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之后:我想记录这一切

2020-02-11 04:38:23
身在武汉,周边和自身发生的种种事情,和不在武汉,道听途说,感触是不一样的。

撰文 ╱摄影  韩浩  发自武汉

仅几天时间就经历了很多事情,不太敢回想。

回武汉之前,我一直在北京,是一位电影工作者。就在1月13日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被一只野蜂扎了,当时就有不好的预感。接着第二天,我得知我爸手被刀削了一块肉,缝了很多针;我妈晕倒住院,16日出院。于是,我提前买了20日的车票回家。在20日下午,我刚到武汉,就爆出消息,新型冠状性病毒事态升级,且有人传人现象,严格监控武汉出入人员。紧接着23日封城。

可能因为害怕,我的身体出现不适,刚开始是心悸,连续几天腹泻、头晕、身体发热,接着胸口发闷、浑身发软。我妈一直不舒服,低烧不退、心悸、胸口闷、呼吸困难、浑身乏力。

我不放心,就想和妈妈一起去医院检查,但是全城禁止车辆通行,于是先去了社区卫生所,拍不了CT,只能查血。我查血正常;我妈血液中性粒子偏高,需要在家隔离观察。之后只好回到家里。几天过去,我妈的情况既没有恶化也没有好转,她经常因为害怕心跳过快睡不着觉,需要吃安眠药入睡才能保持免疫力。我常常背着她流泪。随后,我爸的手到了需要拆线的时候,因特殊时期,只好在家自己处理,结果出血严重,后面几天基本不能用力,一用力伤口容易炸开。当下,我家里还有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后面又听到我亲戚全家被感染的消息……

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武汉市民的小小缩影,还有更多的人因为这个病毒而折磨,还有因为出行不便造成的其他病痛得不到及时救治,亲人之间被隔离不能接近和照顾的痛苦,医护人员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坚持奋战在前线不能和家人团聚,以及各大医院和全城市民因紧缺医疗物资等问题得不到有效防护……

因为担心、害怕,晚上根本睡不着觉,在网上刷各种消息,看到很多安抚人心的言论,不必恐慌以及为火神山和小汤山壮举的骄傲云云……但是,身在武汉,周边和自身发生的种种事情,和不在武汉,道听途说,感触是不一样的,既愤怒一些奇怪报道,又佩服一些寻求真相有操守有同情心的新闻人,而遇到自私无脑的喷子,小市民的求助消息,其他各地方的善心之举,情绪真是大起大落!

每个死亡数字的背后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也许还有不在数字内的人,有些人失去了就是永远失去了,我不愿承担失去亲人的痛苦。

白天,我得出门给家人买药、囤粮食;在来回路上,想着顺便记录下这段艰难时期。于是,就有了这些照片。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