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7Max将复飞?专家称是波音的烟雾弹

王言
2020-03-31 16:51:07
在坠机丑闻和疫情蔓延多方因素夹杂下,波音在年中实现737Max复产复飞的“宏愿”几乎没有可能。同时,即便事态果真按照波音的预期发展,美誉度早已大打折扣的737Max能否被市场重新接受,依然有待观察。

一度跌至低谷的波音(NYSE:BA)股价在经历一个月的暴跌后又迎来暴涨。

截至美东时间3月26日,波音的股价仅用了4个交易日就已经达到180美元,超出此前高盛对其评估的目标价,比上周五95.01美元的收盘价高出了近90%。

1585293529126.jpg波音股价表现 来源:雪球网

除了美国政府2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的助推外,波音股价的反弹与波音方面透露出波音734Max的复产和复飞计划不无关系。3月25日,据路透社等媒体报道,波音计划在今年5月重启737 Max飞机的生产,并于年中实现复飞。

不过,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737Max“年中实现复产复飞”更多是波音的一面之词。

“737Max至今都没有通过FAA(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型号认证,现在谈复飞为时尚早。”3月26日,一位航空租赁业人士在接受时代财经的采访时表示。他认为,随着疫情的不断扩散,737 Max的复飞肯定会变得更为遥远,“年中实现复产复飞”的说法,更多是波音出于稳定公司股价以及获得政府援助而放出的“烟雾弹”。

中国航空工业发展中心研究人员陆峰也认为,737Max在“年中实现复产和复飞”更像是波音的“空头支票”,在这一事件上,不可能存在具体的时间表。“波音前总裁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A. Muilenburg)也多次在2019年放话表示737Max能够在年内实现复飞,但最终也没能实现,他们已经被打了好几次脸。”

针对737Max复产和复飞的问题,时代财经曾多次联系采访波音(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但截至发稿前并未获得对方答复。

在上述人士看来,在坠机丑闻和疫情蔓延多方因素夹杂下,波音在年中实现737Max复产复飞的“宏愿”几乎没有可能。同时,即便事态果真按照波音的预期发展,美誉度早已大打折扣的737Max能否被市场重新接受,依然有待观察。

年中实现复产复飞?

3月25日,据路透社等媒体报道,波音计划在5月重启737 Max飞机的生产,并于年中恢复服务。

报道称,波音首席执行官戴夫·卡尔霍恩(Dave Calhoun)当地时间周二表示,公司当前仍预计停飞中的737 Max客机将在年中恢复服务,并表示公司需要了解信贷市场仍然对航空制造业开放。

波音公司首席财务官格雷格·史密斯(Greg Smith)在被问及5月重启目标时表示:“这是一种非常缓慢,有条不紊,系统化的方法,也可以使机组人员恢复原状。”他补充说,增加产量将有助于为波音737 Max清库存。

据上述新闻报道,一位业内消息人士称,波音已经要求一些供应商准备在4月份发货737Max的零件。另一个人表示,生产计划在五月重新开始。还有人称,波音最初希望在四月份恢复生产,但是疫情打乱了计划,只得顺延到五月份。

陆峰认为,737Max的复飞并不是波音一家说了算的事。他告诉时代财经,现阶段,市场对于737Max的可靠性并不太认可,美国很多大型航空公司已经将737Max的飞行计划停延后,这种情况下实现复飞,对于波音也没有意义。

今年2月,美国航空公司宣布延长波音737Max停飞时间至8月18日。此前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也已宣布延长波音737Max停飞时间至9月4日。此外,美国西南航空公司则于2月13日宣布,将737Max停飞时间从6月6日延长至8月10日。

陆峰进一步表示,737Max能否复飞,要结合多方面因素。两次坠机后,737Max的大量技术问题被暴露,也是因此,FAA的金字招牌受到了动摇。此后欧洲和中国等国家均表示将对737Max进行独立审查。

