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外贸企业主求生 抵押房产证贷款150万

陈佳慧
2020-03-31 02:35:10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2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4.12万亿元,下降9.6%。其中,出口2.04万亿元,下降15.9%;进口2.08万亿元,下降2.4%。

往年3月底,广州市亿顶帽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顶帽业”)负责人雷鸣都会忙着打样,联系客商落实签单等事宜,为即将到来的春季广交会而准备。

今年3月底,一切与往年不一样。3月23日,广东省商务厅副厅长马桦出席广东省新闻办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表示,考虑当前全球疫情发展态势,特别是境外疫情输入风险较高,第127届春季广交会确定不会在4月15日如期举办。

素有中国外贸“晴雨表”美誉的广交会延期,似乎预示着外贸业正处于“雨季”。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2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4.12万亿元,下降9.6%。其中,出口2.04万亿元,下降15.9%;进口2.08万亿元,下降2.4%。“外贸进出口下降,主要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和春节假期延长等因素影响。”海关总署有关司局负责人表示。

20多年来共参加了42届广交会的雷鸣深有体会。“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我就不会延期交货,订单也不会被取消,我也不需要抵押房子去贷款。”她感慨道。

3月3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出席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时表示,部分产业通过展销会等解决订单问题,但因疫情防控取消展销会,为此正探索通过线上搭建展销会等方式。有关部门正研究予以政策、资金扶持,以解决这类企业生存问题。

雷鸣也在努力补救。“给老客户发邮件并附上新品图片,大不了我付邮费寄样品,让客户选品。”她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广交会延期后企业唯有自救。

积压10万美元货

亿顶帽业有24年外贸出口经验,雷鸣也因此参加了42届广交会。

“第一次参加广交会是1999年,那时候广交会摊位少,大家挤破脑袋想进去。”彼时,广交会是热闹的交易现场,客商排队签单,雷鸣忙得连午饭都没时间吃。此番忙碌换来的成果是收获众多客户。“绝大多数客户都是从广交会积攒下来的,至今都成了老客户。”雷鸣说,产品主要外销至美国、法国、意大利、英国以及日韩等。“高峰时,一年有2600万元的出口额。”

雷鸣原来的计划是年前完成40%订单,余下的订单留到年后开工再做。“万万没想到,年后开不了工。”原定于2月5日开工的企业,受疫情防控影响,直到2月28日才复工,员工们则在10日后才到位。

比员工先到的,是订单延期交货的违约金。2月,美国客户一直向雷鸣催发货,因为当地4月复活节是帽子大卖时间,必须要有产品上架。但企业无法复工也就无法按时交货,按照合同理应赔付货款的30%作为违约金,“对方考虑到是合作超过十年的老客户,最后没有赔那么多。”她说。

到了3月,情况有所变化。随着国际疫情形势变化,国外出现封关、封境、封城情况,大量跨境运输陷入停滞,零售终端陷入停摆,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外贸出口量。国内企业外贸订单遭到延期甚至取消,影响正常运营。

 “我们可以发货了,但客户收不了。40%的现货发不出去,积压在仓库,等到12月底时再发货。”雷鸣粗略算了一下,仓库积压了10万美元的货,2/3的订单被取消。

老板忧愁订单取消,员工担忧就业生计。陆依依(化名)是佛山某铝材企业外贸销售员,主要往非洲、东南亚国家。无法参加展销会,唯有主攻线上平台,但反响一般。“基本都是问一下价格,几乎都没有下文。”

以业绩为考核的工资由此受到影响。“2月基本没有出货,只拿了底薪,勉强维持生活。”陆依依对时代周报记者感慨道,相较于其他企业以“精简人员”为由变相裁员减薪,有底薪总比没有的好。

外贸圈有人总结了外贸企业的“五怕”:停工了,怕订单没法按期交货;复工了,怕员工不来;员工来了,怕订单不来;订单来了,怕原材料不来;货生产好了,怕海外客户不收货了。“这些我全都遇上了。”雷鸣无奈感叹道。

提高内销占比

既然“在雨季”,外贸企业就要做好“撑伞”准备。

外销占比高达95%以上的亿顶帽业计划提高内销占比至40%。“中国14亿人口,十个人里有一个买帽子,也是过亿的数额。”雷鸣看好国内的市场,“西边不亮,那就亮东边。”

雷鸣已经有全盘计划。“品质方面不担心,但会调整款式。国外客户喜欢大气、实用的帽子,国内客户偏爱洋气、精致的帽子。”她说,第一步要针对国内需求重新打样,接下来就要靠20多年从业经历积攒的国内批发商推动销售。

但现有的传统批发模式无法实现库存快速消耗和变现,雷鸣正在和平台沟通电商零售模式,以及搭建跨境电商平台。3月8日,她与亚马逊方接洽,预计在下周敲定合作,先支付给亚马逊平台49800元,对方先搭建平台,双方共同经营。“前期工作需要3个月,起码到7月国外客人才能在亚马逊上买到产品。”

此番推动的背后是可观的利润。“批发利润约在20%,零售可达到40%―50%。”雷鸣说,但对终端客户来说,购物体验更为重要,这恰是生产商家的弱项。“比如帽子包装问题,之前是十顶一箱,现在是一顶一箱。”让她担忧的是,若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市民消费水平降低,帽子这类非生活必需品显得可有可无。

求生是本能,外贸企业在积极自救。3月5日,雷鸣带着房产证,到银行贷款150万元。“这是企业未来半年的周转资金。”她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年初经历了无法按时交货、取消订单、货物压仓无法变现后,资金链断裂。为支付房租、人工、打样等经营成本,她不得不把房子抵押贷款。“国内市场的样品已经出来了,到5月就可以销售,国外到了下半年还有节日销售旺季,企业还是有希望的。”

陆依依发了一则朋友圈,“近期代理各种型号铝条,适用于口罩生产。”她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如今口罩成为抗疫必需品,相关产品都能大卖。老板通过朋友关系找到一批适合口罩生产的铝条,她要帮忙找到口罩生产厂家,对接产品需求。

稳外贸的扶持政策或在路上。3月29日,广东商务厅表示正筹划出台多项促进外贸稳定增长措施,如支持加工贸易企业享受省财政技改事后奖补政策,加强出口信用保险支持,为开拓多元化市场提供风险保障等,支持广州、深圳、珠海、东莞、汕头、佛山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试点城市建设。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