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退出62家 透析深创投巅峰时刻

2014-09-12 10:23:20
深创投让不少业内人士感到不可思议,截至6月30日,其IPO退出案例高达62家,几乎是排名第二IDG、第三红杉资本的总和。

编者按:创投是资本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同时也是一个国家创新领域最为坚实的后盾。虽然中国创投行业起步较晚,但创投机构已经经历了一番疯狂的扩张,并成为各行业、领域创新不可或缺的原始资本驱动力。所以我们从这一期开始关注国内风投的动态,深入地为读者呈现这个风投圈的重要事件、公司和人物。

时代周报记者 陈姿羊 发自深圳

清科创投7月的一次数据统计中,深创投让不少业内人士感到不可思议,截至6月30日,其IPO退出案例高达62家,几乎是排名第二IDG、第三红杉资本的总和。而在风投之外,深创投还计划着向“综合性投资财团”靠近。

6月5日,由深创投发起设立的红土创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取得中国证监会的核准设立批复,成为首家创投系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对此,深创投表示,公募基金平台将作为集团开展大资管业务的主要新载体。

在清科创投数据发布之后的一个月,即8月27日,深创投总裁孙东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透露,实际上,截至目前深创投已经“推动投资企业上市92家”,包括乐视网、丰泉环保、三诺数码、潍柴动力、信维通信和中青宝等。

除了对项目资金和资源上的扶植使其IPO退出成功率居于行业前列,有着国资背景的深创投于2007年开创的政府引导基金模式也使得其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资金管理规模从20亿元一跃升至逾300亿元。

不过,在“红顶”背景下,深创投也未能完全与”市场化“接轨,其“八加二”的激励机制与现今普遍实行的“二加二十”分成还存在一定差距。或鉴于此,从2008年底开始,深创投开始引入更多民营背景的资本,增资扩股,逐步向“市场化”迈进。

IPO退出92家    

自1999年创立以来,深创投在IT技术/芯片、光机电/先进制造、消费品/物流/连锁服务、生物医药、能源/环保、新材料/化工、互联网/新媒体等领域投资521个项目,总投资额近147亿元人民币。

虽然坐拥92个IPO成功退出项目,在IPO审核趋严的情况下,以稳健投资著称的深创投有5个项目IPO被终止审查,在终止审查项目数量上排名第一。但由于投资的企业IPO排队数量最多,在成功概率上,深创投依然位居前列。

那么深创投是如何成功投资这92家成功上市的公司?“给资金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给资源。资金在社会上募资并不是很难的事情,但真正的创投服务资源是聚集在每个员工身上的。比如说早前的柔宇,我们的投资经理很早就开始介入项目,帮助团队成立公司,引入人才,后期还帮助企业进行后轮融资,规划后期资本的运作。”除了团队资源,孙东升认为深创投开创的政府引导基金模式也是其掌握的重要优势,“首先是可以获得低成本快速扩张,其次建立了政府的合作关系,能得到很多好项目”。

事实上,有深圳国资委背景的深创投一直以与政府合作见长。在现任靳海涛上任前,深创投的董事长皆为兼职的政府官员。2005年,发改委出台《创业投资管理暂行办法》,鼓励地方政府用财政性资金出资参与创业投资基金,以弥补“市场失灵”。据此,深创投开创了政府引导基金模式,即由政府出资,并吸引有关地方政府、金融、投资机构和社会资本,不以营利为目的,以股权或债权等方式投资于创业风险投资机构或新设创业风险投资基金。

2007年初,该模式下首个产品苏州国发创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并由此延伸至全国60多个城市。政府引导基金几乎没有募资费用,在一定期限后,政府本金回购,收益归属深创投及其他参与其中的民营资本。这一模式将也使得深创投的资金管理规模获得空前的膨胀,资金管理规模从20亿元一跃升至逾300亿元。

市场化激励之辩

但作为回报,政府希望引导基金能支持当地企业的发展,留在本地投资,也就是说在项目选择上,深创投要配合地方产业政策及产业特色,存在一些局限。在项目的选择上,业内也存在另一种看法,“政府引导基金在资金上的优势比较明显,但在选项目上,一些好的项目地方政府也不一定了解,可能知道的比我们还要慢。”资深创投人士曹迪军如是认为。

