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发起断更节 阅文急召恳谈会难平嫌隙

范文茜
2020-05-07 15:55:19

伴随腾讯全面接管、新管理层上任,阅文集团迎来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和挑战。

5月5日,810万网文作者发起“五五断更节”,抗议此前阅文单方面制定“霸王合同”,以维护自己著作权等权利。

该事件不仅在网文圈引起轩然大波,还在微博、B站、知乎及各大主流媒体引发关注,阅文顿成众矢之的。

6日,针对“5月5日后台操纵作者更新时间、威胁断更”的言论,阅文表示,作品更新数据并未有异常波动,没有采取任何包括修改时间、威胁断更后不推荐等外界谣传的运营措施。

随后,阅文集团新任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等新管理团队,与多位作家参加首场作家恳谈会,就“作家合同争议”等商业规则领域的问题展开讨论。

新管理层在恳谈会上强调,“这是多年来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是一个商业规则的问题”。

他们同时表示,外界将其理解新合同是管理层实施的新政是“误读”,新团队不可能4月27日刚接手,就在28日不了解具体情况下推出新合同或任何新动作。

4月27日,阅文集团核心管理层“大换血”。

以吴文辉为首的阅文集团原高管团队集体离职,现任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5月6日,起点中文网作者子舆(笔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作者与平台“积怨已深”,阅文高管突然换血,作者们对生存空间感到更加惶恐不安,是矛盾公开化、扩大化的诱因。

5月3日,阅文集团曾回应,新合同并非新管理层上任时推出,而是于去年9月推出。

7日,时代周报记者就合同分级后作者是否将受到区别对待等问题采访阅文集团,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恳谈会后仍存争议

恳谈会上,阅文集团新任CEO程武回应称,著作权包括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两部分。明确著作人身权归作者独有,是作者不可转让、不可剥夺的权利,对于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在内的著作财产权,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者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

他提到,“同时,也考虑到作家群体广大,具体到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未来我们会考虑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对授权权限分级,把选择权交给作家。”

但有不少作者担心,授权分级会对作品的推荐、运营资源产生直接影响。

“对于普通写手,就有两个合同,A就是现在的这版合同,丧权辱国,不过推荐正常。B则是自由合同,自己保留版权,但几乎没有主站的推荐。当然,这些东西不会放在台面上说。”5月6日,阅文签约作者典典(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此外,对于“作者创作的书,直到作者死后50年,版权都归阅文所有”、“阅文有权运营乙方的各种社交账号”、“如果作品被侵权,平台不承担相应的维权义务”、“平台可以随意修改”等多项不合情理的条款,阅文方面未明确表示会进行删除或修改。

对于阅文集团6日召集的恳谈会结果和回应,作者子舆认为是“目前的回应还是缺乏诚意,公告里一再指责作者们的抗争行为,一再诋毁作者们是被黑手操控来攻击阅文,但对霸权合同本身谈得很少,唯一有诚意的就是合同分级,交由作者选择,但眼下也只是空口白话。”

作者们普遍不满的是新合同当中对于著作权的规定,如阅文集团在合同中提出“作者无条件将所有版权交给甲方,且甲方运营版权无需乙方同意,且不予分配收益”等要求。

恳谈会结束后,国内最大的网络文学论坛“龙的天空”上,有作者发出“一切还未结束,我们仍将继续战斗”的帖子,呼吁共同提交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的修改意见、呼吁制定制式合同,做好打持久战、打游击战的准备。但活跃度和跟帖数量与此前“5.5断更节”相比已经明显下降。

“政府部门提供的格式合同范本,相对来说更加权威和规范,条款设计更加合理和完善,既能够保证内容合法合规,又可以兼顾双方利益的平衡,避免‘霸王条款’的出现。”他补充。


网络文学纠纷频发

5月6日,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阅文平台事先未与作者协商,径行在合同中约定“作者无条件将版权交给阅文”,这显然违背《著作权法》有关规定。

弱势的作者一方只有选择“签”与“不签”,几乎不可能与强势一方协商谈判,重新修改合同,这显然违背民事领域意思自治和公平原则。

李翔律师表示,即使阅文提出合同分级、“把选择权交给作家”,但实际上,平台单方面拟定的委托合同难以做到绝对的公平和对等。

网文作者呼吁采用“制式合同”,就是希望政府能够推行相关合同示范文本。比如常见于房屋交易市场中的《房屋买卖合同》就是一种政府推行的“制式合同”,有效降低了交易过程可能发生的纠纷。

