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债危机重演?后疫情时代,意大利政府债务问题凸显

刘沐轩
2020-05-08 11:37:39
“公共债务率过高对于意大利而言肯定是宏观经济隐患,直接影响意大利发行债务的效率。但从目前来看,欧央行加大对意大利国债的购买,因此意大利国债市场还算平稳,不至于陷入发行困难的局面。”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成玉说。

作为欧洲最早实行封城的国家,意大利疫情在全国“封城”了近两个月后终于迎来了拐点。

但在抗击疫情的同时,长期的社会隔离也令各国经济遭受打击,多轮经济刺激计划也不可避免地垒高了各国政府的债务。

然而,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在当地时间5月5日做出了一项判决,质疑欧洲央行购买各国国债的合法性,给欧洲央行“救火”各国债务危机的行动蒙上了阴霾。

对政府债务规模长年超过当年GDP的意大利政府来说,此事的负面影响或许尤为严重。

为了应对经济衰退,本已债台高筑的意政府采取了多轮经济刺激计划,包括在4月初公布了一项该国史上最大规模的4000亿欧元经济刺激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惠誉此前曾在4月28日将意大利的主权信用评级由BBB下调至BBB-,仅比“垃圾级”高出一个等级。这不由得让人想起欧债危机的导火索——希腊被三大评级机构下调主权信用等级。

对此,身在巴黎的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成玉在5月6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公共债务率过高对于意大利而言肯定是宏观经济隐患,直接影响意大利发行债务的效率。但从目前来看,欧央行加大对意大利国债的购买,因此意大利国债市场还算平稳,不至于陷入发行困难的局面。”

复工背后的债务危机

虽然意大利现行的防控措施仍将持续到5月17日,但总理孔特在5月4日就已经表示,政府正考虑在优先保护全体国民健康的前提下,将部分大区和行业提前解禁。

据意大利AGI通讯社报道,截至当地时间5月6日,意大利境内现存患者数已降至91528例,首次低于已治愈的患者总数93245例。

AFP-冠状病毒,意大利的温度控制.jpg一名意大利公民正在接受温度检测。(图源:法新社)

由此看来,意大利的疫情抗击战似乎曙光初现,但不可否认的是,接近两个月的全国性社会隔离也给意大利经济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4月14日发布的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意大利经济今年将衰退9.1%,失业率将从去年的10%上升到今年的12.7%。

此前,意大利预算监督机构(UPB)曾在4月21日预测,意大利将面临该国在二战后最严重的经济衰退,2020年上半年的GDP将萎缩15%,全年GDP也将萎缩8%。

而在备受关注的公共债务方面,意大利财政部预测,今年意大利的债务将攀升至GDP的155%至159%之间。在2019年底,这一比例约为134.8%。

与此同时,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对意大利经济和债务状况造成巨大冲击,惠誉将意大利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并警告如果意大利不能实施增强投资者信心的“可靠经济增长和财政战略”,信用评级可能还会遭到下调。

据CNBC报道,《经济学人》的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巴蒂斯特对此表示:“这很可能再次酿成欧元区的危机,而像希腊或意大利这样的国家很可能成为危机的中心。”

对于评级下调,意大利财政部长瓜尔蒂耶里回应称,意大利经济和公共财政基础仍然稳健,而惠誉的下调行为没有考虑到欧盟及其成员国政府作出的重要决定。

瓜尔蒂耶里认为,相比惠誉,其他评级机构采取了更加审慎的立场。

此前,另一家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曾在4月24日发布报告,维持意大利的BBB评级。而穆迪将在5月发布评估报告。

对此,杨成玉指出,惠誉此前依次下调了葡萄牙和意大利的主权信用评级,虽然标普和穆迪还没有动作,但意大利的评级在两家机构现在已经是“负面”,值得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惠誉认为目前的意大利债务前景仍为“稳定”,预计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计划将使意大利的国债收益率保持低水平。

此外,杨成玉认为,意大利与德国的国债利率差也是衡量标准之一,价差越大意味着国债发行成本越高。“虽然两者价差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但近段时间意大利国债利率并没有出现大幅上升,证明发行成本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截至5月6日收盘,意大利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至1.981%,而德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至-0.516%,两者收益差还在逐步扩大。

