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油价冲击波B面:应急风控机制提升

黄坤
2020-04-28 02:20:21
4月27日,一夜暴“负”的油价缘何产生?时代周报记者从多位期货从业人员处进一步了解到,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原油供大于求,库容不足导致空头逼仓;另一方面,多头交易商急于在合约到期前平仓,抛售此起彼伏。后续不排除WTI 原油6月、7月合约也出现类似负值情况。

负油价的冲击波并未散去。4月27日, 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WTI)期货6月合约在亚洲交易时段的跌幅又在扩大,截至当日晚间发稿时,报12.95美元/桶,跌幅达23.55%。

2020年,金融市场“黑天鹅”一次又一次刷新人们的认知。北京时间4月20日晚,全球油价经历了“史诗级”跌破负值,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暴挫305.97%,盘中最低触及-40.32美元/桶,为1946年美国有原油交易数据以来的最低水平。

4月27日,一夜暴“负”的油价缘何产生?时代周报记者从多位期货从业人员处进一步了解到,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原油供大于求,库容不足导致空头逼仓;另一方面,多头交易商急于在合约到期前平仓,抛售此起彼伏。后续不排除WTI 原油6月、7月合约也出现类似负值情况。

与此同时,近日,市场对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关于交割、风控的问题掀起诸多争议,甚至有质疑其不久前更改交易规则、允许负油价出现,存在“操纵”嫌疑。

诚然,负油价带来的既有“痛”,众多多头投资者,尤其是未能及时移仓的投资者,惨遭爆仓,甚至穿仓。但也有反思和警示,市场极端情形下的政策储备、应急风控处理,受到空前重视。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自上周以来,除机构外,上交所、上期所、中金所等证券期货交易所也纷纷出台相应举措。

4月27日下午,工商银行公告,鉴于近期美国原油期货出现了负价现象,大宗商品市场波动较大,该行决定自北京时间4月28日上午9时起,暂停账户原油、账户天然气、账户铜和账户大豆全部产品的开仓交易。

库容不足继续压制油价

北京时间4月21日凌晨,即将到期的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出现瀑布式暴跌,史上首次跌至负值区域。

而在创下历史低位以后,油价在上周一度出现反弹,最高幅度超过20%。但风暴尚未终结,进入新的一周,又现动荡行情。

4月27日早盘,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价格持续下探,临近9时15分,跌幅扩大至10%以上,油价跌破16美元/桶。

受疫情影响原油供大于求,似乎已成为打压油价的一个“魔咒”。

4月26日,川财证券能源行业分析师陈峻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全球原油存储库容在72亿桶左右,且已有90%以上的库容被占用,全球都面临没有库容存储原油的问题。特别是今年3月初美国疫情暴发以来,美原油库存加速上升,已临近历史峰值。” 

另据央视财经报道,近日,美国海岸警卫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视频显示,在美国加州附近海域约30艘油轮已经下锚,满载超过2000万桶原油的油轮无处可去,只能停泊在长滩到旧金山湾之间的海域。其中有20艘油轮已经停在附近海域近一周时间。这些邮轮所载运的原油量相当于全球一天耗油量的20%。

上述期货分析师指出,在全球油市存储紧张的局势下,预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国际油价都不容乐观。

而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跌至负值,事实上还与其交割日临近有很大关联。为避免实物交割或强制平仓,交易商急于平掉5月合约,从而涌出大量卖盘。

有私募对冲基金研究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在4月20日晚10点左右,还有不少对冲基金在筹划套利交易,即买入5月合约完成原油现货交割,再将原油现货拿到6月合约抛售。

但很快,他们发现,由于库容不足,找不到油库存储现货,此番套利根本无法操作。于是,应急响应纷纷抛售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止损,这也放大了该合约在临近收盘时的跌幅。

“5月合约要在21日到期交割,之前大多数交易机构已将资金转移到6月合约,流动性已是近枯竭状态,大量抛盘造成的不合常理下跌其实合乎情理。”该研究员称。 

针对性举措提升风控

高盛新近报告警告,因全球储油空间可能在未来三到四周内耗尽,美国原油期货暴跌可能重演。现在并没有进入供需开始平衡的转折期,可能还要过4―8周,才可以放心断言,油市出现了底部。

