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轮药品带量采购收官:药价最高降逾9成,患者最快4月用

2020-01-21 20:41:22
时代周报记者:杨佳欣

第二轮全国药品带量采购1月17日在上海正式开标,截至20日,已有多家上市药企公告透露拟中标第二批集采招标。

恒瑞医药公告,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产品醋酸阿比特龙片、盐酸曲美他嗪缓释片、替吉奥胶囊、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拟中标本次集中采购。

华北制药公告,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已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品阿莫西林胶囊(250mg、500mg)、下属子公司华民公司已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品头孢氨苄胶囊(250mg)拟中标本次集中采购。  

石药集团发布公告,集团有3款产品于中国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招标中拟中选,分别为阿莫西林胶囊、阿奇霉素片及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

中标结果在资本市场上也有所反应,部分未中选药企股价在发布消息当日出现下跌。

例如,华东医药20日开盘大跌7.02%,后跌停,报收21.42元/股。华东医药20日公告显示,其全资子公司中美华东的产品阿卡波糖片(商品名:卡博平)在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中因价格因素未能中标。

21日开盘后,华东医药股价短暂下调后快速拉升,截至21日收盘,报21.99元/股,上涨2.66%。

医疗行为指数研究与评价中心研究员刘小东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业务方面来说,带量采购品种范围内的未中标企业,失去了本次采购周期内公立医院的主流市场,特别对于国产厂家来说,只能退守零售市场。对于中标企业来说,通过以价换量,获得了确认省区50%-70%的市场份额,特别是之前市场份额小的中标企业得以快速扩大市场。

中标药企也并非“高枕无忧”,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本次药品集采药品平均降价幅度达到53%,最高降幅高达到93%,这也意味着中标企业需要更大规模销售量维持原有利润。

“中标带来的市场份额如果对于企业来说是个增量,对企业来说则是非常有利的,最明显的是一些此前主要从事出口,国内市场开发程度相对不高的企业。”刘小东说。

药价最高降幅超9成

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共有33个品种,涉及100多家医药生产企业。采购品种不仅涉及慢性病用药,还涉及了罕见病用药以及抗癌用药。

在涉及范围上,不同于第一批带量采购,一次招采即在全国同步实施,预计全国患者将于2020年4月使用上中选药品。

在药价方面,本轮带量采购可谓在打击虚高药价中“再下一城”。

2018年底,北京、上海等11个试点城市开展药品集中采购,中选价平均降幅52%,最大降幅达96%。2019年9月,带量采购全国扩围后,中选药品价格在此前基础上平均又再降25%。

而本次集采平均降价幅度达到53%,最高降幅达到93%。

刘小东表示,本轮药品集采药价大幅下降主要有三方面原因:其一是此前部分药品价格本身存在虚高情况;其二是在于本轮集采采用的是淘汰机制,即N-1的招标机制设置;其三是,对于药企而言,中标后可以减少部分推广费用,节约成本。

据国家医保局介绍,开展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以后,通过带量采购、确保使用,企业不再需要进行销售公关,既有降低虚高药价的作用,也有将一批低价药“复活”后重新送到患者手中的功能,这也是回归国际惯例。

此外,此前行业中比较担心的回款问题得到逐步解决,也是促进药企降价的重要原因之一。

国家医保局指出,此前普遍存在医疗机构拖欠企业货款问题,增加了企业的资金成本,并体现在终端价格中。目前,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一方面要求医疗机构及时结清货款,另一方面实行医保基金预付或医保基金直接与企业结算,确保及时结清货款。据调查,“4+7”试点中选产品的30天结清率达到了90%以上。集中带量采购及时结清货款,显著降低了企业资金成本,也为降价留出了空间。 

刘小东提醒,药价应该保持合理下降,药价要支撑药企的成本利润和创研费用,要考虑到行业未来发展的资本积累。“在充分考虑患者利益以及医保支付能力下,未来药价应该在合理区间内有升有降,不能只追求‘一降到底’。” 

医药行业集中度加强

国家药品带量采购正在加速推进。

记者注意到,在第二轮带量采购落幕的同时,第三轮带量采购正在准备中的消息也流传于市场。 

第三轮带量采购具体开始日期暂无官方回应,但可以预见的是,2020年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将实现常态化。国家医保局1月10日召开的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明确,2020年医保部门将大力推进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改革,实现常态化运作,同时要建立医保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 

北京王道战略营销咨询总经理王宏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带量采购“全方位”实施,会让医院熟悉集采流程、培养评审监管能力,减少权力寻租机会。会让非集采品种提前进入集采预演,进一步加缩了药企腾挪空间,必须在降低生产成本、研制新药等战略上提前规划。

对于医药行业来说,刘小东指出,总体来看,医药行业集中化程度会逐渐变高。未来,药企有两个重点发展方向,其一是从规模优势取胜,扩大生产规模,从而降低成本;其二是加大力度做高价值的创新药,满足临川未被满足的需求。

目前已有企业开始经历政策阵痛,寻求转型。医药龙头企业恒瑞医药已经宣布削减部分仿制药产品线,只做创新药和有核心价值的高端仿制药。而从2018年恒瑞医药收入数据来看,创新药贡献收入占比仅为14%,仿制药营收占比则高达86%。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防止出现此前中标药企供应不足,药品主动申请撤消挂网的情况,本轮药品带量采购取消三家低价中标规则,入围企业数与符合“申报品种资格”的实际申报企业数有关,最多可有6家企业入围。这也意味着,具有较强供应链的企业在带量采购中存在一定优势。

“带量采购遴选范围是化学药与部分生物制药,短期内对部分生物制品如血制品、疫苗以及中药等来说影响相对较小。”刘小东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