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被AIG激怒了

2009-07-16 17:31:05


最近四分五裂的经济形势让我感到非常头痛。不是因为我正在失去全部财产,而是我以为自己正在丧失理智。信用违约交换、金融衍生产品、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这说的都是什么?我感觉就像是自己无意中走进了门萨俱乐部的活动现场。

所有这些让人心烦意乱的争吵都夹杂了类似的专业术语,让你莫名其妙的同时又忍不住大发雷霆。在一个门外汉眼中,这一切其实没有这么复杂:金融业之前一直在进行赌博,现在输了个精光,结果损害了整个经济体制。如果我们不挽救华尔街的话,整个世界会由外而内爆裂。

事实上,许多美国人的世界已经爆裂了。人们被迫寻求各种法子去缓解住房贷款压力—尽管房子已经分文不值,时刻紧盯退休金的去向,还要被迫在吃药还是吃饭之间作艰难抉择。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不得不支付数十亿美元的紧急援助,换回数以万亿的财政赤字。然后,最近又传来美国国际集团的奖金丑闻。他们居然给雇员们发了1.65亿美元的奖金,要知道,今天这副烂摊子可大部分是他们造成的。发奖金这事我完全能理解,但我就是不高兴。

这件事情严重伤害了我的美国心,它是对公平准则的一次严重侮辱。我心底郁积已久的怒火终于找到了目标,我简直出离愤怒了。

我知道有更重要更迫在眉睫的事情值得关心;我知道相对于AIG拿到的政府紧急援助而言,这笔奖金只是九牛一毛。事实上,假设AIG得到的援助总额为1亿的话,这些奖金只相当于1毛钱,所有这些我都知道,但我不在乎。我要把这1毛钱拿回来,恢复自己对公平竞争的信心。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根据盖普勒公司19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59%的美国人表示他们被奖金事件激怒了(26%的人对此感到讨厌),同时76%的人认为,政府应该阻止这笔奖金的发放或者把钱要回来。

那么,我们能不能把党派之间不和谐的争吵先放一放?在这件事上,没有人是清白的。共和党人向来不喜欢限制企业高管的收入。奥巴马政府介入后,又在经济刺激方案中留下了允许AIG雇员保留奖金的漏洞。然后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又通过了它。

拜托,赶紧搞定这件事吧。

国会目前正打算用征收重税的办法来弥补奖金带来的损失。这是很好的尝试,我不知道这办法是否有效又或者会不会在法庭上被搁置,但任何类似的举措听上去都不错,都值得鼓励。

继续寻求解决方案吧,但是停止任何操纵、压制、抚慰或引导我们的怒火的举措。就让这情绪自生自灭吧,美国需要这个时刻。

当然,我们不指望你们理解来自平民百姓的怒火,不过我们确实需要把这件事记在账上。毕竟我们都知道,华盛顿可没有商业街 (“商业街”有平民阶层之意)

裘琪译

 

作者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曾任版面视觉总监9年。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深夜重磅!中国28日起暂停外国人持有效来华签证和居留许可入境
5500万中国人深受困扰,抑郁症究竟是个什么病?
中国40年减贫7.54亿人,竟然有外国人说数据是假的
丰收节里说丰年:中国人如何从吃不饱发展到不愁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