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款护发素对比测评:施华蔻、丝蕴、蜂花风险防腐剂接近安全上限

杨庄蓉
2020-05-07 10:22:51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多少女生憧憬这样一头香香软软的头发!为了养成健康的发质,许多人在“头上”下足了功夫,首先选择的就是护发素了。

但即便不断强调护发素只需涂抹在发尾,有些消费者在使用的时候还是会经常不小心直接涂抹在头皮上。而且使用时,手部皮肤也会直接接触到大量的护发素。

接着担心就来了,长期使用护发素有没有什么风险?会对头皮有害吗?

近期,消道长安排了13款护发素的风险物质检测,包括尼泊金酯防腐剂、异噻唑啉酮类防腐剂、二噁烷、甲醛、砷等安全指标。



测试品牌

沙宣、施华蔻、吕、卡诗、丝蕴、巴黎欧莱雅、蜂花、多芬、清扬、水之密语、欧舒丹、如新、嘉康利



检测结果显示,施华蔻、丝蕴、卡诗检出一定量尼泊金酯防腐剂,蜂花、多芬、沙宣检出了致敏防腐剂,上述检出量均符合国家标准要求。
 


施华蔻、丝蕴、卡诗含尼泊金酯防腐剂

尼泊金酯防腐剂,也称对羟基苯甲酸酯,是当前化妆品最常用的防腐剂。常见的有对羟基苯甲酸甲酯(羟苯甲酯)、对羟基苯甲酸乙酯(羟苯乙酯)、对羟基苯甲酸丙酯(羟苯丙酯)、对羟基苯甲酸丁酯(羟苯丁酯),其作用机理是破坏微生物细胞膜,使细胞内蛋白质变性并抑制微生物细胞的呼吸酶活性。

由于尼泊金酯类防腐剂能被皮肤吸收,所以目前对其使用的安全性有一定争议。

其中,又以长链酯类羟苯丙酯、羟苯丁酯的安全风险更高。

因为一般而言,随着尼泊金酯的烷基碳链长度的增加,抗菌效果越好,但欧盟消费者安全委员会(SCCS)发现,该类酯及其盐类的雌激素属性也会随着链长的增加而增加。

2014年,欧盟化妆品法规EC 1223/2009规定:长链酯类如羟苯丙酯及其盐类、羟苯丁酯及其盐类单独使用时的浓度由0.4%减少到0.14%,与其他允许使用的尼泊金酯一起混合使用时总浓度不得超过0.8%,短链酯类如甲酯、乙酯单独使用浓度维持0.4%不变。

日本厚生劳动省《化妆品标准》中限制了尼泊金酯的总用量不得高于1%。

我国《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版)中对尼泊金酯也有限量要求,单一酯最高用量为0.4% ,混合酯最高用量为0.8%,羟苯丙酯及其盐类、羟苯丁酯及其盐类分别单独使用时浓度限量0.14%。

美国FDA则认为包括羟苯丙酯在内的尼泊金酯是安全的。

此次测试了化妆品行业常用的羟苯甲酯、羟苯乙酯、羟苯丙酯及羟苯丁酯四种常用的尼泊金酯防腐剂。

检测结果显示,13款护发素均未检出羟苯乙酯、丙酯及丁酯。

不过,施华蔻、丝蕴卡诗3款检出羟苯甲酯,其中施华蔻含量最高,达3000mg/kg(0.3%),接近国标上限0.4%。



通常,各种尼泊金酯合并使用具有协同作用,以甲酯和丙酯合用最为常见。不过,此次13款护发素均未检出风险较高的长链酯类丙酯及丁酯,说明企业在尼泊金酯防腐剂这一块的用料还是相对比较谨慎。
 


蜂花、多芬、沙宣检出可致敏防腐剂

目前我国化妆品准用防腐剂有51种,但仍有许多新型防腐剂如乙基己基甘油等,不属于《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版)的约束范畴,且未来还会有更多标准之外的新型防腐剂出现。

我们知道,几乎所有化妆品都含有防腐剂,市面上绝大部分宣称“无防腐剂”的产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添加”,也许加的就是51种之外“你不知道的”防腐剂。

虽然添加防腐剂无可置否,毕竟我们生活的环境处处充满细菌,没有防腐剂的世界无法想象,但是,这并不影响消费者追求更安全、无“副作用”的防腐剂。

甲基异噻唑啉酮(简称MIT)是一种化妆品和个人护理用品行业常用的防腐剂,其与另一种属于强致敏原的有机卤化物——甲基氯异噻唑啉酮(简称CMIT)经常组合在一起使用,两者混合比例为1:3时被称为“卡松”。

异噻唑啉酮类防腐剂,也是近年来受关注度较高的防腐剂,因为有潜在接触致敏性,曾被欧盟多次修改化妆品使用限值。

这类防腐剂常见不良反应包括皮肤瘙痒、红疹,严重时可导致接触性皮肤炎。特别是皮肤敏感或有创口的人,最好避免接触这类防腐剂,以免引起皮肤过敏。

由于它的致敏性,消道长也将这类防腐剂列入化妆品常测物质清单。同时,各国对异噻唑啉酮类防腐剂的使用均有严格管控。

2017年7月6日,欧盟化妆品法规EC 1223/2009附录V被修订,针对越来越多的过敏性事件,降低了甲基异噻唑啉酮(MIT)的使用限量,由100mg/kg降至15mg/kg,仅用于淋洗类化妆品。

此外,MIT及卡松在欧盟均被禁止使用于驻留型化妆品。

在对待化妆品成分安全这块,我国也毫不含糊,逐渐跟上国际脚步。

目前我国《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下称“规范”)要求,MIT在化妆品中限量为100mg/kg,卡松用于淋洗类产品时上限为15 mg/kg,且不能和MIT同时使用。

不过,2018年9月国家发布的《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拟修订内容中,便关注到了甲基异噻唑啉酮的致敏性,借鉴了国际做法,将原有的“甲基异噻唑啉酮在化妆品使用时的最大允许浓度0.01%(100mg/kg)”修改为“甲基异噻唑啉酮在化妆品使用时的最大允许浓度0.0015%(15 mg/kg);使用范围:淋洗类产品”,相较之前更为严格。

在这次《消费者报道》对13款护发素的测试中,蜂花、多芬、沙宣等3款同时检出MIT及CMIT,含量在1.4~9.4 mg/kg之间,符合我国规范及欧盟标准。

且3款样品的MIT、CMIT含量之比均约为1:3,大概率添加的是“卡松”。其中,蜂花柔顺营养护发素检出含量12.5mg/kg,接近我国化妆品标准上限15mg/kg,不过仍在安全的范围内,是合格的产品。



《消费者报道》建议消费者在选购和使用护发素时,优先选择不含此类可致敏防腐剂的,或含量相对较低的产品。
 
【特别声明】:本报道中试验结果、提及品牌仅对测试样品负责,不代表其同一批次或其他型号产品的质量状况。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揭开美容圣品蜂花粉的神秘面纱,警惕霉变和铅超标!
坚守水晶切割秘法 缔造百年商业帝国 施华洛世奇家族的新命
三年半内三易董事长 施华接棒拯救方正证券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