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路上的故事:人在囧途,回家特别爽

张银慧
2020-01-21 19:01:22
对于许多国人而言,春节一家团圆是一年中最为慰藉的时刻,为此,回家路上千难万难,也无法阻拦一颗想团圆的心。

春节即将如约而至,越来越多的人汇入2020年春运大军,国务院新闻办在2020年春运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预计出行将达到30亿人次。对于许多国人而言,春节一家团圆是一年中最为慰藉的时刻,为此,即便回家路上千难万难,也无法阻拦一颗想团圆的心。

1月20日,时代财经采访了春运大军中以不同方式出行的几个小伙伴,呈现了他们在团圆路上的真实经历。

路上有辆汽车自燃了

小真,男,25岁

从广东至湖南 距离:511公里 出行方式:自驾

我于17号中午1点半从广州出发,回湖南老家。因为行李比较多,所以选择和家人自驾回去,三人同行,我和哥哥轮换开车。

如果回家选择坐高铁,大概用时3小时,而平常自驾回家,走高速花费6个小时左右。但往年春运,高速上堵得太厉害了,今年我们选择走国道。虽然路上不堵,但国道绕来绕去,使得路程比较远,再加上车多,速度受限,我最终用了14个小时才回到家。

从广州到我们老家,高铁票价是300左右一张,这次自驾,我们三个人花了一千多,平均下来,每个人支出600元左右。

我们混在车流中前行。开到半路的时候,我们看到一辆小轿车在另一条车道自燃了,熊熊大火,烧得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不过我们没停留,所以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

微信图片_20200121190904.jpg

回到家已经凌晨3点多了,我们吃了惦记已久的老家的宵夜,真是最暖心的事情了。

虽然这次自驾还算顺利,但我觉得春运,还是尽量不要自驾回家,如果行李不多的话,提前做好行程安排、购票,高铁即安全也舒服。

人在囧途

鹏鹏,女,22岁

从广东至河南 距离:1450公里 出行方式:飞机

一个月前,春运火车票刚开启预售,我就计划好回家的时间,并开始抢票了。但是,直到出发前两天,我还没有抢到,最终,我在15号下午临时买了17号回家的机票。

买机票时,已经没有很合适的航班供挑选了,时间点都特别不好。最后,我花了比高铁票多900元的价格,坐上了一趟廉航航班。这趟航班真的很烂,但是人很多,基本上坐满了。或许这就是春运吧,即使时间点不好,飞机质量不是很好,依然会满员。

令我很不爽的是,居然有人在飞机里推销卖货!当时,我正在睡觉,灯光昏暗,突然,大灯一亮,光线瞬间变得刺眼,有工作人员开始卖东西,推销面膜、模型等等,讲了20分钟左右。

而且,在廉航飞机上,吃喝都得花钱,还只能用现金买。

下飞机后,我联系了一个可以从机场直接开到我家门口的小巴,就是可以拼车的黑车。结果,我是第一个坐上那个小巴的人,后续司机又接了四个人。我晚上9点左右下的飞机,等到快10点半,小巴司机才出发。我从广州出发的,这边天气暖和,所以我穿得比较薄,但家乡是在河南,我一路上都觉得特别冷。

虽然回家之旅堪称人在囧途,但回到家就觉得特别爽。爸爸妈妈给我准备了很多吃的。

回程的票我已经在抢了,买不买得到也不清楚,如果买不到高铁的话,可能还是坐飞机回去。不管怎么样,先过好这个年吧。今年回来,心情很不一样,感觉更珍惜跟父母、家人在一起的时光,希望每一天都不要过去。

微信图片_20200121153202.jpg白云机场的节日氛围(图源自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坐船去三亚,结果在海上漂了好久

薇薇,女,30岁

从贵州到海南 距离:1331公里 出行方式:自驾+坐船

我从小在贵州贵阳长大,但贵州冬天实在是太冷了,我曾经被冻哭过。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我们那的人好像冬天就爱往暖和的地方走。我外公外婆冬天会去海南,我舅舅这次从贵阳出发,去海南给他们送车。

我外公外婆去海南的时候,春运还没开始,游客也不是很多,所以他们选择坐飞机,机票也不贵。舅舅只能放假的时候过去,所以他是在1月15号,自驾去海南海口。舅舅先要到徐闻,这是广东省湛江市的一个县城,位于中国大陆最南端。他要在这里乘坐轮渡去海口。

上了船,舅舅要把自己的车托运,应该是春运的原因,车辆特别多,开进以及开出甲板都很考验司机技术。最让人不爽的是,平常也就3个小时的航程,这次特别漫长。因为舅舅说,3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们还在海上漂着。

微信图片_20200121153404.jpg停在甲板上的车(图源自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我们戴口罩的相视一笑,为这无言的默契

银子,女,23岁

从广东到湖南 距离:511公里 出行方式:高铁

我平时不太关心抢票的事情,出发前10天才计划买票。不过幸运的是,朋友的妈妈帮我买到了回家的车票。

1月20日下午3点左右,从广州南站出发,原本以为人会很多,进站要花很多时间,但没想到进站口都没什么人排队,我飞速检票进站。

微信图片_20200121052050.jpg

当天,广东省确诊了几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去车站前,我在药店买了几大袋口罩,在火车站戴得严严实实的。但在广州南站,我看见只有零星的人带着口罩。

检票后,我才发现,我这趟车的目的站是武汉,心头一抖。

上车后,我注意到,戴口罩人的比例明显高于车站内。我和一个也戴着口罩的陌生小姐姐有了眼神交流,片刻后,我们都微微一笑,仿佛为了这无言的默契。

我旁边的小哥哥戴着口罩,他发现自己的朋友没戴口罩后,赶紧从自己包里拿出来一只,他说:“回武汉怎么能不戴口罩呢?你心也够大的。”

希望本次肺炎疫情早日得到控制。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农户滞销求助电商 三亚市长直播卖芒果
返程者讲述:被隔离,被推迟,被取消
“候鸟”城市三亚,正成为有钱东北老铁的跨年标配
22日节前客流迎最高峰,地方春运打响防疫战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