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告别刺激模式 转型经济“新常态”

2014-08-14 04:43:11
词语舶来之后,涵义与西方语境下有诸多不同。按照PIMCO的说法,“新常态”持续三五年。而在中国,它代表了一个“新时代”的特征,不只是三五年的时长。

今年5月以来,随着最高领导层相继在两个不同的场合提及经济“新常态”,这一词语已成为各界热议的焦点。近期《人民日报》在头版三论“新常态”,亦彰显这一表述的重要性。

“早在2009年,全球最大的债券投资商——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就提出了“新常态”(The New Normal)的概念,并在其CEO埃里安(Mohamed El-Erian)等人的推销之下,成为国际投资界的热词。它被用来形容金融危机之后,一个经济增长低于平均水平的时代。PIMCO认为,这一状态将持续三至五年。2012年前后,包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在内的中国学者,开始用该词来形容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向中高速增长阶段的过渡与转轨。如今,这一表述得到了最高层的认可。

词语舶来之后,涵义与西方语境下有诸多不同。按照PIMCO的说法,“新常态”持续三五年。而在中国,它代表了一个“新时代”的特征,不只是三五年的时长,而是说,在未来较长的时间段内,经济增长告别高速增长,进入中高速增长时期。更为重要的是,埃里安认为,美国政府应该进一步刺激经济增长,以增加就业;而在中国语境下,“新常态”的提出,恰恰是要告别“刺激-增长”的传统思维。我们认为,这也正是习近平在首次谈及“新常态”之时,同时提出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的原因。

面对经济增长全面降速的现实,除了“心态”的调整之外,更需要切实的改革措施,来确保向“新常态”转轨的平稳过渡,避免宏观经济的剧烈波动。过往高速增长模式(尤其是最近十来年)的几个显著特征是:政府的强力干预与主导角色,国有资本的迅速崛起和垄断角色,以及出口导向的低成本加工制造。因此,向“新常态”的转轨也需要在这几个方面着力。

其一,政府要让位于市场,转变宏观经济的调控方式。要适应经济增长降速的“新常态”,关键之一就是承认政府不能再成为经济发展的单一主导,告别久为人诟病的“China Inc.”模式。事实上,本届政府一直强调调整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在面对经济下行的巨大压力之时,始终没有重蹈强刺激的覆辙,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上没有采取“开闸放水”、大规模上项目的做法,而是坚持区间调控、定向调控,殊为不易。当然,也无需把“投资”污名化,仿佛一谈投资就是搞政府刺激。最近中央推行自贸区和“两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长江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加快对基础设施和保障房建设的投资等,是稳增长的战略布局。但无论如何,“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不能成为一句口号,政府不能再度越位,否则“新常态”就只能让位于救市的“强心针”。

其二,打破国有垄断,向所有资本平等开放。与“中国奇迹”相伴相生的是,各大垄断国企巨头的崛起,占据财富500强的显著位置。但根据学界的研究,国有资本的崛起多是粗放式的,低效率的,是高速增长的所谓“中国模式”的一个典型写照。事实上,大大小小的民营资本实际上才是支撑中国奇迹的“台柱子”。它们也将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真正的主导力量。而且,在过去多年的发展中,民营资本是在种种准入限制、制度夹缝中生长起来的。因此,破除垄断利益,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能够让民营资本享受制度改革的红利,更进一步释放活力。

其三,切实鼓励创新,告别低成本增长模式。不可否认的是,在目前全球经济的态势之下,中国已经不可能再仰仗过去的低成本出口加工模式了。甚至可以说,相比西方发达经济体,由于缺乏创新和核心技术,中国的长期增长可能更加堪忧。如果说政府有可能发挥推动作用的话,鼓励创新应该是一个核心领域。当然,除了政府支持,这还需要在科研体制、知识产权保护甚至社会管理体制等各方面的深入改革。

也是在今年5月,PIMCO发布新的报告,认为新常态已经过渡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未来三到五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会趋近于较低却稳定的速度上限,而央行利率将不得不维持在危机之前的均衡水平以下,即所谓的“新中性”(new neutral)。新常态也好,新中性也好,关键是,改革能否真正到位,政策能否一以贯之。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中国人保2019年净利大增71.4% 惠誉关注疫情对寿险业影响
一顿爆买后,融创中国也要瘦身,酒店、商业、乐园都可以卖
恒大健康:2019年销售额增长156.4% 新车型明年陆续投产
净利润增长10%,工业富联扎根“新基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