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拍拍贷CEO张俊:七年一直在痒

2014-10-28 04:31:23
七年过去了,P2P行业里每天都有新加入者,规模不断扩大,网贷平台不断增长,拍拍贷和张俊既是行业的参与者,也成为行业发展的见证者。

张俊

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通信工程学士,工业工程硕士。曾任职于微软全球技术中心和上海微创软件有限公司。中国互联网金融智库首批专家成员,2013年度中小微金融创新十大领军人物。

时代周报记者 胡秀 发自广州

蹭亮的光头配着一张年轻的脸,拍拍贷CEO张俊,在千余家P2P机构创始人中,显得尤其特别。2007年,他成立国内第一家P2P网贷平台,纵身跳入这一所谓的蓝海市场后,却发现“这一行水太深”。

2007年6月,张俊和创业伙伴在上海成立拍拍贷。彼时,国内对P2P网络借贷的认知基本还处于一片空白,全球首家网络借贷平台Zopa早它两年上线,美国的Prosper平台于2006年成立。放着微软的高级客户经理、高级运营经理不做,张俊当时被泼了不少冷水,有人说他是“放高利贷”的。

因为对网贷行业不了解,找不到清楚的盈利模式,2009年拍拍贷遭遇重挫,除了创始人团队之外,拍拍贷只剩下两个人。2009年年初,张俊决定正式辞去微软的工作,全职加入拍拍贷;当年4月,拍拍贷由之前的免费模式改为收费模式,平台业务量一度下滑,几个月后才有起色。

七年过去了,P2P行业里每天都有新加入者,规模不断扩大,网贷平台不断增长,拍拍贷和张俊既是行业的参与者,也成为行业发展的见证者。10月21日,张俊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回忆起当初的往事,感慨良多。

“在七八个月后,可能明年年中或下半年,我们就可以实现盈利,明年年底至少要达到1500万用户。两年之内,我们希望能够上市。”对于未来规划,张俊同样不加掩饰。

“覆盖最底层群体”

时代周报:拍拍贷是国内第一家P2P公司,而在2007年时,国内还没有P2P概念。当时,你为什么选择做P2P?

张俊:在做P2P之前,我们做过一个视频搜索引擎。但觉得商业模式不清楚,完全不知道能不能挣钱。当时就想,有没有更好的创业方向?第一,商业模式比较清晰,离钱近,又能挣到钱;第二,相对而言,行业能够离意识形态远一点;第三,要与人的刚性需求相关。

看来看去,金融应该是个不错的方向。当时,金融和互联网的结合程度不高,我们觉得两者结合应该是大势所趋。金融业的应用很宽泛,我们选择了小额信贷,在2006年底2007年初的时候决定做这件事。

之所以采用P2P这个形式,其实是当时注意到英国的Zopa和美国的Prosper,觉得它们充分利用了“人人”的概念,人人都可以参与其中,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想法。

时代周报:2013年,你曾写过一篇名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文章,里面提到之所以成立拍拍贷,是受2006年诺贝尔奖得主尤努斯的启发,决定通过互联网做小额贷款。

张俊:当时有这样一个背景,公司里在争论,我们是应该坚持做这种线上小额模式,还是选择做线下的、大额的模式,于是写了这样一封信,提醒大家要抵挡诱惑。我们做小额这条路,就是去覆盖最底层群体,解决他们的需求。

时代周报:七年间,让您感触最深的事情是什么?

张俊:感触最深的就是,七年前我们招人是很困难的,员工招进来后几个月就离职了。但现在我们招人就比较容易了,优秀人才乐意进入拍拍贷,因为大家都看好这个行业,希望未来能成为行业蓬勃发展的见证者或参与者。这也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

时代周报:拍拍贷当初借鉴了国外的Prosper模式,七年来有什么变化吗?

张俊:其实变化还是挺多的。在美国,不管是Lending club还是Prosper,它们是不需要做征信的,因为美国的征信已经很完善,借款人直接给出社会安全号码,就可以去查到他的征信报告。

但是,我们没有这种(征信)。所以,表面上看我们和Lending club差别不大,但实际上我们在背后做了很多事情,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征信系统、运营系统,包括风险定价等都得自己做。

“每天担心行业声誉被人弄坏”

时代周报:2009年之前,拍拍贷一直坚持免费模式,但始终无法盈利。2009年4月,拍拍贷升级为收费模式,当时业务量曾一度下滑,几个月后才慢慢回升。这算不算拍拍贷经历的一次重大坎坷?

