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程者讲述:被隔离,被推迟,被取消

余思毅、张梦婕、于小娟、王丽丽
2020-02-06 11:56:39
一边是疫情防控,一边是春运返程,重重矛盾之下,人们还是义无反顾地离开老家,挥别亲人,踏上回程的路。但是今年的返程也注定多了很多坎坷。

timg.jpg

今年的春节假期格外漫长。

往年春节的返程拥堵高峰一般出现在初六,而今年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政府统一延长了春节假期,部分省市规定了更晚的复工时间,还有部分地区实行交通管控,导致大量人员返程复工时间延后。

2月4日(春运第二十六天,阴历正月十一),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共发送旅客1132.2万人次,比去年春运同日下降86.8%。其中铁路发送旅客124.1万人次,下降89.0%;道路发送旅客974 万人次,下降86.4%;水路发送旅客6.05万人次,下降94.4%;民航发送旅客28.0 万人次,下降85.2%。

截至2月5日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8018例,累计治愈出院1153例,隔离治疗26302例(其中重症病例3859例),累计死亡病例563例,现有疑似病例24702例。

一边是疫情防控,一边是春运返程,重重矛盾之下,人们还是义无反顾地离开老家,挥别亲人,踏上回程的路。但是今年的返程也注定多了很多坎坷。

以下是五名返程者的讲述,在他们眼中,今年的归途如此特殊。

湖北秦康:鄂A车返程,在湖南被隔离14天

今年春节对秦康来说是一个折腾的春节。

秦康是湖北荆门人,在深圳工作,太太是湖南耒阳人。湖南当地有个风俗,当年家里换了新房子,大年三十和初一,一家人在新房团聚。所以秦康一家原定年前在湖北过,除夕回湖南。

可是,疫情的突发打乱了他的行程安排。

为控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蔓延,1月下旬部分途径湖北的高铁线路被取消或是封闭运行,秦康一家乘坐的从荆门到湖南的高铁也在其中。

据公开资料,截止1月23日24时,荆门市确诊8例。

没有接到任何管控措施消息的秦康判断疫情应该不算太严重,当机立断从朋友处借了一台鄂A车,直奔湖南,“我们不回去,老人心情也不好。”

荆门位于湖北省中部,离武汉有两百多公里,当时荆门的疫情还不算十分严重,也还没有封城。一路向南,在湖北境内的高速,沿途顺畅,秦康车速保持时速120公里。

到了湖北与湖南交界处岳阳的高速服务区,路况出现了变化。高速上的车辆行驶缓慢,车流量增多,四个车道变成一个车道,原因是交警在设点检查。

秦康发现,被拦下来的基本是鄂字头的车。果然不出所料,他们的车也被拦下来,测试体温正常后放行。

经过了7个小时,除夕当天,秦康一家回到了湖南耒阳。回家后,秦康把车停到小区的停车场里。

早在1月23日晚,湖南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秦康考虑到自己和家人从湖北过来,建议岳父岳母不要让亲戚来家里吃年夜饭了。

大年初一,引人注目的“鄂A”牌车,被邻居们“举报”了。物业工作人员到秦康岳父岳母家里,了解情况,并测了体温。全国在面临一场无硝烟的战争,来自湖北的车辆,特别是来自武汉的“鄂A”牌车传出在全国各地受到“歧视”的新闻。

疫情数字持续上升,1月25日,国家卫健委公布全国确诊数字破千,防疫措施逐渐升级。秦康了解到各地对湖北的车辆,包括湖北籍的人员进行严查。考虑到疫情的蔓延可能会耽误返程,对工作造成影响。于是秦康与太太商量,尽快回深圳,并带上家里老人。

“如果我们走了,剩下老人家怎么办?”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每走一步都要考虑周全。

