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户滞销求助电商 三亚市长直播卖芒果

2020-02-18 04:03:37
2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再次致电缪存林,其发来喜讯称,“状况有所好转了,车已经通行,收购商陆陆续续来收购了。”

时代周报记者 刘炜祺 发自北京

疫情之下,生鲜农产品供需严重失衡。滞销形势严峻,就连三亚市市长都直播卖起了芒果。

“现在有些水果已经开始腐烂了。”2月15日,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文罗镇农场里,种植有机芒果的农户缪存林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海南蔬菜瓜果的腐烂速度10-15天为一个周期。“如果在这段时间内不解决掉腐烂水果,下一个周期腐烂速度会加快。”

据悉,每年2月中旬至3月底,是海南瓜果蔬菜上市高峰期。据中国农业网统计,当前仅海南一地,急待上市的蔬菜水果就达到20多万吨。

但疫情发生后,“海南的热带瓜果,包括蔬菜都运不出去了。”缪存林直言,因为当前疫情管控,多地实行封城封路,致使运输过程不顺畅,物流是最大问题。

除了海南省外,全国多地农户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2月15日,位于丹东的草莓农户李春生(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所在的村子有上百个大棚,因为村子实行封闭,草莓因快递发不出去而全面滞销。

“就算卖不掉,能不能请你帮我捐点出去。”据盒马方面透露,2月9日,盒马昆明采购施龙楗突然接到一通来自昆明崇明县的求助电话,一位菜农希望盒马能够帮忙处理手上100多吨的滞销蔬菜。该农户考虑到城里买菜难的困局,认为捐掉总好过烂在地里。

为了解决农户滞销问题,各地政府不仅给予应急补贴和奖励,同时,联合电商平台开辟绿色通道,以打通产销梗阻。

2月13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三亚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称,“目前正在解决农户滞销问题。线上会与京东、淘宝等渠道进行促销,线下与上海联华集团以及其他商超进行合作等。”

2月17日,时代周报记者再次致电缪存林,其发来喜讯称,“状况有所好转了,车已经通行,收购商陆陆续续来收购了。”

农户困局

“很多果实在树上已经熟了,但是不敢摘,没人采购,摘下来就会烂掉。”

没有地方存储、没有人来收购、货运不出去更卖不掉,缪存林束手无策,只能看着自家农产品烂于田间地头,无计可施。

2月12日,据京东方面透露,受疫情影响,重庆奉节县新民镇柏木村和长棚村两个村子种植规模达到1000亩,有6万多棵果树,预估有60万斤奉节脐橙滞销。

这不过是沧海一粟,更多的农户正在“围城”之中困守。

“由于隔离原因,苏州、河南、北京、重庆这些市场都没有人来采购,这是最大的问题。”缪存林称。

无路可销,是疫情后整个农业产业链全面暂停的连锁反应。微观之下,更多严峻的现实摆在整个行业面前。

“人工和运输成本飙升,水果需求减少,很多之前谈好的单子都黄了。”2月13日,盒马方面透露,公司对接的果鲜生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经营者邹剑虹表示,封路封村导致运费飙升,还有很多劳力无法返工,人力成本翻了一倍。

无奈之下,农户只能低价贱卖。

缪存林对时代周报记者称,去年5元的收购价,今年一两元还没有人收。

2月11日,京东7FRESH生鲜负责人唐诣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目前的销售通路也是受阻的,“很多(商户)不开业,或者经营策略发生变化。”

这也是令周剑虹最担忧的事,随着农贸市场关闭,大批量采购会断掉,市场供需平衡被打破,逼着果农低价贱卖,导致市场行情整体下跌,波及更多人。

电商平台助力

“四处对接滞销农产品,能帮一个是一个。”包括盒马在内,淘宝、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已全部加入此次农产品大救援中。

但互联网电商平台助农,还有许多以前未曾 “操心”的环节需要攻破。

比如,从前的中间商都停工了,产品加工环节谁来做?