近年来,网文作者与平台的版权纠纷问题时有发生。本次阅文新合同风波,更是双方积累已久的矛盾大爆发。

2015年,《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被玄霆公司起诉侵权,要求赔偿2000万元,原因是天下霸唱2005年将《鬼吹灯》的版权卖给玄霆公司,合约期满后无权再使用自己已经出售的故事设定,而当时,版权费仅10万元。

今年4月27日,《鬼吹灯》原作者天下霸唱的维权律师王韵在微博发布消息,经法院二审判决,天下霸唱历时四年的起诉出版社侵权案件,以胜诉告终。但在另一件版权案的终审判决中,天下霸唱被判定侵权,负连带责任110万元。

李翔律师认为,造成作者与平台之间版权纠纷频发的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与平台相比,网络作者处于弱势地位,平台为追求经济利益很容易侵蚀作者的权益,多数作者出于生存考虑甘愿“被剥削”。其次,网络文学产业目前属于新兴业态,相关法律法规和管理制度不够完善和健全,网络作品著作权的保护力度不够,盗版抄袭现象严重,由此引发的纠纷不断。


免费模式冲击行业

2002年,吴文辉参与发起并创立起点中文网,首创付费模式。在吴文辉带领下,起点中文网成为业界第一网站。

两年之后,起点中文网被盛大网络收购,成为盛大全资子公司,吴文辉出任盛大文学总裁。

2015年,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联合成立的新公司阅文集团成立,由吴文辉担任阅文集团CEO,延续“付费阅读+版权运营”的商业模式。

但2018年以来,米读、番茄、七猫等“后起之秀”纷纷推出“免费+广告”的在线阅读模式,以阅文为代表的付费模式受到冲击和挑战。

《2019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大报告》显示,在免费阅读类产品中,最晚上线的飞读免费小说,从4月到5月一个月内,即获近250万日活用户,增长势头十分强劲。

2019年财报显示,阅文在线业务(付费阅读+网络广告+游戏)收入同比减少3.1%,用户付费率从2018年的5.1%下滑到4.5%。

连尚文学CEO王小书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随着新用户的流入和广告模式的改进,一刀切的按字付费模式成为网络文学的遗憾,付费模式把90%的用户拦在门外,让网络文学失去过亿日活的历史机遇。

纵横中文网总编邪月在微博表示,2019年下半年开始,大部分付费APP都无法买到量了,“对大部分以订阅为生的作者来说,我的建议就是拥抱免费,积极求生。”

而在外界看来,吴文辉团队与腾讯团队理念一直存在分歧,吴文辉坚定走付费路线,而腾讯一直想推行免费阅读模式。随着阅文管理层“换血”,也有作者和读者提出“全面免费,创作已死”的口号,担心是否会全面免费,进而越来越少优质的作者和精品网文作品出现。

关于付费和免费模式,6日,阅文新管理团队明确表示,全面免费是“不可能、不现实”。

近日,上海财经大学数字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钟鸿钧撰文指出,阅文的管理层更换和作者的维权,核心是阅文的价值创造能力受到挑战。除来自竞争对手特别是免费阅读应用的挑战,更重要是的如何改变其较为单薄的商业模式。


阅文走向何方?

意识到问题所在,阅文近年大力向产业链下游的内容制作延伸,2018年阅文集团以155亿元收购影视公司新丽传媒,并打造出《庆余年》、《全职高手》这样的爆款。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阅文的版运营收入达44.2亿元,同比增长341%,首次超过在线业务,成为最主要的营收来源。

程武在4月27日的内部信中强调,接棒阅文后首要任务是“内强核心,实现IP培育能力升级”、“将尽己所能,进一步推动阅文、新丽与影业、动漫、游戏的协同,发挥影视作为IP超级放大器的价值,推动文学IP的跨领域开发。”

5月6日,烽火台资本经济观察员江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阅文想要在IP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那么必须要改变之前网文创作者写一章拿一章钱的传统模式。

他表示,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原先的弱约束性合约直接强化,变成强约束性的合约,把作者牢牢拴在阅文的战车上,让作者别无选择,其实当前的这个条款就是这样的结果。

“只是造成的结果无法预料,可能阅文会赢,但最坏的结果是,很可能大批网文作家选择断更,或彻底草草结束小说,或转到其他平台,这对于阅文来说可谓得不偿失。”江瀚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