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政坛地震  默克尔接班人下台

2020-03-03 04:08:21
伴随着开年以来的诸多变故,德国经济前景同样不容乐观。全球经济咨询公司ING德国首席经济学家布热斯基认为,德国经济停滞掩盖了其深层的发展不均。

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在经济前景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德国的政坛又陷入了震荡。

继今年2月初发生在图林根州的一出闹剧后,原被德国总理默克尔钦定为接班人的基民盟党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宣布辞职,此后基民盟又经历了在汉堡地方选举中史无前例的惨败—执政党陷入困境,其合作伙伴社民党也迷茫了好几年时间,另一方面,自难民潮危机以来,德国右翼以政治黑马之姿迅速崛起,并分走了大量传统主流政党的选票,这无疑加剧了德国政坛的动荡。

伴随着开年以来的诸多变故,德国经济前景同样不容乐观。全球经济咨询公司ING德国首席经济学家布热斯基认为,德国经济停滞掩盖了其深层的发展不均。他认为,由于德国经济对外贸存在较强依赖,在全球贸易没有显著回暖或缺乏额外的财政刺激措施的情况下,很难看到德国经济会在短期内离开缓行道。

2月25日,据彭博社报道,德国执政党基民盟将于4月25日举行选择新党首的特别会议。值得一提的是,当前国内对默克尔提前下台、使“总理与党主席重新集于一身”的舆论正在升温,这也为旨在2020年实现经济复苏的德国埋下了隐患:毕竟下半年德国既要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内部也面临着经济下行的压力,新的党首能否成为政治黏合剂且维持政策稳定性尚未可知。

德国政治学家罗梅尔指出,克兰普·卡伦鲍尔的辞职既意味着后默克尔时代系列安排的破产,同时也证明了基民盟内部存在严重分裂,“继任者将面临相当棘手的任务”。

政坛群龙无首

在汉堡地方选举的前几天,哈瑙市爆发了疑似种族主义分子枪击外来移民的惨案,这起流血事件使民意的怒火不仅烧向右翼另类选择党,同时也让基民盟饱受责难。

但更直接的原因还是发生在图林根州的政治禁忌。“这是德国政坛黑暗的一天,令人回想起了1920年代德国主流政党为纳粹崛起铺平道路的日子。”左翼党主席里辛格(Bernd Riexinger)称。

图林根州的大选是从去年10月开始的,作为左翼党的重要阵地,其以31%的得票率创下新高,但另类选择党的选票亦猛增至23.4%,虽然左翼党票数创新高,但是其执政伙伴社民党、绿党的票数却大幅下滑,导致该联盟只能在议席不过半的情况下试图组建少数派政府。

在经过几个月的艰难谈判后,三个政党终于在2月4日晚上就联合组阁协议达成一致,这也意味着左翼党州长拉梅洛(Bodo Ramelow)再度当选几无悬念。

但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隔天的第三轮投票上,自民党、基民盟与另类选择党出乎意料地结成盟友,并将全部选票投给了自民党候选人凯默里希,最终使其以一票之差超过拉梅洛,当选州长。

结果揭晓后,在德国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同时各政党高层也对之进行了炮轰,指责此举为“与法西斯的媾和”。迫于压力,在新任州长当选的第二天,自民党图林根州议会党团宣布解散该州议会,凯默里希亦将辞职。

但这一事件的连锁反应才刚刚开始。被默克尔钦定为接班人的克兰普?卡伦鲍尔首当其冲,在2月10日基民盟召开的反思图林根事件大会上,她宣布辞去党主席职务并不再出任总理候选人;而在汉堡的选举中,基民盟仅仅得到了11.2%的支持率,而自民党更是直接跌出地方议会。

克兰普·卡伦鲍尔虽然被默克尔推上党主席职位,但其政治履历单一,在联邦层面亦缺乏人脉,上任以来在管控言论、出任联邦国防部长、设立叙利亚安全区等问题上引发不少争议,被外界质疑其能力不足。

随着她的辞职,德国政坛的群雄逐鹿再次开启。

目前,媒体已经列出了多位热门人选,例如绿党潜在的盟友、现任联邦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的勒特根(Norbert R?ttgen);难民政策支持者、曾任记者和欧洲议会议员的拉舍特(Armin Laschet);默克尔的长期批评者、刚刚辞去黑石董事长职务的默茨(Friedrich Merz);德国卫生部长、基民盟中的保守派施潘(Jens Spahn);还有以“厨房外交”闻名、被称作“默克尔保镖”的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等。

经济复苏待考

无论是谁能接任默克尔,都将面临最严峻的挑战。

据彭博社报道,对德国实施财政刺激、增加投资的呼声正越来越高涨。知情官员透露,德国财政部长舒尔茨计划暂停实施债务限制,为各地增加支出提供更多空间。

就在2月中旬,欧元区财长刚刚讨论了实施刺激经济增长的财政方案,以帮助欧元区经济摆脱低迷。和其他欧元区国家相比,德国拥有预算盈余且债务负担较低,具有一定的扩大财政支出空间。因此,预计德国可能推出财政刺激措施的分析人士正在增加。

实施财政刺激的根本原因还是欧洲火车头缺乏增长动力。

今年2月14日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经价格、季节和工作日调整后,2019年第四季度德国国内生产总值环比零增长,全年增长0.6%。德国经济已连续十年增长,但去年0.6%的增速为六年来最低,也远低于2018年1.5%的增速。

数据显示,2019年德国国内生产总值在经历第一季度增长0.5%和第二季度下滑0.2%之后,第三季度略有复苏,增速为0.2%,而第四季度与第三季度持平,经济增长陷入停滞。

德国联邦经济和能源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德国经济仍处于疲软阶段,以出口为导向的产业仍然面临压力。该部门此前将2020年德国经济增长预期从1.5%下调至1.0%。

此外,2020年初的这只新冠肺炎黑天鹅起飞,也为今年德国经济复苏蒙上了阴影。

德国商界也在近期呼吁改革。德国工商大会(DIHK)常务董事马丁·万斯莱本表示,德国的经济政策调整需要“勇气”。商业部门急需看到政策的改善,加速投资项目和减税政策的制定应当成为政府的首要日程。

德国批发和外贸协会的负责人霍尔格·宾曼表示,在现代化建设和增强竞争力方面,德国需要更多的投资。宾曼认为,当下首要任务是为所有企业改善商业环境,比如调整企业税税率。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