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庆“被离职”真相

2014-07-09 10:10:12
这段时间,毛大庆离开北京万科的传闻不绝于耳,甚至有不少大型房地产公司的人士私下问时代周报记者传闻的真伪。

本报记者 赵卓 发自北京

尽管万科已经再三解释:毛大庆的职务并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并没有平息坊间对于毛大庆职位变动传闻的议论。

6月30日中午,北京万科发布了上半年的销售业绩:截至2014年6月28日,北京万科(不含京外项目)今年上半年已完成117.3亿元的销售额。该数字不仅刷新了北京万科自身年度破百亿元销售额的时间纪录,更是刷新了房地产行业城市公司半年的销售纪录。

只是这份亮眼的成绩单后,提到了万科总裁郁亮对房地产现状的描述:“虽然不再是人人弯腰就可以捡到黄金的时代,但白银仍然是贵金属”;也提到了北京万科副总经理肖劲的看法:“承认行业已由高速发展阶段迈向成熟的事实,但仍然在时代的大潮中保持独立思考和清晰的判断,不停止追求卓越的脚步,是北京万科在这场竞争中的领跑法宝。”

但这篇将近1500字的新闻通稿里,却没有提到万科执行副总裁、北京万科总经理毛大庆的名字,也没有他说的只言片语。面对优异的业绩,毛大庆也只在几小时后,在微博上发了寥寥数字:白银时代,更考验能力、坚持和智慧。

事实上,今年“五一”前后持续发酵的“内部讲话”泄露事件后,素来高调的毛大庆就减少了公开露面的次数,之后又身处“被传言离职的风波”之中。身处舆论中心,低调或许是最好的应对。

毛大庆是谁?

这段时间,毛大庆离开北京万科的传闻不绝于耳,甚至有不少大型房地产公司的人士私下问时代周报记者传闻的真伪。

作为万科诸多地区老总中的一员,毛大庆的职务变动为何格外引人注目?

尽管万科1988年就在A股上市,1997年就成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2007年销售就超过500亿元,2008年已经进入全国31个城市,但是在房地产战场上的兵家必争之地—北京,万科却迟迟没有打开局面,而没有北京市场的支撑,万科“房地产市场第一品牌”的名头多少有点名不副实。

万科几乎是同时进军上海和北京市场的,但是在北京的发展远没有上海顺利。1989年6月,深圳万科北京公司成立以后,1995年6月北京分公司方才开工“万科城市花园”项目。从1989年到2004年,万科在北京开发的万科城市花园、万科星园、万科青青家园和西山庭院四个项目都在五环以外。而且2000年以后,北京万科就一直没有拿地。在北京的土地储备为零,成为一直困扰万科发展的瓶颈。

北京也成了万科职业经理人的“滑铁卢”,从1993年北京万科第一任总经理谭志伦算起,到2004年周卫军到来,十年间北京万科换过8个区域总经理,其中不乏万科元老级人物:1993年6月谭志伦;1993年11月姚牧民;1996年中吕葵;1996年底林少洲;2000年初莫军;2001年7月张力;2002年6月吴有富;2004年4月周卫军。

其间,号称“京城四少”之一的林少洲曾给北京万科带来短暂的辉煌,其开发的万科城市花园项目曾一度连续6个月排名万科全国销售冠军,但2000年初林少洲辞职后,北京万科再度陷入频繁换将的境遇。

北京不同于中国任何一个城市,如何找到一个“擅长政府关系”的总经理,成为万科的一块心病,于是万科找到了周卫军(曾任沈阳房地产协会会长)以及后来的毛大庆。

毛大庆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父母都是著名的科技工作者。据公开资料,其父杜祥琬是著名的核物理专家,也是中国“两弹一星”的核心人物;其母则是在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国家选派赴英留学的航空航天工业专家。

而毛大庆的外祖父毛梓尧是中国著名的建筑学家,曾经是人民大会堂、北京展览馆等著名建筑的主要设计师之一,因此读大学的时候,毛大庆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建筑系,并成为一名优秀的建筑师。

