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中行原油宝一夜巨亏谁的错?

黄坤
2020-04-23 18:20:43

焦虑不安地过了一宿,4月22日,中行原油宝客户等来了这样一纸公告:

经我行审慎确认,美国时间2020年4月20日,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CME官方结算价-37.63美元/桶为有效价格。根据客户与我行签署的《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金融市场个人产品协议》,我行原油宝产品的美国原油合约将参考CME官方结算价进行结算或移仓。

同时,鉴于当前的市场风险和交割风险,中国银行自4月22日起暂停客户原油宝(包括美油、英油)新开仓交易,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不受影响。


这是确定了原油宝客户美原油合约按照-37.63美元结算的意思?

答案是:YES。


这一决定的背后意味着什么?

众多原油宝客户不仅会亏光所有保证金,还反过来倒欠银行一笔债,多的数字巨大,难以承受之重。

4月22日,有投资者晒出了一张原油宝的交易截图。该投资者以194.23元人民币的价格买进了2万手人民币美国原油5月合约,但最后在-266.12人民币平仓,亏损920多万元,即损失全部本金的同时,反欠银行500多万元。


另有一位中行原油宝投资者4月22日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亏损很大,“21日晚看到美原油期货的极端走势还在想,大不了赔完保证金。因为此前一直认为银行会在保证金亏损80%的时候强制平仓。没想到最后穿仓,倒欠银行几十万。”

他认为,现在看,原油宝自身设计有问题,中行风控不到位导致损失,不应该转嫁给投资人。

对此,时代周报记者4月22日致电中国银行查询,其相关负责人解释,此次油价跌至负值也是历史首次,目前客户倒欠的金额最终如何结算还没有相关口径。

但行里与客户签订了《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个人账户商品业务交易协议》(以下简称《交易协议》),会按照协议执行,这样做并无不合规处理。

中行再发“无责”声明

4月22日晚,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中国银行就原油宝业务情况又发布了一则说明:


内容上看,主要解释了五方面问题:

其一,原油宝是什么样的产品。为境内个人客户提供挂钩境外原油期货的交易服务,由客户自主进行交易决策,需交100%保证金,无杠杆,美国原油品种挂钩CME的WTI原油期货首行合约。

其二,类期货操作,合约到期时,会在合约到期处理日依照客户事先指定的方式,移仓或轧差处理,即平仓当期合约再开仓下期,或是彻底平仓。

其三,合约结算价由中行公布,参考期货交易所公布的相应期货合约当日结算价。

其四,根据协议约定,并已提前公告,4月20日为原油宝美国原油5月合约当月的最后交易日,交易截止时间为北京时间22点。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价格急剧下挫是发生在北京时间4月21日凌晨,即非交易时段。换句话说,这段时间发生什么,已与银行无关。

其五,就强制平仓。市场价格不为负值,多头头寸不会强制平仓。而已确定进入移仓或到期轧差处理的,将按结算价由银行完成到期处理,也不再盯市、强平。

一句话,交易自主,风险自担,中行履行了告知和尽职义务,投资者亏损与银行无关。

4月22日,有投资者在微博上曝出中国银行追加交割款的短信,称“我行原油宝产品的美国原油合约已参考CME官方结算价进行轧差或移仓。请多头持仓客户根据平仓损益及时补足交割款。”

 

不补足交割款的后果

4月22日,穿仓有银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结算时保证金不足,如有持仓,需在24小时内补充至100%;如无持仓,将视为欠款,银行有权向人民银行申请将欠款记录纳入其征信。

而时代周报记者从《交易协议》中得知,在协议履行过程中,因各类原因产生客户交易专户透支、资金不足的事实时,客户都有及时补足资金的义务,并同意银行暂时冻结其签约账户。

客户逾期未补足资金的,银行有权追索,可从其被冻结的签约账户中扣划相应金额。若签约账户资金不足,银行有权按照市场即时汇率,从客户开立在银行系统内所有本外币账户中扣划相应款项。

同时,对未清偿的资金,银行还将参照中行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计收逾期利息。

争议直指产品设计漏洞

对于资金亏损,目前来看,原油宝客户并无异议,争议点在于为什么会穿仓,穿仓后倒欠银行的部分,这个“锅”谁来背?