4月27日,兴业证券资深投顾史应召回复时代周报记者,虽然油价历史低位十分诱人,但无论是通过现货、期货还是ETF抄底,都存在巨大的操作难度和交易风险。此外,原油价格既受到全球供需情况的影响,也会受到国际政治经济局势和投资者情绪影响,对个人投资者来说需格外谨慎。

相较于国际市场原油期货的剧烈震荡,我国原油期货市场目前运行平稳,这与制度设计相关。永安期货业务经理江丰解释称,上海原油期货是卖方进库,生成仓单,买方买仓单。因此,对上海原油期货而言,交割库扩容,满足买卖双方对实物交割的要求,就不会出现过分异常走势。

4月22日,上海期货交易所理事长、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董事长姜岩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为应对疫情带来的市场波动,上期能源一方面,通过原油期货套保审批与交割环节的联动、稳步扩充交割库容,满足实体企业对冲风险和实物交割需求;另一方面,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为导向,精细化风险管理,密切摸排会员投资者风险状况,科学动态调整保证金、涨跌停板,保证市场平稳运行,为实体企业提供切实有效和可靠的风险管理工具和场所。

据了解,今年4月以来,上期能源五次扩充原油期货交割仓库库容,在原有355万立方米的基础上,累计扩容415万立方米,增幅逾117%。

负油价出现后,4月21日,上期能源发布《关于做好市场风险控制工作的通知》。4月24日,与大商所、郑商所协同公告,自5月6日当晚起,恢复商品期货及期权相关品种夜盘交易。

同日,又发布了新修订的《上海期货交易所风险控制管理办法》,对同方向连续多个单边市情况下的风控措施进行统一和完善,主要目的在于应对复杂的国际环境和剧烈的市场变化,积极稳妥地防范和化解市场风险。

4月23日,上交所总经理工作报告中也提到,2020年要切实防控市场重大风险。防止股票市场出现异常波动,完善系统性风险防控指标体系和分析模型,加强风险监测研判,研究完善针对极端情形的政策储备。

暴跌冲击余波未了

4月27日,时代周报记者还从多位资深期货人士处了解到,此轮油价暴跌给原油市场带来的影响不容小觑:首先,临近交割时,相关规则可能会被钻空子;其次,原油市场的下方“地板”被打破,低油价下做多也不再风险可控。

但此前,有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透露,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则是油价崩盘式下跌可能触发新一轮美股估值剧烈动荡,因此,他们在20日晚抛售了所有油气类美股上市公司股票。

4月21日,景顺亚太地区(日本除外)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表示,负油价的冲击是多方面的,“市场现在已完全意识到石油储存空间的限制,而我担心的是更大的系统性问题,在需求方面,由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各地区封城政策导致的经济衰退。”他说。

“原油价格在短期内再次出现大跌后,将使原油主要生产国承受更大的财政压力,很可能倒逼OPEC+及其他产油国家加速减产的步伐。”4月22日,上投摩根基金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表示。

该公司观点认为,值得关注的是,石油企业的股票下跌可能传导到债券市场,而单从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负价格来看,是投机导致,负价格对产业和全球原油现货市场影响有限。

而看国内市场,据时代周报记者近期采访了解,目前业内普遍认为,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暴跌对中国市场没有直接影响。一方面,我国期货市场存在涨跌停制度,客观上可以避免过度投机;另一方面,上海原油结算价为全日均价,稳定性更好。

此次美原油期货暴跌在国内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除了史上首次跌入负值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为不少散户通过油气类基金、纸原油等一些金融产品参与其中。

4月23日,上海一家期货公司机构部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这次原油暴跌引发的风险事件,移仓时点并不是关键,只要存在被逼仓的可能,早移仓和晚移仓就不是亏损的根源。

“这次更像是一次对抄底散户的精准围猎。目前空头或正准备围猎WTI 06合约,该合约现总持仓46万张,其中没有实物交割能力的仓位恐占合约总量的70%以上,负油价或再度出现。”该负责人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