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老大变现“最后一公里”

2014-10-30 08:48:34
中国邮政集团负责人李国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一致认为,借助中国邮政遍布城乡的网络,双方合作将得到更多的发展。

时代周报记者 马欢 发自广州

自2008年从中国国家邮政局剥离以后。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邮政)在2014年美国《财富》杂志公布的世界500强企业当中,居168位,这是这家国企连续四年上榜。与此同时,它也以高达954419名的员工数,在500强企业中排名第五。

但由于其肩负着日常的邮政业务,而这一业务又具有一定的公益性,因此,如何利用网点优势弥补传统业务的亏损,成为邮政改革的新论点。

而早在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促进快递业的发展。在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看来,这是在深化流通体制改革、清除妨碍全国统一市场的各种关卡、降低流通成本的思路下提出来的,意义重大。对于快递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突破“最后一公里”瓶颈。

三个月后,阿里巴巴集团与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在京共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中国邮政集团负责人李国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一致认为,借助中国邮政遍布城乡的网络,双方合作将得到更多的发展。

在外界看来,这是中国邮政首次放下身段,利用自身的网点优势贴近市场。如果从这一角度看,改革或许才刚刚开始。

最后一公里的价值

自2008年从国家邮政局(副部)剥离以后,中国邮政的业务最终确定为邮件寄递、邮政物流、邮票发行。在现代物流以及通信的影响下,传统邮政业务已经成为中国邮政收不抵支的根源。

“中国邮政的普遍服务和特殊服务任务繁重。中国邮政有1/3职工、2/3邮路、3/4网点都是直接为广大农村和边远地区提供服务,有一半以上的局所分布在山地、高寒、海岛等自然条件较为恶劣的地区。虽然许多传统业务收不抵支,但中国邮政为了保持普遍服务水平不降低,每年都要承担着巨额的政策性亏损,邮政普遍服务和特殊服务面临着建设资金严重短缺、农村投递队伍不稳等诸多困难和问题,仍然要靠财政的补贴和支持,”中国邮政总经理李国华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

尽管如此,中国邮政依然具有国内任何快递行业都望而却步的物流和网络。

目前,全国邮政营业点所已达57136处,其中设在农村的局所有41196处,提供邮政全项功能服务的局所有34044处。全国邮政已有信报箱处,邮政投放点达2929万个。同时,这家国企航母还拥有自己的航空邮路、铁路邮路以及步班和马班邮路。

如今,“快递+网购“已成为人们的生活方式,2013年,全国快递业务量完成92亿件,同比增长60%。因此这一行业对于降低流通成本、调整经济结构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但在我国的快递行业中,派送环节中的“最后一公里”仍是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和瓶颈。而据马军胜分析,目的地缺少配套的转运点;车辆通行受限制;大部分单位和社区的门卡,都成为了制造“最后一公里”问题的重要原因。

这反倒成为了中国邮政的卖点。正是在公益的基础上发展出的全国一张网,成为了中国邮政联手现代物流和电商企业的橄榄枝,这一举动既有利于“三农”,缩小城乡差距,也有利于中国邮政的市场化转型,对于这艘国企航母,这张网或许将成为财政上的反哺者。

集思广益谋改革

“中国邮政始终走在改革创新的道路上,完成了分业经营核算等体制机制改革,成立了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组建了邮政储蓄银行、速递物流公司、中邮人寿保险公司。目前,已经形成邮政业务、速递物流业务、金融业务三大板块专业化经营格局,”2014年10月9日的世界邮政日,李国华在媒体专访的时候解释。

但对于基层邮政工作者来说,职场生活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就在今年的邮政改革之初,中国邮政各省市的省级公司都在寻找改革出路。

某网络搜索引擎的邮政吧中写到,有某省公司要求各县市写一篇邮务类转型发展营销方案和金融基础客户营销方案。

而据许多邮政工作者看来,在邮政和邮政银行分家以后,效益好的网点都成为了银行的网点,不盈利的传统网点不得不通过“代理金融”的方式增加业务利润。其中甚至包括邮政保险等。而对于此后分出去的EMS,又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中国邮政的盈利能力。

从外部环境来看,与市场的竞争却给曾经风光无比的邮政职工们带来了不少辛酸。网络上流传的一首打油诗,就道出了不少邮政职工工作的无奈:“中秋来到,中国邮政又把月饼销,分任务,硬摊销,每个节日同样一套……”由于传统邮政工作利润低,目前在邮政职工中分摊营销任务赢取利润似乎也就成了一条隐形的规定。

在不少人看来,中国邮政多年来不仅时效慢、服务态度差,很多服务产品已经不能适应社会需求。

尽管如此,这家老牌国企,有着其他企业无可比拟的优势,依靠自身特点在全国各地建立了最全最大的网点。

因此,对于中国邮政来说,如何改革,如何令传统邮政业务降低成本,如何引导和规范市场,如何开发具有吸引力的邮政业务,都是这家百年老店所面临的问题。

“现在寄信的人越来越少,未来要如何升级,跟上市场,我希望总公司能给我们带来理想的答案。”作为广东省地方邮政公司的一名员工,梁小武向时代周报记者说出了自己的愿景。

漫长的改革之路

实际上,从1998年邮政与电信分离后,邮政改革就已开始。不过,彼时的中国邮政效益一直在下滑。有资料显示,1998年邮电分营之初,中国邮政的亏损高达179亿元,亏损额列全国各行业之首。

2003年,由于国家不再给予邮政补贴,“政企分离,监管独立”的改革方案开始酝酿。2005年7月,国务院通过的邮政体制改革方案为“一分开、两改革、四项措施”。 “一分开”指邮政领域内的政企分开;“两改革”即改革邮政主业,改革邮政储蓄;“四项措施”则是指建立普遍服务机制、完善特殊服务机制、强化安全保障机制、改革价格形成机制。

在众多改革措施中,“政企分离,监管独立”始终最受瞩目。

“在邮政领域内部把政府监管职能与邮政服务职能分离,可以说还是邮政管邮政,只不过是分成两个机构,一个当裁判员,一个当运动员,这是与一般国企不一样的。”北京邮电大学的一名学者撰文分析认为,虽然邮政改革后政企分开,但和传统的国企性质仍然不一样。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湖北小龙虾复工了!离开大排档后,加工、电商抢销售
直播商品上架就秒光,罗永浩转型电商主播能延续多久?
韵达也要改姓?阿里巴巴欲构建“四通巴达”物流江湖
汉服“破圈”:让200多万年轻人“上头”的十亿市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