其祖父和祖母,都是中国共产党最早期的党员之一,其祖父杜孟模曾任河南省副省长,民盟中央委员,但是在“文革”中双双被迫害至死,这也是为何毛大庆跟随母姓的原因。

(延安曾有“杜氏四姐妹”,即杜孟模的胞妹杜宁远和堂妹杜启远、杜凌远、杜翠远。她们的夫君,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比如杜凌远嫁化学工业部副部长吴亮平,杜启远嫁给了解放军上将、前副总参谋长李天佑。1979年,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胡耀邦,亲自过问并批示了关于杜孟模平反和善后事宜,为杜孟模彻底平反。 )

毛大庆是东南大学建筑学学士,同济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硕士、博士,曾在多家跨国公司工作。

和后来的万科一样,新加坡凯德置地集团早在1994年即进入了中国市场,最先选择的是上海和北京两个城市。其后的五年,凯德置地在上海已经开发了不少项目,呈现快速发展的态势,但在北京却没有一个做成的项目,直到毛大庆通过与招商局的谈判,为凯德置地拿下招商局(雅诗阁)项目,后将其全盘改造成现在的CBD核心区内的著名的“雅诗阁”酒店式公寓。

此后,毛大庆在凯德工作了十多年,成长为凯德置地环渤海区总经理,而该集团是目前东南亚最大的上市房地产企业。

联合央企做大北京万科

直到2009年,在万科进入北京长达22年的时间里,北京万科一直没有摆脱“全国老大,北京小弟”的尴尬地位。

据万科年报显示,除了2004年,从1998-2008年长达10年的时间里,北京市场对万科整体销售收入的贡献率均不到10%。截至2009年上半年,北京万科在北京市场上的最好排名是第八,市场占有率仅在1.8%-1.9%之间。

为了将“既有深厚背景又有国际视野”的毛大庆从凯德挖来,万科董事长王石可谓煞费苦心,王石在其亲笔自传《大道当然》中,曾谈及“007”行动:2008年奥运会前后,我在北京约见毛大庆,吃了3个多小时的饭,交流对行业的看法,论经济、环保、登山、阿拉善,说到哪儿算哪儿,就是没谈跳槽的事。那天我下午还有个会,眼看要迟到。司机一直催我走,我没搭理,最后司机不得不给大庆打电话:“你们别聊了!”最后我告诉大庆,希望他来执掌北京万科。    而此前,解冻(万科的人力资源执行总裁)已经盯住毛大庆两年多了,两人的饭局不下两位数。通过郁亮等人的几十次游说,王石亲自给凯德置地董事长去信,才把作为计划中最后一位被引入的“007”—毛大庆拉入万科麾下。而毛大庆也是目前“007行动”中硕果仅存的几位干将之一。

2009年下半年,王石将北京万科交给毛大庆,并找来了一个好帮手—万科挖来远洋地产市场部总经理肖劲,他与毛大庆是大学校友。

此时的北京万科,正处于瓶颈期:在京项目仅13个,总开发面积刚满300万平方米,且发展迟缓,甚至不及更晚成立的上海万科的18个项目、400万平方米的开发面积。

而毛大庆加入万科掌舵北京公司以来,万科才真正在北京站稳脚跟:2010年北京万科销售101.49亿元成为北京市场的销售冠军,这也是北京万科首次突破百亿元的销售大关;2012年9月,北京万科提前3个月完成100亿元的全年销售任务;2013年,毛大庆同时掌管着在北京、唐山、北戴河的21个项目,这些楼盘有高端住宅,也有刚需楼盘,有写字楼也有旅游地产,不仅跨越地区广而且业态更加复杂,全年销售额超过160亿元,总销售面积约60万平方米。

有很多文章指出:毛大庆在京城和业内深厚的人脉关系帮了万科很大的忙,房山拿地是基于毛大庆与当地政府的关系,而在大兴,北京万科可以以底价拿地,远低于后来在相邻位置高价拿地的恒大。

这样的说法略有偏颇,比如房山的地,是万科联手中粮,以22亿元才拿下的房山长阳起步区1号地,楼面地价高达6443元/平方米,溢价率高达163%。此举一度被媒体质疑,因为该地块附近的住宅产品售价不过8000元/平方米左右。