“通过FAA的审查对波音来说肯定是一大利好,这等于让737Max获得了重新进入其他国家的通行证。但即便波音过了FAA这关,欧洲、中国也要花费大量时间进行审查,其中的不可控因素过多,不可能有具体的时间表。”陆峰说道。

上述航空租赁业人士也认为,737Max的安全检查已经成为一项国际事件。“即便通过FAA的检测,737Max肯定还要经过各个国家官方的检测认证之后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复飞。”

关于737Max复飞,多国政府也的确做出了明确的表态。2019年12月12日,中国民航局综合司司长刘鲁颂在被问及有关波音737Max何时复飞的相关问题时表示,民航局针对波音737Max复飞的三原则并没有改变。只要符合相关原则,波音737Max即可复飞。

刘鲁颂表示,民航局复飞的三个原则分别为:要查明飞机设计的适航符合性;要确保有关安全措施得到贯彻落实;与事故调查结论密切关联。


复飞后是否有人买账?

737Max如果能成功在年中复产和复飞,这对于波音来说无疑是一次重新起航的机会。那么,如果真如波音方面所言,737Max又能否重新为市场接受?

在陆峰看来,如果不考虑疫情的影响,一旦737Max实现复飞,肯定会扭转波音目前的颓势。“中国C919还没面世,空客的产能也有限,在737Max缺席后,市场有关窄体机的产品存在一定的断层,需求依然不小。”陆峰说。

的确,在737Max骤然“缺席”航空市场后,民航业也的确出现了一段时间的供需矛盾。

去年3月,中国民航局就发布公告称,由于737Max商业运行被暂停,运力出现非预期调减,将导致市场供给受到一定影响,虽然航空公司通过提升现有飞机利用率加以弥补,但在局部市场也出现了一定的供需矛盾。

陆峰表示,737Max复飞后肯定会遇到不被消费者认可的情况,但不少航空公司依然是波音和737Max的拥趸。

上述航空租赁业人士则提到,在737Max坠机后,行业内关于这一话题的讨论一直很热烈,在他看来,大家对波音和737Max依然存有信心。“波音正在对此前的错误进行纠正,也与航空公司、租赁公司多次开会进行商业和技术层面的解释,他们的口碑依然在。”

不过,上述人士也指出,在完成复飞复产后,737Max能够收到的订单量可能将大打折扣。一方面,坠机事件让737Max口碑受损,另一方面,竞争对手的调整和进步也会让737Max受到更大的市场挑战。

他举例称,相比737Max单发动机的配置,空客的A320Neo目前有着两款发动机可以选择,各有技术亮点,航空公司可以按需进行配置。

值得一提的是,围绕737Max的复飞,原本更多的是一些技术问题,但疫情的黑天鹅又令其前景充满变数。

“737Max的复产和复飞对波音肯定有好处,但疫情让整个事件升级为一个系统性的问题。因为市场需求已经大大下滑,即便复飞,也会面临无人可卖的处境。”陆峰说道。

上述航空租赁业人士也向时代财经透露,已经有不少航空公司正在与波音等飞机生产商以及租赁公司协商暂停交货的事宜。

“已经有很多航空公司客户向我们和飞机厂商要求迟付租金或是延期交货了”,上述航空租赁业人士向时代财经说道。他表示,航空公司的理由非常一致,都是现金流的紧张。

“整个产业链都在承压,航空公司缺钱,我们租赁公司负债率也已经超过80%,正在寻找银行和政府的融资。737Max在现在的节点复飞,根本没有市场需求!对于航空公司也几乎没有任何帮助,大家手头都没有钱,恨不得厂商能够晚点交付。”该人士表示。

来源:时代财经 王言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康希诺公布新冠疫苗一期结果,股价暴跌近两成
拼多多年活跃买家超6亿 股价大涨14.5%
疫情已致12家航司面临破产,“长期低迷”笼罩产业上空
终止收购保险资产,泰禾市值缩水至百亿左右,引入战投或致控股权变更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