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足球,失败的政治

2014-07-17 03:53:34
罗塞夫很可能以“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方式向我们证明,在一个老百姓有选票的地方,足球政治不是那么好玩的。

余岭

以我短短1/4个世纪的看球历史,这绝对称得上最精彩的一届世界杯赛事,没有之一。超级黑马哥斯拉,超级新星J罗,豪门惨案,巨星伤别,戏剧性绝杀,门神一个比一个牛×,你还能要求更多吗?

从足球的角度来说,巴西世界杯几近完美。唯一的遗憾,或许是我们最终没有等来新王登基的那一刻。不过,在新世代,“球王”或许已经成了一个伪概念—尽管有那么多人在翘首期盼梅球王的诞生。德意志TIKI— TAKA2.0版本的整体足球,宣告了球王已死。拿梅西和二三十年前的老马做对比,已经没有太大意义。梅西带领一支supposedly攻强守弱、actually矛钝盾坚的阿根廷,一路杀入决赛,并不相上下地和德国抗衡了113分钟,已是大大超乎粉丝预期。无论如何不可否认的是,梅西是最近十来年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出色的球星。好比C罗,你不能因为他身处葡萄牙这么一支悲催的球队而在小组赛后便打道回府,就否认他是唯二能挑战梅西地位的人吧(另外一位—伊布甚至没有机会去巴西)。

作为老球迷,我们理应感到满足,并感谢巴西用这个国度独有的桑巴基因给世界杯打鸡血。可以说,从“办会”的角度看,巴西是个无比出色的东道主。没有赛前普遍担忧的暴力、罢工,也没有明目张胆的“主场哨”。

不过,我留意到,作为东道国的一家之长,罗塞夫在决赛的主席台上,几乎从头到尾都是面无表情的。当格策在113分钟打入绝杀球时,默克尔四周的人都纷纷向她献上礼貌的祝贺,只有罗塞夫还是那一副表情—这实在是不寻常,因为作为巴西首位女总统,罗塞夫在国际政坛的露脸常常还是笑容可掬的,从未受到“面瘫”的指责。

罗塞夫为何没有表现出一点东道主的“大国风范”出来?唯一的解释是,几天前德国一手制造的“巴西惨案”,让罗塞夫打出的足球政治牌彻底泡汤,以至于她连面子上的文章都懒得做了。

政治家喜欢运筹帷幄,天下万物尽入彀中的感觉。盛大赛事,举世瞩目;大国崛起,万邦来朝,皆大欢喜。尤其是,政治家力排众议而办出一届成功的堂会,更是彰显其深谋远虑的战略眼光。荣耀归于政治家,权威由此倍增。特别是,2014年是巴西的大选年,罗塞夫很可能借此而一举连任。但罗塞夫好像没有这么好运气。事实上,这位女总统几乎与“运气”一词无缘—除了2010年被卢拉一手捧上总统宝座。

办大会,无非为名、为利。如今看来,罗塞夫有可能名利双失。

世界杯是一笔大买卖。人们调侃说,“足球就是22个人在场上奔跑最后德国人获胜的游戏”。同样的,世界杯就是东道国出人出力,国际足联大笔捞钱的游戏。巴西审计署估算,本届世界杯的总投资将高达117亿美元,更有媒体预测这一数字超过140亿美元(作为对比,南非世界杯的支出是40亿美元,德国世界杯仅16亿美元)。盈利应该是妄想了,即便巴西世界杯能挣一点钱,也基本上落入了国际足联的囊中。布拉特的王国才是真正的大赢家。据英国一家体育营销研究机构的数据,国际足联将从2014年巴西世界杯收益43亿美元;而国际足联自己估算,他们的投入大约在20亿美元。100%的利润率!按照马克思的说法,国际足联的这些足球资本家岂不要疯了?真可谓,巴西搭台,足球唱戏,国际足联收钱。

罗塞夫可能指望,世界杯能拉动经济增长N个点。进入21世纪后,在卢拉的领导下,巴西经济“起飞”了。《经济学人》一期杂志封面,就是里约那座著名的基督像如火箭般的腾空而起。到2010年,GDP增长7.5%,达到25年来的顶峰。2011年,罗塞夫接班卢拉之后,巴西经济却萎靡不振。物价飙升,政治贪腐,基础设施建设停滞。以至于到了2013年的某一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图片上的“基督火箭”已经掉头坠毁了。连广州恒大的巴西外援埃尔克森也认为,巴西不该耗费巨资举办世界杯,他说:“我无法想象一个吃不饱还生病的人每天还能去看比赛看演唱会或者周游世界”。或许,世界杯的大兴土木能够为巴西带来一点增长,创造一些就业,但留下的烂摊子估计会令巴西经济陷入更深的泥潭。

至于名呢,罗塞夫能否连任成功?出身左翼,当过游击队员的罗塞夫,凭借她的“家庭津贴”等福利措施赢得了不少中下层百姓的选票,但在提振经济方面的无能和低效,让她很难获得精英阶层甚至中产阶层的支持。去年联合会杯期间爆发的抗议示威潮,很可能在世界杯之后卷土重来。讽刺的是,在1∶7的惨败之后,分析师们甚至预测,巴西股市很可能出现反弹—如果市场意识到了巴西民众将把罗塞夫逐出政府的话。

看来,罗塞夫很可能以“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方式向我们证明,在一个老百姓有选票的地方,足球政治不是那么好玩的。不过,也有例外。像布拉特这种权力高度垄断化的国际组织的头头,就能把足球政治玩得溜溜转。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藏在《权游》人物身高中的政治经济学:乱世矮个儿出强人
藏在《权游》人物身高中的政治经济学:乱世矮个儿出强人
疫情下的粤西小城:早早取消的春节足球派对
一个记者众筹出书的背后:“足球文化是沙漠,我以前不信,现在信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