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就业率先出招 加强版政策待落地

坚持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和稳定现有就业岗位并重,需要一系列制度性的变革作为基础和前提条件,健全知识产权制度,对民营企业采取竞争中性的原则。

时代周报记者 谢江珊 发自上海

伴随着2020年脚步的临近,作为“六稳”之首的稳就业率先出招。

2019年12月24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就业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坚持把稳就业摆在更加突出位置,并提出了六个方面的重点举措,包括支持企业稳定岗位、开发更多就业岗位、促进劳动者多渠道就业创业、大规模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做实就业创业服务、做好基本生活保障等。

其中“全力做好稳就业工作”“全力防范化解规模性失业风险”“全力确保就业形势总体稳定”等表述再度释放强化稳就业的政策信号。

“就业乃民生之本。解决就业问题,是一个有起点而没有终点的过程。所以就业问题始终是中央的中心工作。《意见》等一系列稳就业政策的出台,说明中央对就业工作的高度重视,也有助于促进就业相关问题的解决。”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副院长、教授陈友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创造更多就业岗位

《意见》细化到8个领域26条具体举措,涵盖加大援企稳岗力度、加强对企业金融支持、引导企业开拓国内市场、规范企业裁员、挖掘内需带动就业等方面,旨在持续激活就业市场活力。

《意见》首次提出“坚持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和稳定现有就业岗位并重”。在稳定现有就业岗位中,最新提到引导企业开拓国内市场,规范企业裁员行为。

“我的理解实际上就是说既要巩固存量,巩固好现有的就业,同时也要开拓增量,开拓好新的就业岗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部长赵昌文表示。

当前,我国就业形势保持总体平稳。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1─11月份,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279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116.3%。

“这两年我国就业方面主要存在的是结构性的问题,这与经济的结构性调整有关。”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产业部副主任、研究员卞永祖认为,前几年在企业转型过程中,政府出台很多政策,起到很好的作用,但也存在副作用,比如环保存在一刀切的弊端,导致很多企业关闭,进而造成失业。

针对开发更多就业岗位方面,《意见》鼓励通过家政、普惠托育、养老服务、汽车家电更新消费等挖掘内需带动就业;同时要求加大投资创造就业,稳定外贸扩大就业,培育壮大新动能拓展就业空间,提出加快5G商用发展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领域基础设施投资和产业布局。

在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看来,新技术的推动,往往会把商业总盘子“做大”,进而提高和推动就业。

2019年4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正式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其中包括数字化管理师、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等。

上述新增职业几乎全部与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产业相关,这表明人工智能技术的驱动将大大增加就业种类,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陈友华则表示,就业岗位是企业家创造的,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创造了90%的就业,在就业中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企业家如果没有信心,不进行投资,就无法创造就业岗位。“坚持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和稳定现有就业岗位并重,需要一系列制度性的变革作为基础和前提条件,健全知识产权制度,对民营企业采取竞争中性的原则,要让民营企业家们有安全感。”

多部门联合部署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2月以来,围绕“稳就业”这一重大民生问题,国务院以及人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相关部门密集召开会议,频频发文发声,提前部署2020年相关工作。

2019年12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要更大力度实施就业优先政策,在积极扩内需、稳外贸带动就业扩大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促进就业的举措,要求大力支持灵活就业。

2019年12月10─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四提“就业”, 强调要发挥政府作用保基本,注重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要稳定就业总量,改善就业结构,提升就业质量,突出抓好重点群体就业工作。

从2019年12月12─19日的一周内,另外多个稳住就业“基本盘”的会议也陆续召开。全国失业保险工作座谈会、全国农民工工作暨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要求、全国就业工作座谈会暨就业扶贫、农民工返乡创业工作推进会等,都要求千方百计稳定就业、增强吸纳就业潜力。

年末岁尾,多部门频频发声加码稳就业的原因何在?2020年的稳就业工作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在卞永祖看来,在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的大背景下,2020年我国经济增长不会有很大改善,对就业影响最大。此外,2020年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全部脱贫的前提是居民收入的提高,目前中国居民收入80%以上都是靠就业获得,就业对全面小康的实现,包括居民生活的改善,具有关键性作用”。

 “首先,要保证宏观经济政策的稳定性,不能出现一刀切或者急剧的变化,给予传统行业转型过渡期,避免企业出现经营困难;其次,政府、教育部门、企业包括整个市场,在转型过程中,要通力合作,加大就业培训,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最后,加大社会失业保险保障力度,加大对失业人员的财务支持和救助。”卞永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2020年经济形势更加严峻的情况下,我们可能面临更大的就业压力。就业中的结构性矛盾不是短期内能解决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陈友华同时提醒道,相关政策的制定出台只是开始,最关键在于是否能够得到有效落实。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