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肖战背后的流量偶像之争

2020-01-21 03:36:36
“明星的‘窗口期’越来越短,说到底还是媒介属性在改变,媒介速度越来越快。如果拿现在的流量明星跟超女、快男相比,那就是社交媒体和大众媒体(报纸、电视)之间的更迭关系。

时代周报记者 洪若琳 

特约记者 范文茜  发自广州 深圳

“哥哥的少年感无与伦比!”1月17日凌晨,媒体人小圆(化名)熬夜写完稿件,还在微博上活跃着。

刚躺下没几个小时,提前调好的闹钟就准时响起。因为上午10时,她要准时蹲点抢封面登有男明星肖战的《VogueMe》杂志2月刊。

“两版封面共10万本瞬间秒空!”几分钟后,肖战粉丝奔走相告。

2020年开年,肖战佳绩不断。他登上了《人物》2月刊封面,直接导致该杂志在线上销售三秒破10万册,最终销售额1356.6万元,成为2020年天猫年货节9大黑马年货之一,网民调侃,“饭圈(粉丝群体圈子)让杂志期刊起死回生”。

在此之前,《时尚芭莎》2月刊同样因肖战秒空,五小时破30万册,最终销售额654万元;红秀电子刊总销量累计突破100万册,销售额破700万元。

事实上,顶级流量纪录变着花样刷新,已成为娱乐圈常态。而粉丝,才是主导秀场风向的幕后真正主角。

流量更迭加速

2019年的娱乐圈颇有“跨代破圈”的意味。

今年33岁的林楠(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描述这样一个真实场景。2019年7月的一天,他的60后爸爸指着电视上的周杰伦,向自己5岁的孙女介绍:“这可是你爸爸的偶像。”沙发上,林楠正在刷手机给周杰伦的微博超话打榜做数据。

一切源于一个也许是00后的网友在网上的质疑:“周杰伦微博超话排名都上不了,他粉丝真这么多吗?”这掀起了自称“中老年人”的80后在某个周末的集体狂欢式“反击”,直到周一凌晨,周杰伦的超话排名,赶超当时第一名的蔡徐坤。

“蔡徐坤又是谁?”20世纪60年代出生的爷爷并不知道这个名字。要论选秀出身的偶像的话,李宇春他还认得,但2018年以C位出道于《偶像练习生》的蔡徐坤已不在他认知范围内。

80后让饭圈女孩见识到了自己的“力量”之后,几乎第一时间就散开了,因为“要回去加班了”“开会了”“带孩子了”,蔡徐坤很快回到超话榜首。

影响明星流量数据的年龄层正在逐年下降。据新浪微博和艾漫数据联合发布的《2019明星白皮书》显示,娱乐明星微博粉丝年龄占比中,20―29岁所占份额最大,有74.4%;20岁以下则有8.2%,这两个年龄层的人数的增加较前一年提升6.6%。而30―39岁则从2018年的20.2%降至14.9%。

周杰伦之后,肖战成为追赶蔡徐坤超话的第二个人。

2019年9月,肖战首次登上超话榜首,此后,其和蔡徐坤的排名数次在第一和第二轮转。

从前慢,喜欢一个明星可以很久很久。如今,明星流量有动辄数千万上亿的讨论转发,更迭速度越来越快。

“李现红起来的时候,我在的(另外一个明星的)粉丝群,400多人走了100多人;最近轮到肖战了,又走了100多人,现在我们群里只有200多人了。”1月15日,一位在三线城市、年仅13岁的中学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饭圈把这种“转粉”“脱粉”的行为称为“爬墙”。

1月份,在时代周报搜集的265位粉丝调查问卷显示,有42.5%的人表示自己从未脱粉,但另有近23%的人最快脱粉时间选择了最短的选项,“一个月左右”,在脱粉队伍中占比最高。

12.jpg

1月17日,投资过SNH48、米未传媒等团队和机构的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明星的‘窗口期’越来越短,说到底还是媒介属性在改变,媒介速度越来越快。如果拿现在的流量明星跟超女、快男相比,那就是社交媒体和大众媒体(报纸、电视)之间的更迭关系;而2019年和2018年相比,短视频的影响力也有超过长视频的趋势。”

偶像“立于风口”

最近因为迷上了肖战,小圆正在纠结还要不要去看“前任哥哥”的演唱会。毕竟前排能握到手的票,黄牛会疯狂加价,一张票常常要到5000元以上。“我每年花在追星上,有7万元左右,能买3个香奈儿了!”

根据艺恩数据发布的《中国偶像产业迭代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将超1000亿元,偶像产业“立于风口”。

流量经济如此庞大,“造星”,被资本争相追逐。

肖战火起来之后,很多人归结于其在电视剧《陈情令》当中的表现,该作品在豆瓣上评分8.2,被视为2019年底的佳作。但在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中,部分粉丝坦言自己是因为无意间看见了他的“表情包”“接受访谈的时候性格看上去很好”而喜欢上肖战的,《陈情令》并不是直接原因。

“我有几个好朋友,是在看自己喜欢明星的活动视频时,又看到了别的明星的表现,一夜之间‘爬墙’的。”前文所述的中学生表示。

这意味着,流量争夺需要高曝光率,而最好的曝光率正是顶流所在的活动现场。这其中,幕后资源的助推必不可少,从粉丝“撕”明星经纪团队常集中在“资源”之争上可见一斑。

1月17日,艾媒咨询CEO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颜值或者实力对明星的爆红会起到一定作用,但资本和策划机构的助推才是主要因素。

有没有好作品也成为粉丝为明星“操心”的重点。小圆坦言,“前任哥哥”好几年没有什么亮眼的作品了,作为粉丝看在眼里还是着急的。

2020年1月7日,《2019腾讯娱乐白皮书‧明星篇》发布,榜单显示,2019年的明星榜单,被《陈情令》改写。两位男主角肖战和王一博的名字,出现在几乎所有榜单靠前的位置,成为当之无愧的新一代“顶流”。

而易烊千玺和周冬雨,凭借《少年的你》分别赢得专业认可度的第一、第二名;肖战则位居第三。

在国民认可度上升方面,“出圈”还是要靠影视作品。易烊千玺、李现、王一博、肖战、杨紫,均依靠2019年的爆款影视《少年的你》《亲爱的,热爱的》《陈情令》,分走前五席位。

1月17日,易观新媒体行业分析师马世聪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流量明星参演与作品成功与否,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就像之前制作方也没想到《陈情令》会大火。”

“有流量明星的参与比较容易吸引资本的进入,制作方也有更多底气去完成更好的作品,这可能是流量明显的价值所在。”马世聪表示。

2020年1月1日,德塔文发布待播剧景气指数数据,预计在2020年播出的作品中,景气指数排名前十的,肖战就占了两部,分别是《斗罗大陆》和《余生请多指教》,位居第二和第七。在对应的舆情热点中,肖战在演员表中亦拿走最多份额。

2020年会不会有顶流黑马出现?又会是谁?恐怕无人能够精准预测。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