有国资背景的深创投有着其他VC/PE机构所稀缺的政府资源优势,但另一方面,“红顶”背景也让其激励机制与市场化存在差距。

VC/PE属于较高薪酬行业,一般除了固定工资、募资抽成、项目推荐奖励外,最重要的收入来自项目退出时的利润分成,即Carry分成。Carry是指VC/PE机构投资运作基金到期后,GP(指“普通合伙人”,即负责管理投资)除了获得日常管理费之外,按照合同约定,获取收益的一部分,一般比例为20%。为了鼓励主要合伙人或投资团队,一般在Carry中,拿出20%的收入奖励给投资团队,占据投资人员收入的大头。

据了解,深创投内部是领取固定薪资,不抽取管理费。激励机制是“八加二”,即深创投拿每年利润的8%奖励员工,还会拿出具体项目利润的2%来奖励团队。“这个分成相对来说少了些,15%左右来说比较合适。”CA创投深圳公司总经理杨溢这么认为。

孙东升也坦言,目前深创投的激励机制社会上有一定差距,同时他仍然表示,目前团队比较稳定,“内部也在探索如何改革,未来的趋势肯定是市场化”。

从2008年底开始,深创投便尝试“市场化”道路,酝酿增资扩股,引入更多民营背景的资本。根据深创投工商注册资料显示,深创投注册资本42亿,其中深圳市国资委仍为最大股东占股28%,三大民营资本,深圳市星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大众公用事业(集团)分别都占股10%以上,此外深创投还引入了七匹狼、中兴通讯、深圳立业集团等其他民营资本的投资。

在民营企业增资后,深圳市国资委的股权比例由之前的38%稀释到28%左右,国资在深创投中的比重变低,资本也趋向多元化。

综合性投资财团

而近期大手笔连连的深创投还打算走得更远。

2014年6月5日,由深创投发起设立的红土创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取得中国证监会的核准设立批复,成为首家创投系公募基金管理公司。6月18日,在深圳前海市场监督管理局完成注册登记。

10天之后,主要从事筹办内地各类体育赛事及节目的智美集团宣布与深创投联手成立智美红土体育文化产业基金,首期投资约1.55亿元,总体规模为10亿元,经营期限为7年,基金主要用于并购、投资体育文化产业各类型项目及文化产业股权。

7月底,由中信银行主承销的深创投2014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发行,成为创投债重启之后的首单,也是创投类企业发行的首单私募债券。

在已参股红塔红土基金管理公司的情况下,深创投又全资设立红土创新基金管理公司,也显示了其欲通过公募基金管理平台,将深创投在创业投资领域积累的投资经验延伸到二级市场投资管理的意愿。这与2010年底深创投提出用十年的时间将集团打造成一个国际知名综合性投资财团的目标不谋而合。

深创投曾公开描述过自己的“综合性财团”的蓝图,从阶段、产业链和融资三个方面设定了发展目标:在投资的阶段层面,早期的项目、成长期、成熟期的项目深创投都会去布局;围绕创投,会在与之有关的服务方面进行拓展;在融资方面,则尝试参股保险公司。

“开展公募基金管理是我们一直在规划的一项业务,这些基金的功用会与我们的创投业务密切相关的,并且是业务层面的延伸和有机配套。”孙东升谈及此,显得尤为兴奋。他表示,公募基金平台将作为集团开展大资管业务的主要新载体,深创投将会“以创投的理念做投资,以私募的机制做公募”。


 


对话深创投总裁孙东升:政府引导基金是我们最大资源

时代周报记者 陈姿羊 发自深圳

8月27日,深圳五洲宾馆,孙东升如约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深色西装,干净利落,谈锋甚健。

1999年成立,8月26日恰逢深创投15周年。根据统计,深创投在多个领域投资共521个项目,总投资额近147亿元人民币,其中92个项目成功上市。对于未来,孙东升颇显乐观,表示深创投将要做一个“综合性投资财团”,以创投为主业向其上下游延伸。

每每涉及深创投发展,孙东升都显得极为直爽,对于一些投资项目更是了如指掌。谈及由中信银行主承销的深创投2014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与外界传闻不同的是,孙东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前后发行的共20亿元,将会用于深创投大厦的修建,最快今年内开工。

时代周报:对于公司的创投项目,深创投会提供哪些支持?在这一方面,跟其他创投企业相比,深创投有哪些优势?

孙东升:做风险投资的,给资金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给资源。事实上,资金在社会上募资并不是很难的事情,但真正的创投服务资源是聚集在每个员工身上的,所以有了这帮团队企业提供服务是最重要的。比如说早前的柔宇,我们的投资经理很早就开始介入项目,帮助团队成立公司,引入人才,后期还帮助企业进行后轮融资,规划后期资本的运作。

一般我们投了项目后,会有团队成员进入董事会,企业会有什么需求也会找我们团队。而且我们全国60多个城市的地方政府引导基金也能帮助,这是我们最大的资源。

时代周报:在全国网络布局上,深创投跟地方引导基金合作的机制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但同时也会有担忧的地方,这种机制下地方政府会不会影响深创投地方团队的投资决策?

