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拉土崩 通胀狂飙超15% 与美国交恶 埃尔多安里焦外冷

2018-08-14 05:15:07
7月以来,土耳其通胀升至15.85%的历史高位,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的紧张。

时代周报记者 王心昊

继上周五(10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逾20%,跌至6.3005后,8月13日,里拉兑美元又重挫10%。

除了里拉闪崩,土耳其的股市债市亦未能幸免:银行股大跌;10年期国债收益率超过20%—土耳其正在经历一场典型的新兴市场危机。

而土耳其之所以“凉凉”得如此迅速,与美国对这位北约盟友“开刀”有密切关系。

8月1日,美国对土耳其外交部长和内务部长进行制裁,冻结其在美国的资产。随后,土耳其以牙还牙,对两名美国官员进行制裁。

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在推特上发文称美土关系不好,而且特朗普批准对土耳其钢铁和铝关税翻倍到50%和20%。作为美国的北约盟友,土耳其享受到了和俄罗斯、伊朗同样的“待遇”。但“不屈服”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并不善罢甘休,抛出“与中俄欧等重要贸易伙伴以本币结算”等办法。但对于风雨飘摇的土耳其经济而言,这场“战争”还能够支撑多久?

不断升级的土美矛盾

土美之间的矛盾,可以追溯到两年前土耳其的一场未遂的军事政变。这场政变,让美国与它的北约盟友土耳其从此面合心离,还直接改变了一个美国牧师的命运。正是这个牧师,成为了两国矛盾的导火索。

彼时,来自美国的安德鲁•布伦森(Andrew Brunson)是一位已经在土耳其生活了20多年的牧师。在平息政变后,土耳其政府以安德鲁涉及政变为由,对其进行监禁。而美国朝野一致认为,安德鲁在政变中是无辜的,所以对土耳其长期关押美国公民极为恼火。

7月18日,位于土耳其萨克兰的一家法院拒绝了被关押美国牧师安德鲁·布伦森的律师的要求。布伦森的律师此前要求法庭在审讯前释放布伦森。这意味着,在10月12日开庭审讯前,布伦森将被继续关押。

7月19日,特朗普发推特称,这是“极大的耻辱”。

8月1日,美国政府已宣布制裁土耳其司法部长和内政部长,以“惩罚”土方羁押美籍牧师安德鲁·布伦森。

8月10日,特朗普宣布,他已下令将土耳其钢铁和铝产品进口关税提高一倍。舆论认为,美土双方至今未就释放安德鲁一事达成和解,是特朗普决定提高土钢铝产品进口关税的直接原因。

至此,美土关系进一步恶化。

倒向俄罗斯罪加一等

尽管2016年那场政变未遂,但劫后余生的埃尔多安政府依然对政变心有戚戚:肃清参与者的行动至今仍在土耳其上演。

今年7月8日,土耳其政府在公报中,宣布开除1.85万名公务员,包括警察、军人和学界人士。理由是政府怀疑他们与恐怖组织和“行为侵害国家安全”的集团有联系。

去年9月,埃尔多安表示,已经与俄罗斯签署了购买其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协议—土耳其从美国的盟友摇身一变成为第一个“尝鲜”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北约国家。

而今年3月特朗普发起的无差别贸易战,则成为压垮土美关系这只本就摇摇欲坠的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为钢铁出口大国,美国对钢铝加征关税,激起了土耳其的不满。而在土耳其大选前夕的6月21日,土耳其宣布对价值18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同等规模的关税,以此作为对特朗普加税的报复。

7月26日,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通过一项法案,限制美国向土耳其提供贷款,“直到土耳其政府停止对美国公民和大使馆雇员的任意拘留”。

同日,特朗普在推特宣布,美国将对土耳其施加制裁。

埃尔多安对此强硬回应:没有人可以威胁或指挥土耳其。

感觉受了“巨大侮辱”的特朗普,直接祭出了自己最拿手的大招:加税!对土耳其的钢铝关税翻倍!

通胀升至15.85%的历史高位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里拉今年以来累计贬值40%,主权债券收益率飙升,土耳其已经被推到了金融危机的边缘。此外,高水平的外币债务、经常项目赤字和不断上升的借贷成本也体现了土耳其金融体系的脆弱性。

土耳其危机渐起,股、债、汇震荡,无疑是国际投资者和部分土耳其人,在用脚投票。

今年6月的大选,是土耳其确立总统制后的首次大选。当选总统后的埃尔多安“举贤不避亲”的态度,让投资者更加担心:埃尔多安在胜选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毫不避嫌裙带关系,将自己40岁的女婿贝拉特·阿尔巴伊拉克(BeratAlbayrak)任命为财政部长,并获得了任命央行行长的权力。

7月24日的土耳其央行会议,让投资者对于埃尔多安经济政策的担忧,终于变成了现实。

7月以来,土耳其通胀升至15.85%的历史高位,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的紧张。当这种情绪在7月24日爆发并导致里拉急挫时,土耳其央行却并未像市场预期那般调升利率。

央行给出的解释是:之所以维持利率不变,是因为内需疲弱。

英国《金融时报》分析称:“投资者最担忧的,就是当通胀率已经超过15%的时候,央行拒绝加息。”

在土耳其央行拒绝加息之后,土耳其股债汇遭遇“三杀”。

市场大多把拒绝加息认为是埃尔多安的意志。事实上,埃尔多安一直是低利率政策的支持者,他坚持高利率是“万恶之源”,一直以来“特立独行”地认为是高利率导致了高通胀。

而“不加息”更是让一些投资者开始担心,埃尔多安将倾向于资本管制等手段,努力避免加息并阻止货币暴跌。

资本经济(Capital Economics)的新兴市场经济学家威廉·杰克逊(William Jackson)分析称,尽管是高通胀和持续的经常账户赤字,但土耳其的预算赤字仅相当于其GDP的2%左右,仍然可控。因此,静观其变是目前该国最可能采取的措施。

8月9日,土耳其财政部将2019年GDP预计增速定为3%–4%之间,而去年这项数据高达7.42%。

8月12日晚间,土耳其财长阿尔巴伊拉克称,“稳定市场的计划”已经准备就绪,土耳其已为银行和实体经济制定了一项计划,其中包括受汇率波动影响最严重的中小型企业。“我们将与我们的银行和银行业监管机构一起,迅速采取必要的(救市)措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别像个傻子!”特朗普致函埃尔多安被曝光
遭制裁后土耳其继续进攻叙利亚,埃尔多安:别挡道
鄂尔多斯:无比富裕,无比贫瘠
鄂尔多斯:十年磨一剑 西北第一城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