2月15日,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零售商只卖成品,以前这些加工环节都是需要中间商来做,如菜市场、批发市场、屠宰场等。”

据庄帅解释,比如2000只活鸡,电商平台卖不了,需要屠宰场屠杀后做成成品才能售卖;几百亩玉米,需要采摘包装,或做成玉米制品出售。

如今疫情暴发,在人员极度紧缺情况下,很多中间商都停业待工。

“这次真的是非常非常难。”2月14日,阿里巴巴爱心助农项目负责人、天猫食品行业负责人无龄(花名)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像海南,原本没有电商能力,它的产区采摘到分拣包装都有特别大的瓶颈。”

因此,助农已变成了一场复苏农产品销售全流程的“特别行动”。

 “我们第一个要想的办法是让各个环节都复工,相关负责人第一时间把特别详细的名单、人员以及地址提交给政府,让政府帮忙复工。”据无龄透露,相关岗位复工后,进行采摘包装,才能顺利交由电商平台运送售卖。

物流方面,无龄团队与各地政府沟通,与快递公司连接,用两天时间开通了7个城市专线,将产品从原产地直接用整车拉到北上广等市场。

截至目前,无龄团队收到500多条滞销品信息。“我们正在进一步梳理,哪些是通过我们的组织,能够进入到整个供应链体系上。但确实还有很多,我们现在真的解决不了。”

有一些电商能力极度匮乏的地区,甚至不会开通网店。

“很多人没开通过网店,上传图片上传素材都会非常慢。”无龄称。

正如京东7FRESH生鲜负责人唐诣深所言,“此次助农更多是整合资源的工作。”电商平台正发挥着自身优势,整合各方资源,全方位助农。

对此,无龄直呼“两天内解决所有问题,工作量巨大。”

唐诣深也表示,当前团队工作强度非常大,基本都在超负荷运转。“由于基础能力不一而足,仅对接、处理这些细节就已经耗费了巨大的人力资源,占用了巨大的时间。这其中有大量沟通协调的成本,都是比较难的地方。”

直播促销

除了线下帮扶,直播带货也成为农户自救的方法之一。

“通过直播,我们一户销量就是几万斤。”2月14日,辽宁东港草莓种植户王锡荣在淘宝直播间里称,通过直播可以直接展示草莓的种植过程和大棚环境,更促进了草莓销售。

据苏宁相关负责人介绍,苏宁此次推出“家在苏宁拼购”直播计划,利用苏宁线下门店主播+网红主播,对农户商品进行一对一帮扶计划。

此次疫情期间,苏宁菜场每天售出1万斤盐城大白菜、2000斤八卦洲芦蒿、2000斤江宁草莓、3000斤矮脚黄、4000斤香芹等。

缪存林所在的三亚市,连市长都直播卖起了芒果。

据淘宝方面介绍,此次疫情期间,多地农民积极尝试直播连麦,全国已有1000个蔬菜大棚变成了直播间。

除了电商平台,自2月10日起,快手在站内发布带有“携手助农”标签的生鲜果蔬类电商短视频,将给予流量倾斜,曝光上不封顶的支持。

此前,快手电商团队就曾与扶贫团队成立“善品公社”,并以此开通快手号,以帮助四川省石棉黄果柑等多个贫困县区。

2月12日晚,拥有1000多万粉丝的“牌王马洪刚”、还有上百万粉丝的“阿胶利哥”“李宣(酒仙)”于善品公社直播,向粉丝推荐善品公社出品的石棉黄果柑和云南省红河梯田红米等扶贫产品,1小时内便销售利1吨农产品。

尽管如此,但更多的农民并不懂得如何直播,甚至对此没有信心。

缪存林坦承没有试过直播。“我的量有点大,几十万斤。线上出货量太少,一点点卖,速度太慢了。”在缪存林看来,线上零售不如线下批发更能解决问题。

当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为何不试一试?”缪存林转而求助记者:“你帮我试一下,我给你发货。你有文化,我们有点老了,没有干劲,也不会操作。”

农户们正在努力,也正在期盼生活早日回到正轨。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