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贤忠重回A股  七喜系健康版图浮现

2020-02-25 18:29:10
随着百奥泰上市,易贤忠家族的财富瞬间倍增,背后的“七喜系”大健康产业投资版图也由此掀开一角。

时代周报记者  章遇 发自深圳

2月21日,百奥泰(688177.SH)在科创板挂牌。

受疫情影响,百奥泰自备铜锣,在位于广州黄埔区科学城的总部举行了一场简单的上市仪式。易贤忠以百奥泰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的身份,敲响铜锣,宣告重返A股市场。

作为七喜集团掌舵人,易贤忠和他创办的七喜控股曾经在资本市场上活跃过。2015年,将七喜控股“卖壳”给分众传媒后,易贤忠从A股淡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易贤忠投身医药,卷土重来。

资料显示,百奥泰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以创新药和生物类似药研发为核心的生物制药企业,广州七喜集团系其控股股东,背后实际控制人为易贤忠、关玉婵及易良昱。

此番IPO,百奥泰发行价定在32.76元/股,对应发行市值约116亿元。上市首日,百奥泰大涨83.76%,收报60.2元/股,总市值飙至249亿元。而曾经的七喜控股市值常年仅在二三十亿元徘徊,在被分众传媒借壳停牌时,其最高市值也不过41亿元。

随着百奥泰上市,易贤忠家族的财富瞬间倍增,背后的“七喜系”大健康产业投资版图也由此掀开一角。

4年亏损近20亿

百奥泰是第二家按照第五套标准申请在科创板上市的未盈利企业。作为七喜集团旗下核心制药平台,百奥泰的主攻方向是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等领域的药物研发。

由于此前未有产品商业化,百奥泰一直是个烧钱的大窟窿,连续亏损多年。

据2月17日公布的招股书数据,2016-2018年度,百奥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37亿元、-2.36亿元和-5.53亿元;2019年1-6月份,其归母净利润为-7.15亿元。

公司还披露了2019年业绩预告,预计实现营业收入70万元,主要为前期偶发性技术转让协议约定的完成最后一个阶段工作内容对应的收入;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10.5亿至-11.5亿元,亏损额度增加89.84%-107.91%。

为何亏损幅度继续扩大,百奥泰称,一方面随着公司规模扩大、研发项目持续推进,导致研发费用、管理费用增加;另一方面是因2019年存在一次性确认的股权激励费用3.52亿元。

算下来,百奥泰最近4年的累计亏损额接近20亿元,这与其大规模的研发投入有关。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以及2019年1-6月,百奥泰的研发费用分别达1.32亿元、2.37亿元、5.42亿元和3.52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研发支出的会计政策方面,百奥泰把相关在研药品取得新药上市批准前发生的研发支出全部费用化。

2月24日,深圳某券商投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按照医药行业的惯例,通常将研发项目进入Ⅲ期临床阶段后的研发支出作资本化处理,研发完成后再逐年进行摊销,而研发支出费用化对当年的净利润影响较大。如果将后期研发费用进行资本化,百奥泰的利润表数据会相对好看些。”

随着多个产品推进到开发后期,百奥泰进入Ⅲ期临床后的研发费用占比颇高。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其在研项目进入Ⅲ期临床试验后的研发费用占当年研发费用的比重分别达48.55%、56.1%、80.21%。

幸运的是,百奥泰在上市前夕拿到了首个产品的批文。2019年11月7日,其研发的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商品名“格乐立”)获得上市批准,成为首个在中国获批的阿达木单抗类似药。

除了阿达木单抗之外,百奥泰在研管线上的主要产品还有3个生物类似药和5个创新药。其中,一类新药巴替非班已经提交上市注册申请,贝伐珠单抗、BAT8001、托珠单抗均已进入临床Ⅲ期。

“临近上市的几个单抗都是当下很热门的靶点,赛道相对拥挤。除了研发要抢时间拼速度,产品上市后的商业化、市场开发是更大的挑战。”前述券商投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虽然抢到了“首仿”,格乐立的竞品并不少。紧随其后,海正药业的阿达木单抗也获得了上市批准。此外还有信达生物、复宏汉霖等4家国产厂家已经提交上市申请,价格战或在眼前。