但毛大庆在北京人脉深厚却是不争的事实,毛大庆没有带领北京万科单打独斗,而是选择与中粮、五矿、金隅、京投等央企、国企合纵连横,迅速攻城略地,做大做强。

此外,毛大庆还在自己更为熟悉的商业地产领域动作不断:2013年11月27日,万科集团首个大型购物中心北京金隅万科广场溢彩开业,此后北京万科将相继推出中粮万科半岛广场、住总旧宫、首开大兴、首开台湖等大型综合体商业项目;2014年4月16日,“五菜一汤”社区配套再添新成员,自营“BRUNO咖啡面包坊”,推进社区商业系统化运营;5月16日,与廊坊国土土地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进入物流地产领域……

变相澄清离职传言

就在万科B股转H股挂牌前夕,万科再度陷入削藩传闻。

早在5月初,毛大庆就因为“内部发言风波”而陷入离职传言。5月1日,一篇关于万科副总裁毛大庆在某内部沙龙的发言稿开始在网络上广泛流传,短短数日中,“万科高管看空全国楼市”等标题迅速占据传媒版面,引发一系列关于楼市前景的新一轮热议。

最终,郁亮不得不出面以“忧患意识被误读为看空行业”的表态替毛大庆圆场。而后,郁亮频频亮身,抛出“房地产行业进入了白银时代”、“房地产就是一匹美丽的斑马,黑白相间”等观念,以挽回毛大庆“看空楼市”的影响。

当时便有消息称万科杭州公司总经理刘肖将接替毛大庆出任北京万科总经理。

而关于毛大庆离职的传闻,从根源上说,还是源于其高调的行为:频频亮相媒体,出席各种公开活动,有消息人士指出,尽管万科已经建立严格的新闻发言人制度,但毛大庆因其性格和文采,似乎成为公司“第二发言人”,北京俨然万科第二总部,毛的高调挑战了万科严谨的职业经理人制度等等。

更有媒体翻出15年前的旧事:2000年,当时因为不满万科上海、北京区域总经理对调,时任北京万科总经理的林少洲、上海万科总经理林汉彬双双离职,当时在业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北京万科也再次陷入僵局。当时林少洲执掌北京万科正好5年,而如今毛大庆也刚好执掌北京万科5年。

在潘石屹看来:林少洲是万科调整过程中的牺牲品,正像《秦颂》中描述的那样,秦始皇为了统一货币,杀掉了一大批人。

“郁亮财务出身,严谨低调,而毛大庆身上有甩不掉的英雄主义情结。”接近万科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6月23日凌晨,毛大庆在微博借用苏轼的《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委婉澄清了离职传言,并劝“大家请快快继续啤酒、炸鸡、好好看球”。

万科B股转H股在港交所上市,王石、郁亮和毛大庆同时以相同的正装现身合影,也变相澄清了“毛大庆离职”的传闻。

2014年楼市进入下行期,新房开工量萎缩、房地产投资下滑、土地交易降温……这种情况下封疆大吏的稳定非常重要,郁亮自然深谙此道,但这也不代表他无所作为。

根据最新的人事调整,万科的执行总裁由9人减为3人,分别是首席人力资源官陈玮、首席财务官王文金、首席运营官张旭。而原本的执行副总裁毛大庆成为高级副总裁,同时转为高级副总裁的还有原任执行副总裁的丁长峰、张纪文、莫军、肖莉、周卫军,以及原任副总裁的周俊庭、朱保全、祝九胜。

这样,在董事会领导下的高管团队,形成总裁—执行副总裁—高级副总裁的职级序列。而此前,万科高管团队的排序方式是总裁—执行副总裁—副总裁。

历经2011年万科执行副总裁、上海区域总经理刘爱明离职等一系列人事地震后,万科在人士调整方面显然更加纯熟。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高校基金最大单笔获赠!万科员工集体向清华捐2亿股股票,市值53亿
高校基金单笔最大获赠!万科向清华捐2亿股股票,市值53亿
万科员工集体向清华大学捐赠2亿股万科股票,一次性捐赠不谋求商业回报
影院复工被叫停!做好开业准备的院线经理称太难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