1月26日早上十点多,他们从小区出发,还没有驶出一公里,他们的“鄂A”车再次被交警拦下。

五六个交警围过来,礼貌地表示特殊时期希望配合。随后街道办工作人员询问并记录了秦康在湖南的住址和电话,以及是否有湖北旅行史。接着医生给他们测了体温。

“我建议你们不要走。鄂A的车,而且是从湖北来,到了其他地方会被拦下来,可能会被带到当地宾馆或酒店隔离。还不如回家。”医生如此建议。

再三衡量下,秦康一家折返。

微信图片_20200206093632.jpg图片来源:网络

次日,1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到2月2日的通知。为了不耽误工作,秦康买了1月30日的高铁票。

1月28日(初四),情况又发生了改变。街道办工作人员让他们签署一份《告知书》,通知他们自我隔离时间从1月24日中午12点——2月7日中午12点。工作人员叮嘱他们每天自行测体温,上午一次、下午一次。

《告知书》上还提示,“如果在医学观察期间违反本告知书的要求并造成疾病传播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被告知人应承担相应责任。”秦康只能退掉1月30日的高铁票,等2月7日解禁。

在隔离期间,秦康频繁查询列车班次,但由于很多到深圳的列车取消了,难以买票。恰好有朋友2月8日从江西回深圳,路过湖南,他才搭上了这趟顺风车。

至于自己那台“醒目”的鄂A车,秦康打算暂时先放在岳父岳母家,等解禁了之后再开回去。“开去深圳只会惹来麻烦。”秦康苦笑道。

盐城李嘉睿:初三返上海,高速4小时变11小时

2月5日的凌晨1:40分,江苏盐城的李嘉睿窝在被窝里刷着上海的新闻。当刷到一条《上海防疫查控再升级:道口入沪排队5公里,需填写健康登记表》,他一字不漏地看完。

这是李嘉睿急需了解的信息——回上海路上到底什么状况?到底要办什么样的手续才能进城?因为第二天——2月6日,他打算自驾回工作地上海。

2019年7月的统计数据显示,上海外来人口972万,位列全国城市之首,而李嘉睿就是这972万种的一员。由于苏北没有直达上海的高铁,他大多是通过自驾的方式往来两地。

往年,老家的年味浓郁,李嘉睿总爱回去与朋友、同学喝酒聚会。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过年,盐城所有的餐饮、酒店、娱乐场所全部停掉。这让李嘉睿觉得索然无味。

1月23日起,随着疫情的蔓延,江苏境内的交通管制也越来越严。担心影响节后回上海上班,李嘉睿再也呆不住了,决定于1月27日(年初三)返程。

盐城离上海300多公里,平日只要4个多小时,但这次返程,李嘉睿整整花了11个小时。

李嘉睿告诉时代财经,路上车流量很大,大都是从江苏返程回上海的。由于疫情管控,道路也并不通畅。沿途经过的高速公路出口只开通一个,以便于工作人员给通过的人员检测体温。如此,每个收费站都排起了长龙。

微信图片_20200206093641.jpg图片来源:网络

经过11个小时驾驶,李嘉睿回到江苏昆山花桥(昆山与上海交界)的住处。就在当天下午(1月27日),上海市政府举行介绍上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工作情况新闻发布会,宣布延迟企业复工和学校开学的通知:企业不早于2月9号24时复工,各类学校2月17日前不开学。

虽然上班时间延迟了,但既来之则安之。让李嘉睿始料不及的是,住处周边的餐饮与菜场全部停业了。他尝试用每日生鲜、京东超市等下单,但发现无人配送,只能驱车到上海市中心才能买到菜。

由于春节加上疫情等因素的叠加,上海市中心的菜价也上涨。“网上有传的静安寺附近,白菜一公斤卖到128元,估计是开过光的。”李嘉睿打趣说。

无奈之下,李嘉睿只能靠泡面充饥。仅一天后,李嘉睿决定回去盐城老家了。与返回上海不同的是,1月29日,李嘉睿从上海回盐城一路顺畅,仅花了4个小时。

回到盐城后,他每天都查询返程的各种资讯和上海的疫情。

网上传言很多,当李嘉睿看到江苏的高速通行要出示当地的工作证和暂住证时,他急得像热锅的蚂蚁,四处打听能否有朋友帮忙开具?后来,他发现原来是谣言。

李嘉睿计划2月6日返回上海,期待能顺利返程。

青岛小于:临行前一晚,航班被取消了

“尊敬的旅客,我们很抱歉的通知您,您乘坐的2020年02月02日青岛至广州ZH9996因航空公司原因取消……”临行前一晚9点收到短信的小于内心是崩溃的,“我之前已经改签过一次了,这次直接给取消了。”

