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家里“脸都不洗了”:美妆业电商销售狂跌30%

2020-02-23 17:16:59
时代周报记者:李静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平日里精致打扮的“小仙女”们不得不戴起口罩,把自己的脸捂得严严实实。

更有许多白领宅家办公不出门。“脸都不洗了,还买化妆品干嘛?”2月22日,已经在家待了28天没有出门的魏小小(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吐槽”道。

美妆产品的消费主力军“不施粉黛”已经很久了。不少网友纷纷在社交平台打卡自己“不化妆的天数”,也有网友表示长时间不化妆技巧都生疏了。

这直接影响了整个美妆行业。

2月19日,贝恩公司联合阿里巴巴天猫发布的报告显示,对比由天猫提供的2019年、2020年春节正月初一至正月十三期间的消费数据,美妆品类销售额整体下降30%。其中,高端美妆品类所受影响较大,下降40%。

微信图片_20200223171406.png

22日,拥有护肤品牌芙丽芳丝、彩妆品牌凯朵的日本化妆品公司佳丽宝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坦言:“武汉地区全部闭店,全国超过一半以上的实体店铺处于停业状态。实体店到访客人极少,因为(大家都戴着口罩而)无法提供产品体验以及产品说明等。”

19日,国内美妆护肤品牌植物医生董事长解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来的非常突然,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和我们原本的计划预期都相差较大。但是相信这些都是短期影响,慢慢会调整过来的。” 

随着各行各业全面复工的来临,美妆业也呈现出逐步回暖的趋势。

20日,淘宝发布报告显示,搜索洗面奶的人比上个月多了3倍,搜索洗发水的人比上个月多了4倍;热门品牌口红的涨幅普遍都在3倍到7倍之间。其中,网红色号更是疯狂补货4次全部售罄。

此外,有美妆品牌迅速推出“抗疫新品”,也有企业借助数字化布局来抵御疫情的冲击。

“口罩妆”火了

据聚美丽统计,尽管面部彩妆搜索人气从1月26日到2月6日正在平缓上升,但销售交易增长幅度均为负增长,平均交易负增长幅度在50%左右。

微信图片_20200223171411.jpg

尤其是面部彩妆子类目下,粉底液、妆前乳、散粉、BB霜、腮红等子行业类目均呈现负增长状态。

微信图片_20200223171415.jpg

国元证券研报分析认为,化妆品产业的影响主要有短期受开工延迟影响,生产端反应迟缓;具有社交属性的彩妆类品牌也受冲击较大;线下人流减少、线上短期受快递物流限制,销售有所延后等方面。

据媒体报道,当地时间2月20日,宝洁首席运营官及首席财务官Jon Moelle表示,受疫情影响,公司第二大市场中国的销售额受到影响,虽然一些需求转移到网上,但也受限于物流和劳动力的供应。

此外,Jon Moelle还坦言,疫情还影响了宝洁的供应链。宝洁在中国有380多个供应商,为宝洁在全球提供超过9000种不同材料,中国的供应链影响了其约1.76万种不同制成品。

20日,欧莱雅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坦陈:“我们的中国业务和亚洲的旅游零售业务都会有连锁反应。” 

事实上,早在2月6日,雅诗兰黛集团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已经下调了2020财年利润预期。

国元证券预计,珀莱雅(603605.SH)全年收入受疫情影响比例为-6.14%,2020年收入增速将由原预测值32.34%降至24.22%;

丸美(603983.SH)全年收入受疫情影响比例为-9.06%,2020年收入增速将由原预测值20.38%降至9.47%;

上海家化(600315.SH)全年收入受疫情影响比例为-3.73%,2020年收入增速将由原预测值13.70%降至9.46%。

不过,时代周报记者观察到,随着全面复工的来临以及物流的逐步好转,美妆业也呈现出回暖的趋势。

2月20日,淘宝发布的报告显示,“口罩妆”火了。据了解,820万女士在淘宝“云撸”口罩妆。

微信图片_20200223171425.jpg

日本杂志上的口罩妆展示

同时,口红也成了复工潮的硬通货,热门品牌口红涨幅均在300%—700%之间;而淘宝全球购上的九宫格眼影盘最受复工女孩欢迎,销量环比增长近150%。

微信图片_20200223171430.png

据此前苏宁方面提供给时代周报记者的“情人节消费”数据显示,2月8日—2月13日,苏宁易购护肤品及化妆品同比增251.48%。其中,面膜、面霜、洁面乳的销量最高。

上述佳丽宝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称:“疫情之下,人们的清洁意识有很大的提高,公司的洗面霜表现很好。此外,不受疫情影响的眉部类彩妆产品,特别是三色眉粉、以及口罩妆的必备彩妆单品,销售表现都较好。”

数字化抵御冲击

各企业同时用多种方式来减小疫情对经营的冲击。

2月20日,屈臣氏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顾客减少出门购物,屈臣氏就借助数字化工具和平台,例如微信公众号、企业微信,以及通过门店自己运营的微信群、直播等,在疫情期间与消费者保持沟通。

据其介绍,疫情期间,屈臣氏已经做了上百场专题直播活动。如春节、防护健康、情人节等专题,直播间最高人气突破10万。

植物医生董事长解勇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早在疫情之前,我们也做了一些业务的调整。如今看来,植物医生的内部业务结构更像一个IT公司,能够更好解决和消费者之间的沟通问题。”

“预计未来屈臣氏会加大在直播上的投入。增加直播场次、组织更多的线下门店开通直播,持续提供更多的优质服务给顾客,方便大家可以在屈臣氏边看边买。”屈臣氏相关负责人表示。

上述佳丽宝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疫情期间,天猫旗舰店以及其他一些线上自营平台的业务一直在运营中。最初计划是和实体店联动销售,现将转换为线上进行直播销售。 

2月21日,淘美妆商友会秘书长千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相对而言,电商企业受到的影响确实较小,只要供应链和物流服务恢复正常,其业务流程就是完整的。

不过,千湫强调,如果供应量不能满足,则会影响企业的推广策略和销售。

除了借助“数字化”“互联网”来缓解疫情冲击,有些品牌趁势推出“防疫”新品。时代周报记者从天猫发现,自然堂官方旗舰店推出了免洗消毒凝胶、消毒湿巾。

经此一“疫”,不少化妆品公司也重新审视战略布局。

“2020年,线上事业的成长比年初计划会更上一层楼,我们将适当加大投资。在适应新零售的潮流的同时,将加大线上线下的流通,实体店的员工未来可以是一名直播主,实现线上直播销售,线下配送。”上述佳丽宝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国元证券研报表明,受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化妆品特别是线下渠道受到冲击,但整体影响相对其他消费板块较小,疫情之后或将出现补偿性增长。

上述欧莱雅相关负责人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根据我们过去面对类似情势的经验,如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等。数据表明,经过一段时期的震荡,消费会反弹更高。”

据媒体报道,2月20日,杭州大厦的开门迎客,5小时的销售额达1100万元。其中,化妆品品牌CPB价值1180元/盒的集中护理组面膜套装脱销,5小时共售出40套。 

如今,魏小小也打算在2月26日返回工作岗位之后,选购一批化妆品。“我要买爽肤水、乳业、洁面乳和眉笔,不能再做‘无眉星人’了。”魏小小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