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堵监管漏洞 未来或整合网约车数据

2018-09-04 02:33:42
目前滴滴等网约车平台上,绝大多数车辆与人员仍是不合规的。实现车辆和人员的合规化,是提高乘客安全的一个重要手段。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广州

三个月之内,连续发生两起顺风车乘客遇害恶性事件后,以滴滴为代表的网约车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监管风暴。

8月31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召开第二次会议,决定自9月5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进驻式全面检查。

目前,交通运输部以及北京、广州、深圳、武汉、南京等全国至少15个城市的交通监管部门已经对滴滴等网约车公司进行了约谈。一些城市要求,网约车公司要清退所有不合规车辆与人员;将营运数据完整、实时接入政府监管平台。还有一些城市态度更严厉,表态如果不按时完成整改,就撤销经营许可证、下架App。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研究室主任程世东认为,目前对于滴滴这类规模较大的企业,相关的监管措施威慑力不够。“主要是以罚款为主,且罚款的数额不大。如果能向国外学习,处罚的力度与企业的经营规模挂钩,对于大型企业罚款数额以‘亿’为单位,而不是几万元,或许可以更好推动行业的规范化和健康发展。”

仅有1%的网约车司机合规

早在2016年7月,交通运输部等7部委联合出台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中国成为全球首个明确网约车法律地位的国家。按照规定,网约车平台、车辆和驾驶员,要求分别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

“把网约车、传统巡游出租车并列为出租车,从根源上就决定了要沿用出租车监管制度来监管网约车这种新事物。”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课题组发布的文章认为。

考虑到各地人口数量、经济发展、出租车市场等存在差异,目前对于网约车的管理,以属地监管为主。在《暂行办法》公布后,各地也陆续出台了管理细则。其中,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从户口、车牌、车型拉高了准入门槛。如北京、上海都要求司机必须拥有当地户籍、车辆应为本地牌照,广州则要求驾驶员有广州户籍或居住证。值得一提的是,要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司机除了要满足户籍等要求外,还需要参加网约车司机的资格考试,合格后才能上岗。

然而,现实中,同时获得以上“三个证”的情况并不多。今年6月举办的2018世界交通运输大会期间,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透露,目前中国有210多个地级以上的城市出台了网约车实施细则,34万人取得了网约车驾驶员资格,17万台车辆取得了网约车运营证。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目前我国网约车司机人数超3120万,是出租车司机人数的10倍以上。这意味着,网约车的合规率仅为1.1%,绝大部分的司机和车辆,都处在灰色地带。

程世东表示,现在持证的网约车车辆和驾驶员虽然并不多,但这不意味着真正符合条件的不多。除了北京、上海等个别城市门槛较高的除外,从全国整体来看,清退了所有不合规车辆与人员之外,合规的网约车基本能够满足需求。“如果符合条件的网约车仍不能满足需求,或者价格偏高,可以再去调整政策和市场准入条件,要有一个先后顺序。待网约车合规后,再去评估影响。”

监管关键是网约车数据

8月28日,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王富民对外表示,滴滴公司一直拒绝接受政府的监管。“到目前为止,滴滴公司并没有把有关的数据全部传到监管平台,特别是滴滴顺风车。这个问题不仅是广东的问题,也是全国都面临的问题。”

由于缺乏详尽的驾驶人员和运营车辆的数据,政府部门并不清楚当地网约车的具体情况,不能进行有针对性的执法,只能通过向滴滴公司获取数据,或者靠原始的围堵来执法。

广州某派出所民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经常会与交通部门进行联合执法,盘查车辆是否有驾照、有没有携带管制物品等。事实上,日常检查套牌车的比较多,并没有针对性地检查滴滴等网约车。

“现在平台不强制办理,司机不愿意把车改为营运车,就变成非法营运的拉客车。出事了,交警管的是违停,交委管有没有相关证件。”上述人士分析。

滴滴司机刘阳(化名)观点印证了上述分析。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己从2016年起开始在佛山开滴滴快车,截至目前尚未遇到交管部门的执法检查。事实上,平台方面曾鼓励司机去办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但他坦言,并不想把自己的私家车转为营运车辆,因此没有了解办证的具体细节。不过刘阳表示,为了生计,还会继续做滴滴司机。

今年2月26日,交通运输部印发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运行管理办法》,对于网约车有关数据上传的规定进一步细化,包括订单、定位、服务质量信息等在内的数据应实时上传,最晚不得延迟5分钟,且保存6个月以上。

从网约车公司的角度看,为了提高平台渗透率,增加平台司机的活跃度,包括滴滴在内的不少网约车平台存在一些非本地户籍的司机。这被认为是网约车平台不愿接入政府监管平台的一大原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课题组发布的文章分析认为,在出行安全监管方面,各地要求不一。“部分地方存在过度的安全要求,如要求强制安装可被智能手机替代的GPS定位设备;又如在数据对接方面,网约车平台已经向交通运输部对接共享数据,但部分地市强制要求在本地层面也共享所有数据,但各地数据标准、字段格式、对接端口不一,对接成本高,网络安全风险大。”

上述文章建议,要深化政企合作,充分利用网约车平台的技术优势、人才优势和数据优势,优先以政府购买服务等支撑监管;在国家层面做好与平台企业的数据对接,采集监管所必需的最小数据集,由国家向地方分享相关数据。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研究室主任程世东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滴滴等网约车平台上,绝大多数车辆与人员仍是不合规的。实现车辆和人员的合规化,是提高乘客安全的一个重要手段。如果滴滴等公司不主动整改,就需要政府监管部门的介入。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截至3月底,输入国内的769个确诊病例都来自哪儿?
3月PMI 回升至52%,国家统计局:单月数据不代表经济恢复正常
时代IPO | 科隆新能应收账款居高不下,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
疫情致全球35万人仍漂在海上,预估近半是美国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