PC大佬重回A股

易贤忠并非医药专业出身,1982年他从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专业毕业时,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己将来会在医疗健康领域搭起一个商业帝国。

1998年在联想等PC大腕为争夺华东市场而无暇南顾之时,易贤忠在广州创办了七喜控股的前身七喜电脑,并迅速在华南PC市场站稳脚跟。6年后,七喜控股登陆深交所中小板。

但好景不长,随着3C产品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下日渐衰退,七喜控股一路下滑,自2008年后连续多年隔年微盈,硬撑着保壳。直到2015年,从纳斯达克退市的分众传媒借壳七喜控股,易贤忠将原来七喜控股的资产置出到七喜集团,转身离场。

易贤忠与百奥泰的渊源则可追溯到更早些时候。2003年,留美科学家李胜峰回国创业,设立百奥泰,易贤忠是其最早的支持者。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早在百奥泰有限设立时,易贤忠就担任公司董事长,而李胜峰则担任董事、总经理、科研总监等职务。

不过,早期百奥泰的100%股权由HuMab Solutions单独持有,而李胜峰持有HuMab Solutions的100%股权。2009年开始,通过多次增资和频繁的股权转让运作,七喜集团最终入主成为百奥泰的控股股东。

天眼查数据显示,七喜集团注册资本68亿元,易贤忠、关玉婵和易良昱分别持股1.03%、0.44%和98.53%。其中,易贤忠与关玉婵为夫妻关系,易良昱为易贤忠与关玉婵之子。

从百奥泰的股权结构来看,目前七喜集团直接持股38.64%,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此外,易贤忠、关玉婵与易良昱还通过启奥兴、粤创三号、兴昱投资、晟昱投资、中科卓创等平台间接持有百奥泰20.628%的股份。也就是说,易贤忠、关玉婵与易良昱合计掌控了百奥泰59.268%的股份(上市后),拥有绝对控制权。

作为技术核心的李胜峰则直接持有1.57%股份,并通过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之发行人原股东Therabio International Limited间接持有11.39%股份。

七喜系转型大健康

七喜控股卖壳后,易贤忠扎进大健康产业。

公开资料显示,七喜集团目前拥有IT、地产、大健康三大业务板块,而大健康产业被定位为集团未来主要的产业发展方向,旗下拥有3家制药企业、3家医疗器械企业和3家医疗投资运营企业,各自专注于不同的细分领域。百奥泰只是其中的一块拼图。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工商资料发现,除了百奥泰外,七喜集团旗下涉及大健康领域业务的公司大部分注册于2015年前后。

在上游制药板块,七喜集团直接控制百奥泰、科锐特和百暨基因三家子公司,聚焦当下最火的生物医药。除百奥泰外,2015年成立的百暨基因专注于CAR-T、TCR-T细胞疗法研发,从百奥泰剥离出来的科锐特则从事仿制药外包研发和外包生产业务。目前,上述三家制药企业无一实现盈利。

更重头的布局是在下游的医疗服务板块。

2016年10月19日,七喜集团全资子公司广州市圣德医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圣德医疗”)注册成立,注册资本50亿元。七喜集团在全国的医院投资大多通过圣德医疗这一平台进行运作。按规划,圣德医疗将投资200亿元,在全国投资建设20家肿瘤医院,总床位数超过2万张,打造成国内最大的民营医疗机构。

在圣德医疗设立的2016年,常德肿瘤医院、临沂肿瘤医院、曲靖肿瘤医院和河南豫东肿瘤医院也相继落地。短短几年内,“七喜系”肿瘤医院在全国快速扩张。截至2019年末,圣德医疗在成都、贵阳、哈尔滨等地投资设立了15家医院。

与此同时,七喜集团通过控股子公司七喜医疗技术有限公司投建肾病医院,目前旗下已有潜江肾病医院、费朗博血液透析所(广州)2家医疗机构。此外,位于北京顺义的顺义苑项目,亦计划建成一家以老年肾病为特色的大型医养结合体。

在医疗器械领域,七喜集团亦有布局。目前,其医疗器械板块主要有两家子公司:广州七喜医疗设备有限公司和广州赛通康复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前者主要生产DR、彩超等医疗影像设备;后者则生产轮、天轨、吊篮、洗澡机等智能瘫痪辅助设备。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