路径可以参考,所以网络建设和应用发展速度较快。但5G时代全球几乎处于相近的发展探索阶段,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这也意味着从建设到应用的周期会变得更为漫长。”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