专家:短期内不会重演欧债危机

事实上,在今年1月初,任何国家都还未实施隔离措施抗疫之前,世界银行就曾警告过全球债务危机的风险。

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称,这场始于2010年的债务积累浪潮是自1970年代以来“最大、最快、最广泛的债务增长”。该报告还预测,2019年全球债务负担将超过255万亿美元。

在疫情冲击下,各国纷纷采取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政府债券的发行需求都大幅攀升。而为了防止国债利率的上行,欧洲各国则需要欧央行释放更多的流动性。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前4月30日结束的欧央行会议上,欧央行并未将疫情紧急资产购买计划(PEPP)的规模扩大至1万亿欧元以上,而是决定维持其规模在7500亿欧元不变,这一表态普遍低于市场预期。

此外,关于授权欧央行无限量购买债务风险国国债计划(OMT),欧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该计划的实施条件还不成熟,目前暂时不会采取OMT来无限量购买国债。预计欧央行在6月初的议息会议上会对购债计划做出更进一步的指引。

事实上,欧央行已经在缓解债务危机上做出了诸多努力。

从今年3月起,欧洲央行就用7500亿欧元的债券购买计划有效地制止了意大利债市的抛售现象。

与此同时,欧央行还放松了其对债券购买施加的许多限制,比如此前欧央行购买债券的要求大致与每个国家对其资本的贡献成比例,但现在不必遵循此原则。

对此,高盛指出,自欧央行启动7500亿欧元计划以来,欧洲央行已购买了300亿至400亿欧元的意大利国债,约占其债券发行总额的40%,是意大利本土资本投入的两倍以上。

因此,杨成玉认为,目前欧央行的资产购买规模史无前例,加之有欧洲稳定机制托底,局面可控,短期内不至于重演主权债务危机。

由此看来,债务危机的风险可能暂时被降低了,但值得注意的是,欧盟内部各国债务水平的差异仍然是个不容忽视的“定时炸弹”。

IMF指出,欧洲各国的债务差异正在扩大。据该机构预测,到2020年底,希腊的债务将飙升至其GDP的200%,意大利政府债务将上涨21%至GDP的156%,西班牙将上涨18%至GDP的113%。

微信截图_20200507162109.pngIMF预测,2020年底,法、德、意、西四国的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图源:时代财经)

而相比之下,预计德国债务将仅增加9%至GDP的69%,荷兰则将增加10个百分点至58%。而奥地利、芬兰和斯洛伐克等北方欧盟成员国的债务规模涨幅略大,但水平要低于南部各成员国。

“欧元区债务基础的差异一直以来是困扰欧洲的主要问题之一,也是欧元区南北分歧的原因之一。”杨成玉说。

图源:欧盟统计局.png1995年至2018年意大利、法国和德国的政府债务和GDP比例走势。(图源:欧盟统计局)

可能也正是这个原因,德国宪法法院才会认为欧央行大规模购买各国国债的行为部分违宪。

德国宪法法院的最终判决向欧央行提供了三个月的期限进行比例评估,要求其自证购买2万亿欧元国债的合法性,否则未来德国央行将被禁止参与购债计划。

换句话说,德国不想一直承担欧盟中出钱“扶贫”的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一判决并不适用于欧央行最新的7500亿欧元疫情购债计划,但此次判决还是给各欧盟成员国挑战欧洲法院的裁决开了先例。

“如果每个成员国的宪法法院都开始对欧洲可以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给出自己的解释,那可能就是欧盟结束的开始。”欧洲议会议员、比利时前总理韦尔霍夫施塔特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

北欧联合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盖里奇亦表示,虽然德国宪法法院没有直接否决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计划,但这意味着意大利债券和欧元资产将面临更大的短期压力。

要解决这个问题,杨成玉认为,主要有两种办法,“一是扩大支付转移规模,成员国加大上缴欧盟‘会费’规模,实现区域内支付转移;二是公共债务率高的国家采取较为紧缩的政策,通过政府节衣缩食的方式降低债务,这也是欧盟一直以来施行的主要应对方式。”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央行联手滴滴 数字货币加速落地
张文宏:中国控制住疫情 并非依靠人工智能
马云:疫情加速了技术变革的趋势
张文宏:人工智能帮助政府在疫情期间做到了智能管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