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红利逐步释放 中国经济长期向好趋势未变

2020-01-21 02:26:15

时代周报记者 谢江珊 发自上海

2019年中国经济成绩单正式公布。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2019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990865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1%,符合6%‒6.5%的预期目标。2019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70892元,按年平均汇率折算达到10276美元,突破1万美元大关。

“中国经济短期内慎言企稳回升,但长期向好趋势未变。”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犁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从外部环境而言,当前全球地缘政治局势动荡,各类风险挑战增多;从内部而言,中国深层次的、结构性的问题依然存在,制约经济增长的体制机制性问题,以及周期性问题相互叠加,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不过,“近几年来,虽然人口红利有所削弱,但人才红利逐步释放。”牛犁指出,人力资本因素得以改善的同时,产业结构也不断优化。另外,中国还有全球最大的内需市场。

牛犁预计,“十四五”时期,中国经济增速将向中速靠拢,预期增长5.5%左右;2021‒2035年中国经济整体维持5%左右的增长;2035年工业化完成后,将进入后工业化时代,我们也会逐步过渡到低速、成熟、稳定的发展阶段。

从人口红利到人才红利

时代周报:如何评价2019年中国经济的总体表现?

牛犁:全年GDP增速符合6%‒6.5%的预期目标,取得这个成绩来之不易。2019年面临严峻复杂内外部环境的挑战,特别是外部环境,各种不确定性显著上升。6.1%的增速明显高于全球经济增速,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名列前茅,在1万亿美元以上的经济体中位居第一。

时代周报:在当前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的大背景之下,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将进一步低迷。请问您对2020年整体经济形势作何预判?

牛犁:2020年国内外环境依然充满着许多的风险挑战。就外部而言,世界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很大。目前全球经济呈现“三低两高”的特点,即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高负债、高风险。世界银行在2019年12月份发布报告,表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债务规模创50年来最高水平,令未来世界经济增长前景蒙上阴影。

就高风险而言,全球经济的动荡源、风险点在增多。新年伊始,伊朗定点清除伊朗军方领导人、中东紧张局势急剧上升;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宣布政府辞职以配合修宪。此外,乌克兰总理贡恰鲁克提出辞职;英国脱欧悬而未选;欧洲右翼、民粹主义上升;今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等等。尽管中美之间已经签署第一阶段的协议,贸易摩擦有所缓和,但是全球性的贸易摩擦依然存在。

就内部来看,结构性、体制机制性和周期性等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内外部需求减弱导致需求不足,制造业乏力,企业效益下滑,来自一些重点领域的就业压力上升等等,中国经济仍然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

此外,中国潜在经济增速存在趋势性放缓的可能。中国经济已经告别了两位数增长时代,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信息化等阶段性特征发生了巨大改变。中长期的阶段性特征、总量特征、结构性特征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此,短期内要慎言经济企稳回升。

时代周报:2019年年末,我国的总人口首次突破14亿人。但是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3%,比上年下降0.5个百分点,已经连续3年下降,劳动适龄人口规模萎缩,意味着经济规模扩张高增长时期结束。未来经济增长的潜力在哪里?

牛犁:拐点确实已经出现,人口红利在逐步削弱。2010年适龄劳动人口(15‒59岁)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峰值,2011年比例开始下降,2012年绝对量开始减少。但是,进入就业市场的劳动力人口这些年还在增长,特别是农民工,2019年是2.91亿,略有增加。

也就是说,一年还有几百万农民工进城。现在所说的人口红利减少,只是说适龄劳动人口减少。2012‒2018年期间,适龄劳动人口减少了3006万,这也意味着将来劳动力供给减少,劳动力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减弱。

不过,在人口红利有所削弱的同时,我国人才红利不断回升。目前中国受过高等教育或具有各类专业技能的人有1.7亿多。这些年高校扩招,每年约有400多万中专毕业生,大专及本科应届毕业生800多万人,硕士50多万和博士10多万毕业生,高素质人才逐年快速增加。近年来,大量海外留学人员回归祖国择业创业。此外,近两年,政府在失业保险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元,用于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

所以,中国劳动力的数量在削弱,但劳动力的素质显著提升,人力资本不断增加,人才红利逐步释放。这将有助于提升中国全要素生产率,并推动经济发展质量的提升。

2020年GDP增速6%左右

时代周报:2020年,中国经济走势如何?稳增长的发力点在哪?

牛犁:中国经济发展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所以,对于2020年经济发展前景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第一,中国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我国制度红利必将进一步释放。

第二,人力资本因素得以改善。中国科技创新的势头非常快,加大科技研发投入,加速在高新技术战略新兴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业、网络信息服务业等领域的投入,促进新旧动能加速转换。

第三,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分产业看,制造业内部高新技术产业增长势头良好;整体服务业比重在稳步上升,2019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3.9%,比上年提高0.6个百分点,高于第二产业14.9个百分点;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为59.4%。

平台经济、共享经济、数字经济等新模式如火如荼,信息服务等现代服务业发展势头很好。

第四,中国有强大的内需潜力,有超大的市场规模。中国中产阶层已超过总人口的30%,有4亿多人,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需市场。中国居民收入与经济增速同步增长,为消费发挥基础性作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第五,短期内政策上还有一定的空间。财政政策上,2020年大规模减税降费继续激发市场活力,专项建设债券会适当增加,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货币政策上,目前金融机构的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9.9%,也还有一定的调整空间。

时代周报:多家机构都预测今年的经济增速在6%左右,您可否做一个预测?

牛犁:我也认为可以保持6%左右的增长。尽管短期内存在许多困难挑战,必须正视困难,但是前面已经说过,毕竟中国经济基本面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变,短期有一定政策空间强化逆周期调节,还会保持一个不错的增长态势。当然,并不是说2020年经济增速一定非得“保6”,考虑到内外部复杂严峻的环境,实际结果可能会稍低一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