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上线app 连续亏损3年后永旺急攻线上

詹丹晴
2020-05-09 17:17:12
灵兽传媒CEO陈岳峰则向时代财经指出,永旺这样规模的零售企业,如果纯粹靠第三方平台运营线上业务,其实是不太正常的,永旺的app虽然慢,但比没有的好。

永旺的数字化姗姗来迟。5月8日,永旺app在全国上线,提供在线下单、6.3公里范围内配送服务。

时代财经5月9日从永旺方面了解到,早在2019年4月,永旺就成立了永旺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并从去年12月起,在深圳罗湖店、佛山悦然广场店、广州海港城店共3家门店试点运营永旺app,现app推广至内地所有门店,并由顺丰同城提供配送。

针对推出独立app原因,永旺公关部向时代财经指出,主要是为了加速研发经营中面临的数字化课题,整合电子会员、扫码购、送货到家等服务。

VCG111263895218.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此之前,永旺通过京东到家、美团以及饿了么提供“到家”服务,比起第三方平台,目前永旺app在配送费方面并不具备竞争力。时代财经了解到,永旺app上购买商品不足5公斤且实付不足58元的,运费为10元,而其它平台的配送费多集中在5元。

时代财经向永旺了解第三方平台和试运营app门店的在线销售情况,不过对方表示不便透露。

姗姗来迟的数字化

比起内地的许多商超企业,永旺在线上端的布局明显慢了一大步。

早在2015年5月,沃尔玛中国就推出了手机app,并在门店数量最多的深圳开始试点,并在2018年推出扫码购小程序。财报显示,过去一年“沃尔玛到家”O2O业务平均月销售增长突破60%。永辉超市则在2016年推出永辉到家app,财报显示,过去一年,永辉超市的到家业务销售额达35.1亿元,同比增长108%。而华润万家的独立app则在2019年1月上线,不过目前尚未有具体的销售数据公布。

尚益咨询创始人胡春才5月9日告诉时代财经,随着用户拉新成本逐步增加,从线下导流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如果单纯依赖第三方平台,到店的顾客引流到线上可能只为他人做嫁衣,而无法为自身实现用户增量,同时第三方平台要打通会员体系相对困难。

“永旺这样规模的零售企业,如果纯粹靠第三方平台运营线上业务,其实是不太正常的,永旺的app虽然慢,但比没有的好。”灵兽传媒CEO陈岳峰5月9日向时代财经指出。

陈岳峰认为,对于零售企业来说,线上业务无法瞬间爆红,需要长久的积累、引导、普及、沉淀,在消费者心中形成认知,并逐渐认可。“线上业务只能是业务补充,而很难成为其业绩支撑。”

三年持续亏损

永旺发力到家业务,或与其门店经营不如预期有关。比起刚进入内地的高歌猛进,近三年来,永旺的业绩却有些低迷。

永旺的前身是日本的“JUSCO株式会社”,在中国香港顺利布局并成功登陆港交所后,1996年7月永旺在广州天河城开下内地首店。此后,将触角伸向了北京、青岛等地。

财报显示,2019年永旺在内地实现收益52.55亿港元,同比下跌0.8%;亏损达到8080万港元,较上年亏损的5980万进一步扩大了35.12%,而2017年则亏损4150万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内地”纳入永旺上市公司主体的只有广东永旺和永旺华南。截至2019年,两家公司在广东经营综合百货和食品超市共计33家门店。这也就是说,亏损的只有华南地区部分门店,其它地区门店的销售数据永旺并未公开。

根据永旺官网介绍,目前其在中国共经营涵盖综合百货超市、食品超市、便利店等400多家不同业态门店。

陈岳峰指出,永旺的业务中规中矩。日本零售业有一个特征,就是它不断调整,逐步适应,属于慢热型,永旺的购物中心和超市业态等都属此列。

“华南区的遇冷,一是华南区的商业较为发达,大部分头部企业和区域企业都各有特色,尤其购物中心这块,华南的购物中心一直比华北、华中等地的运营能力要强一些,大卖场这块无论是外资还是内资零售企业都是各有千秋,永旺很难在其中拔得头筹。”陈岳峰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小米洪锋:当生活被数字化,人工智能就有了机会
央行联手滴滴 数字货币加速落地
马云:疫情加速数字技术变革,需要思考尽快让机器取代人
视频App套路层出,想看“乘风破浪的姐姐”,却被诱导充值其他平台会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