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巨轮新航线未定 茅台新掌门四大难题待解

王言
2020-03-05 18:21:17
李保芳的离开也留下了一个谜题:在各方的期盼下,茅台这艘千亿巨轮将驶向何处?

fe5dbf78878849e88aa5e3a1d5229838.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茅台换帅甫定,对于前任董事长李保芳的评说已然开始。

据新浪财经等媒体报道,在3月3日茅台集团召开的干部大会后,李保芳给一些朋友发去短信,回复:“保持清醒”。

不少市场人士认为,在茅台的不到5年的时间里,李保芳对茅台品牌和经销渠道进行了完善和梳理。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茅台累计削减掉600多家经销商和数百个茅台子品牌。同时,他还推动销售渠道的扁平化,让众多商超和电商平台出现了平价飞天茅台的身影。此外,李保芳还主导了茅台系列酒、葡萄酒在市场上的扩容工作,并推动了茅台酒的国际化进程。

作为贵州省政府的“空降兵”,李保芳全面掌舵茅台之后,贵州茅台内部也进行了人事“大换血”,2019年包括前茅台董事长袁仁国在内的八名茅台集团原高管先后落马。

在资深投资人唐朝的眼中,李保芳留下的缺憾也不少,最大的问题是压制茅台出厂价,给人留下了国资流失的口实。

而唐朝对新任少帅高卫东的期待则是,尽快提升出厂价;考虑启动茅台股份公司全资收购或是控股习酒。另外解决茅台管理层股权激励问题也是外界的关注焦点。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的看法是,李保芳做好了茅台上半场的排头兵,把茅台的里里外外先理顺,为高卫东的进入埋下伏笔,铺平道路。

无论如何,茅台这艘千亿巨轮未来航线令人瞩目。

与贵州省深度绑定


总体来看,尽管李保芳已打好地基,但眼下高卫东面对的情势只能算得上喜忧参半。绕不过去的第一道坎可能是如何平衡上市公司大股东茅台集团与广大中小股东之间的关系,而这背后,茅台集团与贵州省的深度绑定也让问题变得棘手。

不同于完全市场化运作的企业,作为贵州省的国企,茅台还肩负着促进贵州经济发展的重任,茅台现有的领导班子也体现了贵州省政府的厚望。

除高卫东外,目前茅台集团现有的10位领导班子成员中有5名“空降”任职。现任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李静仁曾担任贵州省水库和生态移民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党委副书记王焱此前曾就职于贵州盘江煤电集团;党委委员兼纪委书记卓玛才让曾任职贵州省统计局纪检组组长;党委委员兼总法律顾问段建桦则来自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在完成权力交接后,多位业内人士对时代财经指出,贵州茅台高度参与贵州省经济发展的步调不会改变。

朱丹蓬认为,茅台还会将加持金融属性,继续帮扶贵州经济发展。白酒营销专家、山东温和酒业总经理肖竹青则告诉时代财经,贵州省政府赋予了营收超过千亿元的茅台集团“振兴贵州经济、盘活政府融资平台、振兴贵州金融”的使命。同时,贵州省政府也希望借助茅台影响力实现“再造一个新茅台”的目标。

但另一方面,广大中小投资者对于上市公司如何平衡大小股东的利益分配有诸多不满。这样的冲突,从去年5月5日茅台集团成立营销公司一事也可窥探一二。

此前,茅台通过一系列经销商体系改革,大幅减少了经销商数量,随后成立了自己的营销公司,但这个营销公司与上市公司之间不存在任何股权关系。这也意味着,丰厚的利润很可能会直接落入贵州茅台大股东茅台集团,上市公司的其他中小投资者无法从中分得一杯羹。

消息一经公布,投资者一片哗然,甚至有中小股东公开表示反对,直接致电上交所,要求茅台方面予以答复。

时至今日,依然有不少投资者对于上述事件存有疑问。3月4日,有投资者向时代财经表示,“贵州作为经济欠发达的省份,茅台的确有义务为本省经济做出贡献,但通过成立集团营销公司,与上市公司发生关联交易的方式获取资金,让人难以接受。也许未来可以考虑加大分红比例,让茅台集团合理合法拿到更多钱。”

“飞天”的茅台和“入地”的系列酒

在肖竹青看来,入主茅台后,高卫东的主政之路面临的另一大难题是茅台旗下各产品发展不均衡。“目前在市场上,53度飞天茅台一枝独秀,而茅台系列酒持续萎靡不振。”

2014年,茅台方面将系列酒与茅台酒分离,各自成立销售公司。2015年,李保芳做出承诺,允许系列酒政策性亏损三年,增加费用投放。此后几年,茅台系列酒经历了飞跃式的发展,营收从2015年的11亿元(人民币,下同)增加至2019年的102亿元。伴随诸多扩产项目的落地,茅台酒和系列酒的产能将在今年同时达到5.6万吨。