有媒体报道,4月22日上午,中行长三角地区某市分行,已陆续有当地客户赶去联络协商,尚未得到明确答复,还有客户已到当地银保监部门投诉,希望得到说法。

时代周报记者得到的消息是,4月22日下午,或是应监管要求,中行内部传出一份安全风险提示,要各下属支行、营业部做好客户沟通工作。

焦点一:投资者适当性是否合理

“当初买原油宝时,银行方面介绍,其不带杠杆,且有强制平仓线。我衡量,风险不大,原油价格已经跌到20多美元一桶的低位,周围同事、朋友也都说是这是难得的投资机会,我才下手的。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亏损,亏光了还欠银行钱”,4月22日,有上海的原油宝投资者表示。

据悉,该投资者只投了不到10万元做多600手,现在倒欠银行10多万。

“后面抄底的,价格越低买入现在亏损越大,原油宝客户一般都是以自己的投资额计算的,少有以多少手合约计算,价格越低买入数量越多,亏损就越大,这也是很多人没想到的”,该投资者说。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目前国内各大中资银行诸如原油宝类的账户原油产品,确定的客户准入风险等级多为平衡型,在五项等级中,位于第三级,低于进取型、激进型,属中等水平。

原油宝实则类期货交易,但前期买入的很多投资者都是抱着抄底原油的想法当低风险的银行理财产品买的。这些投资者一方面没有原油期货投资者专业;另一方面,不排除抱着中线持有的想法,不盯盘也不在乎是否交割,以为到期银行会代为移仓,从未有过穿仓的预期。

中行曾在官方微信中介绍,“我行‘原油宝’新旧合约移仓交易中,投资者根据新旧合约的结算价格进行买卖交易,无论新旧合约结算价差高低或是否‘升水’,投资者都不会因为移仓承担任何损失或获取任何收益。”


涉及到境外原油期货合约这种复杂衍生品,投资者在开户之前,必须得充分风险揭示。以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标准来看,中行的告知说明义务必须达到“综合理性人能够理解的客观标准和金融消费者能够理解的主观标准来确定卖方机构是否已经履行了告知说明义务”。

“投资者开户时,中行有没有提示过投资者不但可能损失全部保证金,最坏可能存在倒亏的风险?如果没有提示到位,则违反了合格投资者制度的相关规定。”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怀涛律师表示。

而中行认为,自己在投资者适当性和客户风险提示方面已尽义务。

“中资大行中,工行、建行、交行等主要同业类似账户原油产品的客户准入风险等级也为平衡型。中行在市场出现较大波动时,已分别于4月16日、17日、19日、20日等时间分别在手机银行、E融汇等原油宝产品对客渠道入口进行了精准弹窗提示和公告提醒。”中行客服4月22日对记者说。

焦点二:为何没有到点强制平仓

当初签订的《交易协议》中明确,银行方面会每日不定时对客户交易专户的保证金充足率进行估值。

客户保证金充足率不足50%时,银行将通过核心系统中客户预留信息的手机号码通知客户。

当客户交易专户中保证金充足率下降至50%以下、20%(含)以上时,交易系统将发出提示短信,提醒客户追加保证金。

当客户交易专户中保证金充足率随着市场变化下降至银行规定的最低比例 20%(含)以下时,系统将按照“单笔亏损比率从大到小顺序”的原则对客户未平仓合约进行逐笔强制平仓,直至保证金充足率上升至20%以上为止。

那么,当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21日暴跌为负,多头客户基本爆仓的时候,银行为何没有强制平仓?

就这一问题,中行客服人员4月22日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中行原油宝若为合约最后交易日,则交易时间为8:00-22:00,超过22:00银行不会进行强平操作,而保证金是在昨晚十点后跌至20%以下的。”

22日晚,中行在说明中进一步解释表示,市场价格不为负值,多头头寸不会强制平仓。而已确定进入移仓或到期轧差处理的,将按结算价由银行完成到期处理,也不再盯市、强平。

“即便该说法有约定依据,但参考原油宝挂钩的美原油期货交易时间,尤其临近交割日,北京时间的凌晨通常是交易活跃的时候,也最容易出现极端行情,银行却无人在晚10后执行强平操作,本身就存在很大的漏洞,风险控制不力”,4月22日,国内一家头部期货公司风控人士表示。

北京一位资深金融业律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投资者如果确实发现银行方面存在未按规定于保证金低于20%时强制平仓,或未进行投资风险警示等侵害投资者财产权益行为,可以以侵权纠纷为案由,向法院提起诉讼或申请仲裁。

焦点三:移仓结算时点太晚

上海一位资深期货分析师程磊(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经历这次极端行情才发现中行原油宝存在重大交易规则漏洞,而最大的漏洞就是移仓结算时点设定太晚。

