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团块化”发展新趋势 三大都市圈呼之欲出

2020-01-21 03:40:07
三大都市圈通过城市之间基础设施的共建共享,通过区域内的政策沟通,将以更有竞争力的营商环境,加速高端的产业和人才的集聚,共同形成大湾区的整体国际竞争力。

时代周报记者 李波 发自广州

广东经济跃上新台阶。南粤大地继续走在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上。

1月14日上午,广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开幕。会上,省长马兴瑞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广东今年将重点抓好十个方面工作,位列首位的是深入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和广州实现老城市新活力,加快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新格局。

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预计全省地区生产总值10.5万亿元以上、同比增长6.3%左右。

广东或以“团块化”发展趋势,为大湾区建设添砖加瓦。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将深入推进广佛全域同城化、广清一体化,加快广佛肇、深莞惠、珠中江三大都市圈建设,支持珠海打造珠江口西岸中心城市。马兴瑞表示,加快推进“一核一带一区”建设,推动珠三角核心区优化发展,形成带动全省发展的主动力源。

“三大都市圈通过城市之间基础设施的共建共享,通过区域内的政策沟通,将以更有竞争力的营商环境,加速高端的产业和人才的集聚,共同形成大湾区的整体国际竞争力。”广东亚太创新经济研究院院长刘江华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建设三大都市圈,有利于强化四大核心城市的引擎带动功能。

如今,全国进入了都市圈时代。杭州、郑州、青岛、长春等多城均表示将下大力气打造现代都市圈。广东亦明确将此提上日程,加快三大都市圈建设之余,还将探索推动广州、深圳与湛江、汕头深度协作,建设汕潮揭城市群和湛茂都市圈。

在全国都市圈建设的竞争跑道上,广东已然摆出有力的起跑姿态。

都市圈时代

根据国家发改委去年2月出台的《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都市圈有了明确的定义:城市群内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辐射带动功能强的大城市为中心、以1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镇化空间形态。

“按此定义,城市群之下就是都市圈。”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大湾区城市群是基于地域考虑,由广佛肇、深莞惠、珠中江三个都市圈组成。

三大都市圈互相融合,如广佛分别聚焦IAB(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NEM(新能源、新材料)创新产业和先进制造业,肇庆承接广佛产业转移;又如深圳以完善的产业链、人才基础,形成完备的手机产业链,相邻的东莞、惠州则各自以生产、组装等产业配套服务产业链,彼此形成互相倚重、共同发展的深莞惠都市经济圈。

刘江华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认为,经过多年发展,三大都市圈集聚产业形成珠三角制造业中心。经过产业转型升级,强化三大都市圈的发展后劲。其次,通过产业集聚了大量人力资源。三大都市圈之间基本形成了互联互通的现代交通体系。

但缺陷亦明显。刘江华认为,珠三角虽然是制造业中心,但产业体系存在缺陷,例如产业“四基”不牢,即核心的基础零部件、先进的基础工艺、关键的技术材料、关键的产业基础技术欠发达。另外,产业体系比较单一,除了电子信息产业比较突出外,其他产业比较单薄。更有不足是缺乏国之重企,国之重器。

广东正试图为此破题。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充分释放“双区驱动效应”,发挥广州、深圳“双核联动、比翼双飞”作用,牵引带动“一核一带一区”在各自跑道上赛龙夺锦,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

“通过三大都市圈的扩散功能,进一步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形成延绵发展的世界级的城市群,这也正是大湾区规划建设的首要目标。”刘江华认为,三大都市圈的建设,也将有利于为港澳现代服务业提供更加广阔的应用市场,有利于促进港澳深入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有利于促进港澳的持续繁荣。

基建互联互通

都市圈的发展离不开交通的一体化。“三大都市圈的融合正通过轨道交通的建设不断取得突破,轨道交通的建设是推动都市圈融合比较明显和强有力的措施。”胡刚表示。

例如广佛地铁。这条国内首条城际地铁自2010年开通以来,打通广佛交通动脉,实现广佛同城30分钟生活圈目标,为跨城通勤人群提供交通便利。9年来,广佛地铁运送乘客约7亿人次,日均客流量从开通之初的10万人次,上升至目前的54万人次。

类似的跨城通行还发生在广佛肇,深莞惠:广佛肇开通城际轨道,深圳地铁向惠州、东莞延伸等。广州、深圳等中心城市轨道交通逐步向外延伸,效果明显。“很多人住在佛山,在广州上班;或是住在东莞的临深区域,在深圳上班。轨道交通的便利带来人员、资金的流动,扩大了中心城市的辐射范围,也推动了周边城市的发展。”胡刚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广东深谙此理。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 2019年广东省狠抓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重点加强联通“一核”“一带”“一区”的高快速交通体系建设。广东新增高铁运营里程122公里、总里程达2027公里,新增高速公路493公里、总里程达9495公里、居全国第一,世界级机场群、港口群加快形成。

胡刚举例,广佛提出将共建“1+4”高质量融合发展试验区,涉及广佛边界10个区镇。其中“1”是指广州南站—佛山三龙湾片区。“随着轨道交通发展,高铁站周边将成为城市增长点。广佛共建共享,有共同目标,会推动广佛融合。”

刘江华认为,今后三大都市圈的发展规划需要高度重视相互之间的协同发展问题。“首先推进基础设施的对接融合、互联互通。比如,机场、港口等重要的基础设施要采取各种联盟的方式,或采取集团发展模式,做到合理分工,避免相互之间恶性竞争。其次是要推进三大都市圈内部各城市以及三大都市圈之间的同城化进程。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比如交通、教育、卫生医疗、社会保障等方面做到互相认同、互联互通。”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