孙东升:不会,一开始谈合作的时候就会跟地方政府约定好,这个基金是委托我们管理的,地方政府只是出资人,他们有推荐项目的权力但决策权在我这。

政府引导基金是我们在全国率先开创的基金运作模式,地方引导基金使我们获得低成本的快速扩张,深创投、地方政府和当地募资各出一部分,我们只需要派团队来管理。其次就是可以获得优秀的项目资源。

时代周报:目前深创投有5个项目被终止审查,是居国内创投机构之首,有没有什么方法规避这一块?

孙东升:在内部管理上,我们一直在处理这些未上市的项目,现在还持有股权的企业有300多家,投资成本670个亿,这里面具备上市条件的我们提供服务,坏掉的就想办法处理。

其实终止IPO的这些项目,方方面面的原因都有,大部分原因是来自券商的意见,券商现在比较谨慎。比如西部超导终止的原因是,它大股东旗下还有一家上市企业叫西部金属,存在同业竞争。券商就觉得西部超导应该跟西部金属合并上市,我们还是希望它单独上市,这就错过时期。其他项目有的是业绩大幅下滑的问题,除了这个之外,其他的我们会积极跟券商、证监会沟通。

时代周报:对于文化产业,深创投一直非常重视,两个月前还联手智美集团启动建立北京智美红土体育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日后,创投方向是否会偏重此?

孙东升:文化产业一定是我们重点关注的行业,它未来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融合是一个大趋势,我们早期布局了一些具有平台属性的项目,这对后期投资内容类项目带来了优势。

比如说乐视,乐视我们投了几次,一个是乐视网,后来我们投了它关联的乐视影业和乐视传媒。未来乐视影业是单独上市还是并入乐视网就不好说,但在一个企业的产业链上我们会反复投,上市之后还会一直支持它。

杨丽萍文传其实投资人是比较忌讳的,因为这个企业的盈利模式是建立在一个人身上的,但是后来我们到云南去,发现其实她在丽江、腾冲都有演出,这个模式不依赖杨丽萍。第二,从杨丽萍本身也在找接班人,小彩旗。我们投资团队也在帮忙宣传,让媒体削减关于杨丽萍文传对杨丽萍过度依赖的看法。

时代周报:在前年投资了红塔红土基金管理公司的情况下,深创投现在又全资设立红土创新基金管理公司,这是否未来深创投转型的一个方向?

孙东升:也不能叫转型,未来我们想做一个“综合性投资财团”,这个是方向之一。我们综合性的前提是围绕创投主业再延伸至上下游。

做公募是我们战略上的考虑,从眼前来讲,是要扩大公司的规模。单纯创投业务面临资金规模增长极限,创投机构管理资金达到一定规模后,必须通过上下游延伸来实现进一步增长;第二个是和创投配合,将来在二级市场我们就有一个公募基金,投企业之后上市了还可以继续为你服务,通过公募,可以从技术、战略层面的支撑;第三就是,必须打破传统公募的做法,之前有私募老板跟我说做公募没有五年很难盈利,我们等不到五年。我们有一句话,就是以创投的眼光做投资,以私募的机制做公募。

我们做公募,会利用我们集团之前做创投的研究团队等等,当然也要适应监管机构的方法。目前公募基金组织架构已经搭建完成,有了比较详尽的产品规划,很多种类,预计年底率先启动专户产品。

时代周报:近日,由中信银行主承销的深创投2014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成功发行,发行金额5亿元,期限为5年,这是国内PE/VC机构首次发行私募债券,是否能透露下此次所融资金的主要用途?

孙东升:我们是委托两家发的,各10亿元。资金主要用于我们大厦的修建,可能20个亿还不够,14万多个平方米,50多层,250多米,在深圳滨海大道,争取今年内开工。目前从投资层面来看,深创投没有资金压力,外界以为我们是用在投资上,但其实还是用于大厦修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京基智农生猪签约规模近千万头 将在贺州等地建供深食品基地
房企们的多元发展,碧桂园创投牵手保利资本设50亿产业链基金
“大头娃娃”再现,我们深扒了这种害人不浅的假“奶粉”
荣盛发展荣获2020沪深上市房企综合实力TOP6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