小于的第一次改签是在1月28日,原计划30日返回广州的她因收到假期延长通知,遂决定将出行日期改为2月2日。“原本还挺开心可以晚点回去上班,结果改签申请提交了好几天都没通过,我打了3天客服电话才成功改好。”小于5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说道,“结果没想到又出变动了。”

为保证正常返程,她连夜联系航空公司,“客服热线一直很忙,我大概排了10分钟的队才接通,不过毕竟退改签高峰期,工作人员也挺累的。”

相比经历了一番波折的购票过程,小于的返程之旅则顺利了许多。

2月2日一大早,小于的父亲便开车载她去往青岛流亭机场。因高速封路,父女二人选择走204国道,共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路上的车辆却屈指可数。

微信图片_20200206094425.jpg204国道上空无一车,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抵达机场,北方冬天的萧瑟寂寥更是一览无余。“我从没见过这么冷清的机场。”小于说,“以往停车场找个车位都很难,现在都没几辆车了。到达大厅也没见家属接机,办理登机牌和托运的柜台也都不用排队,流程很快。”

微信图片_20200206094432.jpg机场停车场,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微信图片_20200206094438.jpg流亭机场国内到达大厅,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而令小于意外的是,机场内的管控似乎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严格,“本以为安检会要求测体温之类的,居然也没有。”即便如此,小于注意到当天出行的人们对防护工作其实都很重视。勉强坐满2/3的机舱里,每个人都戴了口罩,甚至还有旅客戴了一次性手套和护目镜。

“印象最深刻的是坐我旁边的一个黑人小哥,他的口罩和肤色的反差实在太抢眼了,不过毕竟这次病毒传染性太强,任谁都得认怂啊。”小于回忆道。

从早上8点出发直到晚上6点回到广州家中,跨越两千多公里,在外奔波了一天的小于感到非常紧张,“其实还是有点害怕的,因为路上接触的人很多,从飞机再转地铁,加上回来去超市采购,不知道会不会接触到潜在感染者。”

除了少出门、多消毒,小于认为,克服心理上的焦虑和紧张在这次疫情对抗中亦是重要的一环。

宝鸡木木:手握四张机票,终于回到了广州

“知道仅一次返程,我手握几张机票吗?”木木第一句话就抛出了一个问题。

“四张,是不是很神奇。”他自我打趣道。

原来在看到假期延长通知后,木木便在海航官网上预定了2月1日从咸阳国际机场返回广州的机票。随后他又在其他购票网站上查询了一番,发现机票更优惠,于是决定退掉刚买的机票,重新再买。

“退票时,海航有发信息提醒我,因为疫情,虽然退票不需要扣除手续费,但是需要7个工作日。”

临行前一天下午,木木收到了航空信息,航班被临时取消。他没有丝毫犹豫,马上预定了2月3日的机票,因为担心走得太迟会遇上返程高峰期,人越多,隐患也就越大。

计划没有变化快,让木木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行程再一次被取消。

“2月2日下午收到信息的时候,我哭笑不得,觉得自己怎么运气这么差。”同时,他内心的焦虑更加重了。“难道疫情如此严重了吗?”“我能订到几号的返程机票?”“订不到票又该怎么办?”……各种想法随之而来。

父母更是忧心不已。一边不想儿子离家太早,另一边又担心儿子的出行安全。木木告诉时代财经,2月3日,他再一次购买了2月5日下午返程的机票,这一次终于没有被取消。

“有可能是因为我前两张机票的时间是晚上6点吧,出行的人太少才被取消的”,木木对时代财经表示。

2月5日,因为宝鸡公共交通全部停运了,木木只能搭乘朋友的私家车到咸阳国际机场。出行比较顺利,路上车辆很少。“高速路口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因为天气冷,车里一直开着空调,在检测体温的时候,我竟然体温有点过高,工作人员让我下车先凉快一下,重新检测,显示正常才放行。”