不过,目前飞天茅台和茅台系列酒在市场上的待遇,依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据时代财经在今年春节前夕观察,部分商超在出售1499元的平价飞天茅台时,还会搭售2至4瓶赖茅等茅台系列酒。与系列酒搭售也被外界理解为飞天茅台的变相涨价。

在朱丹蓬看来,未来茅台还是会持续此前的产品战略,持续打造茅台价值链的同时,还要兼顾华茅、黄茅等系列酒,补齐产品单一的短板。

此外,在新的消费趋势下,茅台品牌的年轻化和多元化发展也将考验管理层的决策智慧。目前茅台的多元化发展并不理想,茅台农业、茅台葡萄酒都是需要处置的不良资产。

肖竹青则表示,茅台无法回避的一个终极拷问是,未来20年还会有人喝茅台酒吗?

价格才是“心病”

除产品结构外,酒价可能算得上茅台的“心病”。

“因为旺盛的自饮和商务消费让茅台的价格不断创出新高,但供需的不平衡也隐藏着更大的反腐倡廉隐患。”肖竹青告诉时代财经。

飞天茅台酒近两年纹丝未动的出厂价也令投资者颇为心焦。“出厂价和实际售价相差太大,很大一部分利润都被其他人拿走了,落不到股东的口袋里。”上述投资者说道。

尽管投资者和经销商多方呼吁提价,减少投机炒作和腐败寻租空间,但茅台官方一直对此保持谨慎。2019年年初,李保芳在茅台股东大会上表示,飞天茅台短期内不会提价。2019年底的茅台经销商大会上,李保芳再次谈及茅台酒价格,称不能靠提价来平衡市场。

官方一再否定提价之策,但事实上茅台价格在具体执行层面早已发生了变化。去年9月,茅台已经提高了多家商超和电商平台的供货价,上涨至1299元/瓶。

高卫东上任后,茅台能否将提价策略延伸到整个经销渠道?各方的看法基本一致。

有经销商对时代财经表示,李保芳对茅台的渠道改革未全部完成,在供需严重倒挂的情况下,想要完全平抑酒价非常困难。“在这一情况下,提高出厂价也是管控酒家的方式之一。”

朱丹蓬则告诉时代财经,目前飞天茅台的出厂价和终端售价相差了1100元以上,与其让渠道和黄牛赚取其中利润,还不如茅台官方提高出厂价。

酒业分析师蔡学飞也认为,高卫东上任后,飞天茅台提价是大概率事件。“疫情之下,市场需求减弱对于茅台价格有一定抑制作用,是否提价还是要考虑下半年的市场情况,但在茅台稀缺性面前,提价是大概率事件。”

寻找下一个增长点

“为了进一步提升业绩,在优化和提升茅台主业的同时,茅台可能还会加大融投资方面的投入。”朱丹蓬认为。

在茅台已经迈入千亿门槛之后,下一步的增长也面临着更大压力。除了优化的拓展酒水业务、调整价格之外,茅台与习酒之间的关系,也让外界遐想连篇。

2019年,外界盛传茅台集团旗下的习酒将在未来登陆资本市场,但由于证监会相关规定,同一集团不能上市两个品牌,习酒的上市计划最终不了了之。

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对时代财经分析称,习酒终止上市计划,比较符合茅台集团发展战略。“自茅台放弃‘国酒’商标的申请以来,他们的风格已经趋于内敛。”

不过,习酒无法单独上市也给了投资者们想象的空间:如果茅台股份公司收购或是控股习酒,茅台可以在专注主业的同时找到新的增长点,获取到多元化资金。根据官方数据,2019年习酒的销售额达到了80亿元,净利润约为15亿元。

高卫东上任后,茅台将如何处理与习酒之间的关系,是进一步收购控股还是引入外部投资者,值得期待。

除上述问题外,李保芳留给高卫东的工作还有许多。比如集团营销公司已成立超过半年,但目前并没无太多动作;电商公司也已撤销数月,但重建事宜还未提上日程;茅台酒直销的推进、经销商数量是否还要精简、反腐行动是否还要持续也同样倍受关注……

“通过反腐等动作,李保芳基本已经完成了人事与战略层面的改革布局,高卫东更多的工作应该是深化这种改革,并且推动改革效能的释放。”蔡学飞对时代财经分析说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国科恒泰财务杠杆高企,毛利率不及同行
湾流国际“爆雷”追踪:租客集体起诉、员工数月未发工资、创始人再被限制高消
携程“BOSS直播”大数据发布:高净值用户贡献超5亿GMV
白酒半年报冰火两重天:茅台日赚逾1.2亿,水井坊净利跌7成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