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快全面放开落户 加速劳动力区域间流动

匡贤明
2020-05-04 21:36:14
解决城镇化与工业化失衡的格局,需要有一系列的改革,但以落户为重要标志的户籍制度改革无论如何绕不开、躲不过。

据媒体报道,今年以来,已经有近80个城市发布人才政策,仅4月份就有近30个城市跟进。应当说,落户政策的不断放开,不仅在国民经济的宏观层面有助于缩小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与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之间的差距,而且将为相当一部分中小城镇发展注入新的发展动力,释放出巨大的城镇化红利。2019年,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9.58%,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3.37%,中间还有16个百分点的差距。

统计数据显示,全国人户分离的人口达到2.86亿人,其中流动人口为2.41亿人。之所以出现这个情况,根源在于在劳动力流动的大趋势下,户籍等制度改革严重滞后,可进城工作而难进城落户。由此户籍人口城镇化进程远远滞后于工业化进程,全社会总需求难以消化总供给,并导致了其他各方面的失衡。

解决城镇化与工业化失衡的格局,需要有一系列的改革,但以落户为重要标志的户籍制度改革无论如何绕不开、躲不过。

一方面,劳动力供求结构变化倒逼改革。今天中国劳动力的供求关系正在发生变化。短期内,受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保就业成为“六保”之首,但放眼未来几年,一些地区的劳动力短缺将会成为常态。综合考虑中长期因素下劳动力结构的变化,将是落户政策放开的一个根本前提。

另一方面,共享发展要求打破不合理的落户限制。劳动力在流入地作出贡献,提供公共服务应是理所当然的。由于没有落户政策,农民工流动性大,这就需要地方政府,需要各城镇加大公共服务设施的投入,加快放开落户政策。这就是近几年来各地争抢人才的一个深层次逻辑。

基于基本公共服务保障和改变基本结构失衡的考虑,决策层也在加大政策力度,鼓励户籍制度改革。此前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明确提出,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引导劳动力要素合理畅通有序流动。其中,明确提出探索推动在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

在放开落户政策的大趋势下,对中小城镇发展会有什么影响?

一般来说,人口流动的规律是向着大城市流动,直到大城市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因此,从短期内看,放开落户政策,会对边远地区的中小城镇带来比较大的冲击,缺乏产业基础、远离市场中心的一些中小城镇人口将逐步减少,有的甚至可能重新退回到农村的格局。但服务于特大城市、大城市的中小城镇,将迎来进一步发展的巨大空间。它们将成特大城市、大城市的卫星城镇、为前者提供重要的配套市政服务。从全球发展规律看,这也是中小城镇存在的核心价值。

因此,落户政策的放开,将进一步分化中小城镇发展态势,城市群、都市圈范围内的中小城镇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由此进一步优化我国的城镇化格局,形成合理的城乡结构。对此,需要因城施策,不能一刀切。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