张俊:对,毫无疑问这是一次坎坷。当初在选择做P2P的时候,我们觉得P2P离钱近,找到商业模式应该不难。但实际上,烧了一年多的钱,我们还没找到清楚的商业模式。那时候,团队也不稳定,走了很多人,甚至创始团队成员也有一些动摇。所以,我们决定收费,觉得这是唯一能够挣钱的商业模式。

时代周报:今年6月,是拍拍贷成立七周年,俗话说“七年之痒”,你觉得这七年过得痒不痒?

张俊:从我的角度看来,是一直在痒的(笑)。监管不落地,这个行业不断有各种各样的人抱着不同的目的进来,每一天都过得不痛快,每一天都在担心这个行业的声誉会不会被一些人弄坏。我更关注这个行业,因为行业每天都在痒。(笑)

时代周报:七年来P2P平台数量越来越多,但能生存下来的可谓凤毛麟角,拍拍贷算其中一家,对此你怎么看?

张俊:我觉得,要认准P2P为什么在中国有这么大的发展前景?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说,有一个空白的市场存在。如果发现你的用户,他在银行里有信贷记录,那你要稍微留心,这个时候很有可能是你在帮银行买坏账。假如借款人还不上钱,他一定会借你的钱去还银行,就是说,P2P机构一定是他最后的偿还对象,其实风险是挺高的。所以,P2P为什么要存在?大家一定要把这点想清楚。

另外,核心竞争力是什么?这要看得更长远些。很多P2P机构当初只是觉得这个行业门槛低、能赚钱,并不考虑长远的事情,从做企业的角度而言,这种想法是有问题的,他就是一个买卖人,而不是一个企业家。

“我们期待一个负面清单”

时代周报:目前,P2P行业有什么问题,对行业的未来发展有什么看法?

张俊:现在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监管、没有门槛,导致很多人跑进来。最好的监管办法就是把资金托管起来,这样就把最大的风险解决了,平台不会再把用户的钱卷跑。这也是前段时间我们和长沙银行、华安基金合作的原因,就是想给行业树立一个范例,通过银行把资金托管起来,把这个行业的大风险控制住。但长远来看,行业未来会整合,不会同时存在那么多家P2P机构。

我觉得,这个行业不可能有一千多家存在,最终有个一百家、两百家了不起了。

时代周报:在将来,哪些P2P平台可以存活下来,哪些会被淘汰?

张俊:我认为线上模式容易出现巨头,一如当年的淘宝,容易形成马太效应,拍拍贷现在无疑走在了前面。

线下模式以后会受到银行的挤压。银行业在互联网金融的冲击之下,包括民营银行,都在下沉自己的贷款对象。很多P2P平台的风控模式都学银行的,但又没有银行那么强,资金成本比银行高,由此就会受到银行的挤压,导致很多P2P公司存活不下去。线下模式的空间未来不会太大。

时代周报:对于监管有什么期待?

张俊:从目前情况来看,我们期待负面清单的出台。我们希望这个行业是负面清单的监管方式,即限定什么不能做,再设立一定的门槛,在此基础之上,鼓励竞争,鼓励创新,让行业在坚持底线的前提下,有较为宽松的竞争环境,让创新能够进一步得到充分的发展。

时代周报:阿里巴巴发起的民营银行近日获批筹建,并将试图打造一个纯网络银行,对拍拍贷而言有无压力?

张俊:当然有来自阿里的压力,那就是让我们跑得更快。我们也不怕阿里的竞争,一方面是这个市场足够大,尤其是线上的市场;另一方面,阿里的优势在于它的数据积累,还有用户优势。阿里这个团队就像“富二代”,我们就像“穷小子”,但穷小子也有可能逆袭。只要足够努力,核心竞争力不断提升,给用户更好的体验,我们完全有可能成为行业里最大的玩家。

 


P2P专题报道

P2P监管缺位七年之辩

P2P网贷七年之痒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广州楼市乱像潜行,零首付、首付贷死灰复燃
小牛在线“良退” P2P网贷能否软着陆?
随手记清退进行时 网贷平台转型进入收尾期
深圳楼市上演金融游戏:合伙炒楼,代持囤房与经营贷入市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