到了机场,木木发现人并不多,完全感受不到春节假期返程的热闹与拥挤。“很多办理值机的柜台都关闭了,安检排队的人也很少,而且大家都很自觉,排队等候时,间隔都在一米左右。”木木由衷地感到现在人的素质越来越高了。

微信图片_20200206095748.jpg咸阳国际机场的安检口,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我本来想自助打印登机牌,但是机器都暂停使用了,只能在柜台上办理,刚开始我并不明白原因,直到登上飞机才察觉到,可能是为了让人分散而坐,所以不允许自己选择座位。”木木提到,在飞机舱内,人并不是很多,大约只有一半,为了安全,座位都被分散开来。

接近三小时的行程中,木木并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也没有喝过一滴水。尽管飞机上还是提供餐食,只不过相比平日,餐食变得更简单了,只有一小瓶水和一块饼干。他也注意到飞机上用餐者寥寥无几,全程没有一个人说话,中途空姐为每个人量了一次体温。

晚上7点左右,木木到达广州机场,因为担心地铁人数比较多,他等了一个小时才坐上机场巴士,但在等候时,工作人员会详细登记个人信息。

“我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脱掉衣服,消毒清洗干净。到现在我还有三张机票没有完成退票手续。”一天的奔波,木木说自己终于可以好好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一下了,也松了一口气,希望疫情早点结束,一切回归正常。

海南安妮:与往年“天差地别”的回程体验

安妮和老公都是海南人,在广州工作和生活,所以一家人自驾回海南是每年过年的指定动作。

地处热带的海南是度假胜地,尤其是过年期间更会迎来旅游旺季,全国各地的游客都喜欢到海南来过一个温暖的春节假期。

正因如此,每年春节假期过后的返程就成了一个大难题。“如果不搭飞机,就必须开车到海口的码头乘坐轮渡到徐闻,再走陆路。从岛上回程的人很多,往往要坐上过渡的船都要排队等很久,船到了对岸没有泊位,又要等好久。到了徐闻回广州的高速上放眼过去都是车,就算不塞车都行车缓慢。”安妮回想起往年春节的情况都觉得是噩梦般的体验。

“有一年我们初五就启程回广州,结果在码头等一天一夜的轮渡,高速上又堵了一夜,历时两天,回到广州时已经是初七了。一辈子难忘。”

今年的春节由于疫情的影响,情况有了很大的不同。

安妮一家照旧回了海南过年,2月1日那天回程,并买了11点钟的船票。出于往常的经验,他们一大早就出发,不到9点就到了过渡的码头。“整个码头空荡荡,冷清清,我们到的时候是8点50分左右,刚好9点钟的船来了,但是都没装满,我们就被火急火燎地赶上了船。靠岸后上高速行车别提多顺了,几乎看不到其他车,不进服务区都看不到有人。”

微信图片_20200206100548.jpg海口的轮渡,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这种天差地别让安妮深感这次疫情的严重,“上船下船时都有工作人员拿感应体温计测体温,不管是在船上还是路上进服务区时,所到之处几乎所有人都戴着口罩,下了高速在进佛山和广州两处也有工作人员对全体车辆上的人员一一测温。”

安妮坦言回家过年的时候完全没料到情况会发展成这样。她的工作单位通知2月10日再上班。对于上班后的口罩等防疫物资问题,她表现出担忧,却又不乏乐观:“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到几个过期的,总比没有强,估计还能撑个一周。船到桥头自然直,希望到那时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我们都可以回归正常工作和生活吧。”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14年来销售额最强增长 宝洁笑傲疫情危机
严格防控是关键——钟南山谈香港疫情防控形势
疫情冲击净利仍大增70%,新东方发力OMO,站得稳但“走得慢”
万达电影市值蒸发超百亿,撤档180天,《唐探3》背后经历了什么?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