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证券法落定 护航资本市场治理体系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赵锡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作为资本市场的基础设施,证券法的修订体现了完善资本市场治理体系、提升治理能力的努力。

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

新证券法获得通过后首个交易日,A股全线大涨。

2019年12月28日,新修改的证券法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闭幕会上表决通过,将于明年3月1日施行。

这意味着历时四年、经历四次审议的资本市场顶层法案落地。这部法案关乎近1.6亿A股投资者切身利益,对于资本市场生态将产生深远影响。

12月30日,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赵锡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作为资本市场的基础设施,证券法的修订体现了完善资本市场治理体系、提升治理能力的努力。

当天,A股三大股指全线收涨。由于新证券法明确将全面推行证券发行注册制,券商板块涨幅居前,中信证券(600030.SH)涨停,成交额超过153亿元。

发审委制度成历史

证券法修订经历“四审”最终落地,最引人瞩目的改变是取消核准制。

与迅速设立科创板和尽快将科创板经验推广一脉相承,新证券法顶层设计上明确全面推行注册制。

考虑到注册制的循序渐进,新证券法授权国务院对证券发行注册制的范围、实施步骤进行规定,为相关板块和品种分步实施留出空间。

同时,取消公开发行公司债对净资产的要求,亦符合注册制改革的精神。辅以对信披和中介机构的严格要求,共同构成了推进注册制的基础。  

新证券法取消核准制,走出了全面推行注册制的第一步,为分步实施注册制的进程留出了法律空间。证券发行重点强调了将发行股票应当“具有持续盈利能力”的要求,改为“具有持续经营能力”,简化了证券发行条件,强调了证券发行中的信息披露,明确了注册制发行程序。

新证券法规定,由证券交易所负责审核注册文件,这意味着审核权由证监会转移到交易所。这亦意味着伴随着新证券法的实施,存在26年的发审委制度将成为历史。

2019年12月29日,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吴晓灵撰文指出,应在《证券法》的授权下尽快完善财富管理市场法律框架,促进金融市场发展,提高金融服务社会经济发展的效率。

申万宏源研报指出,全面推行注册制改革是资本市场改革、完善基础制度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够进一步完善资本市场的投融资功能。

提高违法成本

发审委消失,意味着证监会下放审核权,强化参与各方责任,强化事后监管。发行过程的责任将从由证监会一肩挑,转化为证监会、交易所、中介机构、发行人各司其职的责任链条。

新证券法着墨最多的一个章节就是“法律责任”,从第180―223条,共44个条文,都是针对证券市场违法违规给出的法律后果。

新证券法加大对欺诈发行、虚假陈述等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

比如,对“尚未发行证券的”,对发行人的罚款标准由原来的“30万元以上60万元以下”提升到“200万元以上2000万元以下”。

对“已经发行证券的”,对发行人的罚款标准由“非法所募资金金额1%以上5%以下”提升为“非法所募资金金额10%以上1倍以下”。

以被称为“创业板造假上市第一案”的万福生科欺诈发行案为例。在行政处罚方面,虽然保荐券商平安证券被罚没7665万元,万福生科保荐代表人终生禁入证券市场,但万福生科及其董事长龚永福,仅被各处以30万元的罚款。这亦被网民戏称为“罚酒三杯”。

大幅提高违法违规成本是制度改革重要突破,能够充分避免发行人和中介机构利用法律漏洞侵犯合理权益,保证各项机制平稳有序运营。同时能够显著提高警示威慑效应,防止发行人和中介机构知法犯法。

12月30日,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证券法的修订是为了适应中国资本市场快速发展的现状,根据出现的一些新变化,使得证券法更加适用,更能保护投资者利益以及促进资本市场发展。

杨德龙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1998年证券法制定时,当时违法成本比较低,比如:违法处罚标准是1―5倍,而实行定额罚款的一般处罚在30万―60万元。

如今,为了打击违法违规行为,新证券法将处罚标准大幅提升,罚款金额也大幅增加,处罚标准由原来的1―5倍提高到1―10倍,实行定额法的由原来规定的30万―60万元,提高到200万―2000万元,这样可以对一些违法者实施比较强的震慑。

加强投资者利益保护

与现行证券法相比,新证券法新增“投资者保护”章节,继续体现“投资者适当性”原则,区分专业投资者和普通投资者,还引进了代表人诉讼制度,进一步压实了中介机构市场“看门人”法律职责。

12月30日,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下称“投服中心”)表示,作为上市公司小股东和专司投资者保护的公益机构,将依据新证券法赋予的职责,坚持股东定位,深入推进持股行权工作,促进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督促中介机构归位尽责。

督促上市公司分红是投服中心持股行权业务的重点行权事项之一。

目前,投服中心就分红事项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有效的行权模式,即针对通过技术手段规避现金分红义务的上市公司,建议公司及时整改。

未来,投服中心将把该类事项行权常态化,切实督促上市公司加大对投资者的现金回报。

此外,根据新证券法相关规定,投服中心将着手研究制定相关工作规程,审慎遴选合适标的,在充分评估有关风险的基础上,适时公开征集股东权利,拓展持股行权业务的广度和深度。

“这是一部投资者友好型的证券法,对于全面激活资本市场的投资与融资功能,把资本市场办成国民的财富中心,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东方财富者证券分析师吴安琪在研报中指出。

投资者保护机制是投资者信心和热情的重要源泉。

国泰君安研报指出,强化信披和投资者保护并提高违法成本是注册制实施的重要配套制度,未来中介机构行为监管和违法处罚力度将加大。从历年证券公司分类评级看,头部公司A类评级普遍较高,风控合规能力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12月30日,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远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代表人诉讼是由特定人员提出的诉讼,相比之前有所进步,具体好处有减少诉讼的成本、对于法院来说程序也更简单易行等。

不过,对于那些没有参与选代表的人员来说,权利能否得到保障尚未可知。与美国的集体诉讼相比,还是有一定区别。

赵锡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次修法在投资者保护方面有了更多笔墨,具体举措有信息披露的强化、对于违法违规行为处罚力度的加大,此外还加强了证券法与其他法律法规的衔接,跟司法的衔接,以切实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