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70周年:争吵不停  前景未明

2019-12-10 06:16:03
或许为了缓和紧张气氛,本次会议开始前,白宫就声称:“跨大西洋的关系正处于非常健康的状态”,强调特朗普在关于防务支出方面的游说成就,并指出到2024年,达成目标的成员国将有18个。

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北约这个生日过得有些特别。

12月4日,纪念北约成立70周年会议在伦敦闭幕。BBC指出,此次北约发言人尽力避免使用“峰会”这个词,理由是去年刚开过正式峰会,而今年只是领导人碰个头,交换一下意见,最后也不发布正式公告—“北约70大寿如此低调,就显得耐人寻味”。

事实上,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就与欧盟因为防务开支问题多次发生争吵;土耳其这个火药桶又在今年10月份被点燃;而法国总统马克龙更是在11月份接受采访时称北约已经“脑死亡”,这引起德国总理默克尔、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回击;英国则正深陷脱欧泥沼之中。

英国《卫报》将此次会议比喻为:“德国和东欧生法国的气,法国生土耳其的气,特朗普几乎生所有人的气,东道主英国只希望一切快点结束。”即便如此,北约仍以一份结束性声明作为这次生日会的结尾。

伦敦智库“皇家联合研究所”(RUSI)副所长艾尔(Jonathan Eyal)认为,马克龙形容北约“脑死亡”是给北约的反对者送上大礼,比如俄罗斯。此前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a)形容马克龙的评价是“准确定义目前北约状态”的“金玉良言”。

这个老牌军事同盟如今正处在内部力量激烈角力的新阶段。

解体风险

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引发了马克龙的强烈不满。

此前,美国决定扶持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为他们提供武器装备和训练以对抗IS极端分子,但库尔德人则被土耳其视为恐怖分子。在马克龙看来,美国撤军叙利亚,相当于给土耳其开了绿灯。

当时,马克龙在讲话中指出,北约正在经历“脑死亡”,暗指北约无力遏制土耳其在叙利亚东北部发起的“和平之泉”军事行动。马克龙还强调,欧洲盟国与美国、土耳其之间不存在战略协调。

今年10月14日,欧盟同意限制向土耳其出售武器,法国和德国率先动手,去年对土耳其的最大武器出口商意大利紧随其后,荷兰、芬兰和瑞典、比利时等国家亦加入其中—经过这次矛盾,土耳其加入欧盟的希望更加渺茫。

另一方面,作为北约的资深成员,土耳其却又与俄罗斯建立了军事纽带。自2017年土耳其与俄罗斯签订S-400防空系统购买协议以来,美国与土耳其围绕该问题的博弈就从未停息。为阻止土耳其的行为,美国以停止F-35战机合作项目作为威胁,但仍无济于事。

多重矛盾下,马克龙对北约和美国的不信任日益加深:“鉴于美国的摇摆立场,北约应该重新评估局势,欧洲必须在军事战略和能力方面争取自治。”

但波兰智库东方研究中心(OSW)的北欧防务专家高特科夫斯卡指出,近年来,美国在欧洲的军事贡献有增无减,特别是在东部地区,“而法国只是中庸地参与了东部一侧的威慑措施。”“法国对欧洲防务的提案并不含任何强化欧洲共同防御的措施,只集中于南部的危机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美国大选时,特朗普对北约的描述便是“陈腐过时”,直言如果解散北约他也不会有丝毫难过。上任以后,特朗普就防务开支问题与北约成员国也发生过多次争执,在他看来美国作为北约成员,一直在出钱保护欧洲。

此前在回应马克龙“脑死亡”言论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表示:“如果它(北约)无法做到以有效方式面对今日挑战,如果各国认为不需向北约提供所需的资源就能获得安全方面的利益,如果他们不遵守承诺,北约就可能面临缺乏效用或是过时的危险。”

2018年,北约全部防务开支的70%由美国贡献,而早在2014年,北约全体成员国便被要求要把本国的防务开支在2024年增加至GDP的2%。截至2016年,仅有4名成员达成了这一目标,如今这一数字又增加至9个。法国预计于2025年达成这一目标,德国则道阻且长—2019年,德国军费预算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3%,政府目标是在2024年达到1.5%。

前景未明

或许是为了缓和紧张气氛,在本次会议开始前,白宫就声称:“跨大西洋的关系正处于非常健康的状态”,强调特朗普在关于防务支出方面的游说成就,并指出到2024年,达成目标的成员国将有18个。

不过,秉承“美国优先”立场的特朗普与欧洲诸国的矛盾也日益突出,在欧洲空客与美国波音较量的过程中,欧美之间的关系随之恶化。今年10月份,世界贸易组织对“美国诉欧盟补贴空客”案作出仲裁决定,批准美国每年对价值约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36亿元)的欧盟进口商品和服务加征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将其视之为一次历史性的胜利。

贸易争端似乎仍在升级。12月初,美国政府向法国发出威胁,表示将对包括香槟、奶酪、手袋和化妆品在内的价值24亿美元的法国进口产品加征最高可达100%的惩罚性关税,作为对法国向谷歌、亚马逊及脸书等美国互联网巨头公司征收数字税的回应。

而默克尔的态度相对友好。德国准备从2021年起,承担北约联盟成本的份额从14.8%增至16.35%,同时,美国所占的份额将从目前的22.1%降低至16.35%,这被视为德国释放善意之举。此外,在今年11月20日的布鲁塞尔会议上,德国外长马斯就曾将北约比作“欧洲的生命保险”,正好对应了马克龙的“脑死亡”言论。

“只要我们团结一致,战胜我们便成了非分之念,正是因此,战争也就不会出现。”充当和事佬的还有正在准备大选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就在一个月前,特朗普在英国脱欧党领袖法拉奇主持的直播热线节目中,直言约翰逊是首相的“最合适的人选”,还建议让法拉奇和约翰逊“协调合作”,共同对付反对党工党领袖科尔宾。

另一边,与北约恩怨纠缠多年的俄罗斯也做出了评价。

“今天,我们必须考虑这样一个事实,即北约组织的扩大及其在我国边界附近军事基础设施的发展是对我国安全的一个潜在威胁。”俄国总统普京表示,北约在欧洲持续扩张,边境线距离俄罗斯越来越近,已对俄罗斯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但他同时强调,俄罗斯将一如既往地准备与北约合作,共同应对恐怖主义、地方武装冲突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实际挑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