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长3.8%,近4年来再次未达设定目标

2020-02-12 22:01:26
时代周报记者:谢中秀

2019年“国家账本”已出。

2月10日,财政部公布2019年财政收支情况。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90382亿元,同比增长3.8%。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9305亿元,同比增长4.5%;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101077亿元,同比增长3.2%。

对比来看,2019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际完成情况不及年初预计的“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92500亿元,增长5%”,仅完成目标的98.9%,增速也低于预期1.2个百分点。

“自2015年以来,这种情况还是首次出现。”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直言。

减税降费是收入掣肘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税收收入157992亿元,同比增长1%。而回溯2017年和2018年,这个增速分别为10.7%和8.3%。

财政部新闻部办公室也在2月10日表示,2019年全年减税降费将超过2.3万亿元,占GDP的比重超过2%,同时受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影响,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税收收入增幅较低。

展望2020年,在稳增长目标、以及“提质增效”的财政政策和“落实落细”的减税降费政策下,叠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扰动,财政收支平衡压力依然不小。

“疫情对中国经济和财政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短期。长远来看,经济总体向好,全年财政平稳运行的态势变化不会太大。”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石英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总体判断,今年财政收入低增长态势还会延续,财政支出则保持必要的增长。但在‘积极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的政策基调下,财政支出结构需要进一步优化”。 

收入目标“失守”

随着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的不断推进,2019年年内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也持续降低。

“税收收入增幅较低,除经济下行压力外,主要受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影响,体现在涉及减税降费的主要税种收入下降或增幅明显回落。”张瑜表示。

具体来看,2019年国内增值税增长1.3%,增幅比上年回落7.8个百分点,其中,工业企业实际缴纳的增值税收入下降6%;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下降6.3%;个人所得税下降25.1%,企业所得税增长5.6%,增幅比上年回落4.4个百分点。

在另一侧,非税收入承担了补足全国公共预算收入的重任。

根据财政部数据,2019年1-12月,全国非税收入32390亿元,同比增长20.2%。这一数据在2017年和2018年还为负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非税收入28207亿元,同比下降6.9%;2018年全国非税收入26951亿元,同比下降4.7%。

展望2020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压力仍大。

在税收方面,“由于本轮增值税减税深化于2019年4月1日开始实施,因此2020年1-4月份还存在翘尾因素,将至少成为制约上半年税收收入反弹的重要因素(增值税在税收收入中占比约40%)。此外,突发疫情加剧经济下行压力,尤其对第三产业冲击较大,而第三产业税收贡献率在2016年就已超60%,一季度税收收入形势尤为严峻。”张瑜表示。

在非税收入方面,虽然2019年非税收入大幅增加,但其对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贡献仍然有限,占比仅为17%。因此,非税收入拉动财政收入重担仍重。

“以中央贡献为主的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对非税收入贡献更大,预计2020年非税收入增长也将继续依靠地方深挖潜力。”张瑜判断。

“从收入结构看,2019年非税收入20%增速中,中央特定金融机构和央企的拉动就占到13个百分点,以中央贡献为主的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占比创历史新高(24%)。”张瑜具体指出, “2019年12月,《国务院关于减税降费工作情况的报告》中提及‘有条件的地方依法依规有序组织国有金融机构和国有企业上缴利润,加大国有资源资产盘活力度’,今年非税收入增量挖潜预计将更多来自于地方国企利润上缴和国有资源(资产)有偿使用收入”。

支出扩张

虽然受减税降费影响,2019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未完成预期目标。但在“加力提效”的财政政策背景下,2019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仍维持了扩张。

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38874亿元,同比增长8.1%。对比年初部署,2019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完成率达101.5%,支出同比增速也高出年初部署1.6个百分点。

从支出结构来看,全年财政支出基本符合年初定下的“当好铁公鸡,打好铁算盘”的要求——2019年财政支出中,各级财政部门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其中中央层面,2019年除刚性和重点项目外,其他项目支出平均压减幅度达到10%,地方层面,各地压减幅度都超过了5%,不少达到10%以上。此外,全国财政重点增加了对脱贫攻坚、“三农”、科技创新、生态环保,以及教育、卫生等民生重点领域的投入。

“经过近几年持续的减税降费之后,2019年的减税降费力度其实是达到了空前的一个大规模,全年减税降费将超过2.3万亿元,所以财政收入增幅回落明显,相关主要税种收入减少或增幅回落得也比较明显。但是在支出这一侧,又有很多是必保的,比如民生兜底等方面,还有一部分是需要加大支出力度来保障的,比如脱贫攻坚、生态环保、科技创新、卫生健康、教育等等。所以在这种背景下,财政收入和支出之间的差额在扩大。”石英华表示。

在稳增长目标、以及“提质增效”的财政政策和“落实落细”的减税降费政策下,“从‘减税增支’到‘减税节支’、从‘加力’到‘提质’将成为2020年积极财政政策的新目标。”张瑜预测。

但超出年初预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成为一个扰动因素。

根据财政部2月9日数据,截至2月8日下午6点,各级财政共安排疫情防控资金718.5亿元,实际支出315.5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共安排172.9亿元。

“从收入端来看,2月10日财政部明确表示,要继续落实落细各项减税降费政策,进一步巩固和拓展减税降费成效,另外,还要针对疫情的影响,及时研究解决企业反映的突出问题,坚决把该减的税减到位、把该降的费降到位。由此观之,仍可期待后续针对疫情冲击行业的减税降费政策。”张瑜判断。

另外,从支出端来看,收入掣肘支出的平衡可能被疫情打破。张瑜预测:目前全国各级财政已经安排防控资金718.5亿元,假设疫情2月份达到峰值、二季度不持续发酵,按实际支出20-25亿元/日,疫情前后持续约90天估算,各级财政疫情防控补助资金的实际支出将可能超2000亿元。在当下财政收入端持续承压与经济下行背景下,额外增支势必增加债务。

但石英华表示,疫情对全年财政态势影响不会太大。在收入低速增长,支出仍有刚性增长需求的背景下,财政收支平衡的重点将是优化支出结构。要做到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政府过紧日子。

“在财政支出方向上,要重点保障基本民生支出、重点项目支出和重要政策实施,并注重提升预算支出绩效。技术上可采用零基预算的理念和方法安排预算,进一步提升财政资金配置的效率。”石英华进一步解释。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