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社融增量逾5万亿,疫情影响或下月集中体现

2020-02-23 10:49:34
时代周报记者:王心昊

“1月初那几天,经常都是早上七八点钟就去出发去拜访客户,例会经常只能挪到晚上十一点钟开,大家都是卯足了劲来拿下’开门红’。”广东省一家地级市商业银行商业信贷主管陈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此前,2月20日,央行公布1月份金融数据,其中央行1月份人民币贷款增量创下单月历史新高让市场颇感意外。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3.34万亿元,创单月历史新高;1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5.0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3883亿元,同比增速更是达到10.7%;1月末M2余额202.31万亿元,同比增长8.4%;同时,1月M1增速为0,是该指标有统计以来的首次。

“虽然今年1月只有16个工作日,但人民币贷款仍然高于市场估计,反映出逆周期政策进一步发力和年初季节性投放力度较大对冲掉工作日减少造成的影响。“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假期效应的冲击仅仅是时间上的数字游戏,在不考虑疫情的情况下,并不对全年的信贷投放节奏产生根本性影响。“更重要的事实是,由于疫情防控等隔离措施落地几乎与春节放假同步,1月的金融数据基本未反映出疫情的冲击。”

与此同时,市场也普遍担忧疫情对于金融数据的影响恐怕会在2月份集中体现。

“短期内疫情会对信贷增长带来一定扰动:消费贷款可能短暂下降;受企业延迟复工复产的影响,制造业、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等相关贷款需求也会有所延后。”1月22日,央行官网刊登副行长刘国强对热点的回应,他表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都是暂时的,随着疫情防控取得积极进展以及企业复工复产,对信贷增长的影响也将逐步消退。

“开门红”遇上地方债

当银行每年的“开门红”遇上在逆周期调节中更“用力”的地方债,亮眼的金融数据自然应运而生。

“为了要能够在1月份拿到’开门红’,我们支行的员工从去年12月上旬就已经在和客户协商,争取把业务都挪到1月份办理。”上述银行商业信贷主管陈先生表示,早在19年年末时,就已经提前选好一批中大型对公项目并且完成了尽职调查,只待1月份过来签字完成手续,以实现“开门红”。

该名主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开门红”对于银行与个人都十分重要:对于银行重要的原因在于,贷款利率锚切换为LPR后,预期利率会出现下降趋势,因此银行也希望尽早投放,有利于稳定息差;而对于个人来说,支行是否能够取得“开门红”,将会对他们工资占比80%的绩效工资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从贷款结构也能看出“开门红”的如火如荼:从1月的信贷投放结构上看,信贷资金的流向明显朝政策引导的支持实体经济的方向倾斜。全月对企业的信贷投放达2.78万亿,对居民的投放为6342亿,而2019年同期的数据分别为2.50万亿和9899亿,企业贷款的占比明显提升。

拉动社融数据上升的,还有明显高于去年同期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等直接融资。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直接融资中,除企业债3865亿低于去年同期的4828亿外,股权融资609亿明显高出去年同期的289.15亿,而地方政府专项债更是高达7613亿的增量,远超去年同期的1699亿。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分析,新增政府债券环比多增3875亿,主要原因是去年11月底财政部提前下达今年部分新增专项债额度,1月以来各地专项债发行迅速开闸,当月新增专项债发行量和净融资额逾7000亿元,大幅高于去年1月的约1400亿元。

“政府债券融资同比大增,是新增社融的主要贡献来源,但更多体现了今年财政节奏的前移,尤其是专项债的提前发行。”中泰证券研究所宏观首席分析师梁中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的到来加速了经济下行的节奏,全年要完成既定增长目标,政策注定会更快的放松。中国降息周期会继续,财政赤字率有望上调至3.5%,专项债额度也有望上调至3万亿以上。

M2破200万亿、M1“0”增长

前所未闻的狭义货币(M1)“0”增长,成为1月金融数据的又一看点。

对此,刘国强在回应市场关注热点时指出,M1增速降至0主要受季节性因素影响,疫情的也对M1产生一定影响。“M1构成主要是企业活期存款,春节前,企业支付薪资、奖金,房地产企业现金回笼少,餐饮、旅游、票房等服务业收入大幅下降等因素,导致活期存款阶段性减少。”

“这是M1在有记录以来首次跌到零增长。”陈冀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尽管1月银行对于企业信贷投放已经在节假日扰动的影响下超预期增长,但企业活期流动性依然没有呈现出明显的反弹。叠加随后疫情防控隔离因素对服务业、制造业复工等带来的冲击,部分企业可能存在较大的短期流动性周转压力。“不排除2月M1增速为负的可能性,但从目前2月中旬企业已经逐渐复工来看,M1增速反弹的可能性更大。”

而在广义货币(M2)方面,1月末,M2余额202.31万亿元,同比增长8.4%,比上月末低0.3个百分点,与上年同期持平。

陈冀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到,M2增量主要受到1月信贷增速回落,以及财政存款季节性回笼的影响。但年初债券发行远超2019年同期,金融机构购债对于流动性创造的积极影响较为突出。

刘国强也在回应时强调,央行将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基本匹配,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中国的宏观杠杆率不会再出现大幅上升的情况,将保持基本稳定。

国内经济在今年和明年都面临下行压力,疫情只是加速了经济下行的速度和节奏而已。随着疫情的逐步缓解,融资需求也会逐渐修复,央行的工具箱如何发力,将成为下一阶段金融政策的重要看点。

“3月份之后如果疫情得到控制,则各项金融数据可能从疫情的冲击中逐渐回升。”陈冀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消费需求及房地产回暖、企业“抢生产”、前期降息政策利好以及增量发行的地方债,将会成为此后支撑融资数据回暖的“四大金刚”。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