“如果中行原油宝在4月14日将客户仓单平仓,就不会发生这样悲惨的事”,他说。

中行客服人员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查询时表示,“我行‘原油宝’是在期货合约最后交易日前一日(即倒数第二个交易日)北京时间22:00停止交易,持仓客户可选择到期移仓或轧差交割,交割价格参考当日交易所期货合约的官方结算价(北京时间凌晨2点28分至2点30分的均价)。”

而据了解,为了防范期货合约最后一个交易日发生非理性波动风险,国内其他银行平台的现货原油交易,最后交易日期基本都设置在国际期货合约到期前一周或10天左右。

如工行、建行的纸原油业务,早在4月14日-4月15日就已基本完成了换月工作,平仓价格基本在20-21美元/桶之间。

“北美原油连续产品是在4月17日换期的,工行等选择在此之前。不要小看这个时差的细节处理,可能会使客户避免因流动性枯竭的恐慌性暴跌引发的额外损失”,程磊说。

不过,中行理财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的解释是,“该规则与主要中资大行及CME市场参与者使用的规则基本相同。从历史经验看,不同日期的官方结算价根据市场实际情况波动,没有显著的好坏之分。”

确实,在此之前,谁也没预料到,2020年4月21日美原油期货出现极端行情。而在这种行情下,是否提前移仓结算,带来的后果好坏差别就大了。

该理财经理还透露,“某银行这次运气比较好,之前骂声也很多,因为交割的时候,投资者也是花了血本的(指合约价差造成的移仓损失),交割后损失也仍然存在。”

也有一些期货行业人士认为,其实这次原油宝风险事件,移仓时点并不是关键,因为只要存在被逼仓的可能,早移仓和晚移仓就不是亏损的根源,而是取决于逼仓者的仁心和监管者的威慑。

如果非要考虑到期日临近的流动性问题,那应该直接投资第二个月或第三个月甚至更远的合约,或者永远盯住成交量最大的月份进行交易。这些应该是银行设计此类产品需要深刻反思的地方。

超预期亏损的警示

4月21日凌晨,即将到期的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瀑布式暴跌,一度触及-40美元/桶,结算价报-37.63美元/桶,下跌幅度约305%。这是历史上美国原油期货首次收于负值。

此前通过银行账户进行原油产品抄底并持有至今的散户,正在原油暴跌的狂风骤雨中遭受重创。据统计,如开仓均价为20美元,则中国银行最后结算的总共损失高达44.66亿美元,约合315亿人民币。

就暴跌原因,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李湛4月22日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表示,一方面需求严重承压,970万桶/日的减产力度不足;另一方面,库存上限告急,合约交割流动性问题突显。

大宗能源期货品种,本身就可能面临不能实物交割或移仓成本过高等风险,需要非常专业的操作能力,将这样的投资标的设计为散户的投资品种,值得探讨和论证。

银行方面,是否全面告知了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及时提示了风险,这一点最为重要。譬如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在4月15日开始允许对原油进行负价格报价,那么,中行有没有将此修改和这项规则修改造成的潜在风险对客户进行了说明? 

投资者在这次事件中也存在问题。任何投资或购买理财产品,一定要深入了解,不要不闻不问,更不要不懂装懂,对风险有足够预期比憧憬多少收益更为重要。

“最近还有不少投资者想抄底原油”,资深独立理财师黎勤伟4月23日如上分析并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说。

兴业证券资深投顾史应召22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油价历史低位十分的诱人,但无论是通过现货、期货还是ETF抄底,现在都存在巨大的操作难度和交易风险。此外,原油价格既受到全球供需情况影响,也会受到国际政治经济局势和投资者情绪影响,对个人投资者来说,还需谨慎参与。

“中行原油宝很大程度上是投机交易,涉嫌违反银监会在2004年发布的关于中国银行开办衍生产品交易业务有关问题的批复中的规定。”王怀涛律师23日指出。

在他看来,这次风险事件与原油宝交易时间调整机制不够灵活,合格投资者筛选和交易风险事前提示不够有关,是产品设计缺陷和疫情导致市场剧烈波动结合的结果。

中行在这个产品中兼具部分受托人的角色,根据国际金融领域通行的一些制度,也是我国金融机构的一些原则性的规定,包括合格投资者制度、风险管理制度和受托人勤勉忠实义务等,中行涉嫌违反了这些规则和义务。

“在国际原油价格极低且波动巨大时,中行没有及时书面提供相关信息,并向投资者提示结算价格可能为负数,投资者或将损失全部保证金并需要补仓,就违反规定”,他认为。

“目前我国关于期货合约的规定比较笼统,中行交割模式移仓策略等是否合规,尚存争议。业界呼吁推出中国版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希望有细化的规定对类似于此类事件的机构进行规制。”王怀涛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