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事特办:《普京文集》出版全记录

2014-06-19 05:42:23
中方在2008年与2014年先后出版的两套《普京文集》,皆为中方整理翻译的普京个人演讲、国情咨文、答记者问等内容,这种超高规格待遇极为罕见。

本报特约记者 徐伟 发自北京 

5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在参加亚信峰会间隙,中俄双方签订了40余份合作协议,中俄关系在高位继续升温。一周前,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与世界知识出版社联合出版的《普京文集(2012-2014)》(以下简称《普京文集》)正式发行。

俄罗斯驻华大使馆为此举行的首发仪式上,当俄罗斯驻华大使安德烈·杰尼索夫看到纪念装的《普京文集》时,称其为“非常精美的工艺品”。他表示,将在普京总统访华时把该书赠与总统本人。

俄罗斯“无发行”“无意见”

此前,外国领导人在中国出版个人著作并不鲜见,但形式主要为个人传记与回忆录,包括美国前任或现任领导人富兰克林·罗斯福、比尔·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鲍威尔、希拉里、赖斯,法国总统希拉克,英国前总理布莱尔,俄国前总统叶利钦、韩国总统朴槿惠等人,都有著作在中国出版,有的“高产”者甚至出版过多部著作。

上述作品的共同特点,是皆由本人撰写并在本国率先发行,再经中方出版社翻译引进,而与此不同的是,《普京文集》在俄罗斯并无发行。中方在2008年与2014年先后由不同出版社出版的两套《普京文集》,皆为中方整理翻译的普京个人演讲、国情咨文、答记者问等内容,这种超高规格待遇极为罕见,普京是继列宁与斯大林之后第三位享此殊荣的俄方领导人。

文集出版后,俄罗斯国内多家主要媒体亦对此曾有报道—目前所见报道均采用同一份文稿,措辞及内容完全一样。在报纸所设网站的这条新闻稿下,没有俄罗斯民众对此发表任何意见。

出版动议

此套文集共收录了从2012年普京竞选总统的演讲到上任至今的43篇文稿和讲话。

华东师大出版社社长王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本套文集的编译工作由两家出版社共同完成,而出书的想法,是由华东师大俄罗斯研究中心的学者首先提出的。

贝文力教授是华东师大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总支书记与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作为本书的主要策划人之一,他详细介绍了出版过程。贝文力教授告诉记者,最初的动议始于1月底俄罗斯研究中心的一次研讨会,时值春节前夕,会议组织讨论2014年度的重要活动安排。当得知普京总统将出席参加5月份的亚信峰会,便有人提出出版一套普京文集的想法。

早在2008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就出版过《普京选集(2002—2008)》,收录了普京在前两任总统期间的一些重要文章和讲话,这套书后来成为研究俄罗斯的学者重要的学习和参考书目。时隔四年后的2012年,普京重登总统大位,普京在国内热度不减,而他在第三任总统以来的讲话和文章,尚未有出版社做过系统整理。

这一设想很快得到外交部副部长程国平的积极响应,他指示外交部直属的世界知识出版社社长闵永年具体对接此事,由两家出版社联合出版,既可以发挥华东师大俄罗斯研究中心的专业特长,也可以利用世界知识出版社在与俄方沟通上的便利。

翻译任务令人“瞠目结舌”

从1月底动议到5月份正式出版,只有短短三个多月时间,中间还隔着春节,要完成50余万字的编辑翻译,任务艰巨。

贝文力介绍,出版工作的第一步,是找到普京在两年多时间内的全部讲话和文章,他在俄罗斯总统官方网站搜集了近800个文本,组成了巨大的文本库,再从中遴选出43种。

遴选标准有二:一是涵盖内容尽可能全面,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民族、文化、艺术、体育、教育、民生、中俄关系等方面都应有所涉及;二是尽可能地让读者感受到一个更鲜活立体的普京,因此文集不仅收录了国情咨文等书面文章,也将答记者问、会议讲话、答索契冬奥会志愿者问等口头讲话囊括其中。

贝文力强调,“因为这些不同于事先准备好的书面文本,而是在不同语境下的临场发挥,里面有许多机智个性的回答,思想的火花,包括语言上的特点,也是我们考虑的一个点。”此外,由于主要面向中国读者,文集也特别注意收录了普京在中俄关系问题上的发言。

选定文本之后,是更为艰巨的翻译工作,翻译分为初译与精译两步,首先由华东师大方面组织人员完成初译,再交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完成精译。

初译团队共15人,由贝文力从上海、北京、南京、河北等地召集,都是从事俄罗斯问题研究与教学的学者专家。而精译工作则由世界知识出版社的责编柏英主持,她告诉记者,从4月4日接到任务,到4月30日印刷厂工作人员从她手中拿走书稿,中间没有任何休息日。

贝文力告诉记者,翻译的难度除了时间紧、要求高之外,另一个显著难处是普京谈论的话题涵盖面非常广,而每个翻译人员的研究领域都是有限的,这对翻译者是不小的挑战:“不夸张地讲,这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是一个感受和接近领导人思想的过程,看似简单的词,在上下文语境里面,如何精准表达出来,如何呈现领导人的思想、特点和风采,都是很有难度的。”

为节省时间,华东师范大学团队分批将译文迅速发给柏英团队精译。从初译到精译改动非常大,因修改比重新翻译更费时,柏英团队决定对个别文章完全重译。

50万汉字对应的俄文约有150万字,要在短短二十多天内完成200万字的对照翻译,一个人不可能完成。为此,柏英找到了包括自己在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导师在内的一批“高端力量”,请他们分担了大量的任务,“所有人在这个过程中都瞠目结舌”。

文集中的所有文章皆来自俄罗斯官方网站,而最后的翻译文本,俄方并未进行审核。柏英介绍,普京的一些现场讲话,在放到网上时就已经过处理。虽然俄罗斯方面没有审核,但外交部进行过审核把关。

同样,关于版权的协商问题,也是由外交部出面与俄方洽谈的,书中的所有文字与图片都需经俄方授权,但整个过程非常顺利,普京很快亲自授权。柏英还向时代周报透露,“普京的授权是免版权费的,因为是国家行为,是国家关系友好的象征,总统就不太好要钱了。”

特事特办

柏英称,这次《普京文集》的出版,是“出版社十年来最紧急的任务”,除了建立特别的工作组外,书号的申请、版权的协商等诸多事项都是“特事特办”。

“工作组是针对重大选题临时组成的,如果时间不紧,未必就需要这么一个工作组,”柏英介绍,“以往是我这个环节走完,就到了下一个环节,现在是每个环节都要提前参与,提前出意见。”

正常情况下,责编完成初审后稿子再开始复审、终审、三校、印前检查等,责编完成初审后进行封面设计等内容,现在成了多项工作同时开展,“在我做稿时,就开始封面设计,其他所有小组成员都要参与,讨论封面颜色、字号大小、字体设计、封面材料等”。

“我审读俄文稿件这项工作无人能取代,其他人忙宣传营销,包括要在各大书店铺开,与当当网等网店接洽;还有首发式的准备等等。我规定任务量,几点完成就几点下班,而不是到了下班时间就走。我记得当时领导说,柏英需要谁,谁就得配合;用你们到几点,就得到几点。”柏英回忆。

柏英说,在出版《普京文集》一事上,“特事特办”在每个环节都有体现。她又举例,按正常的新闻出版程序,版权问题要先报到总编室,再由总编室跟俄方取得联系,这个过程一般耗时一两个月都属正常。“但是这个书就特别快,通过外交部,外交部可能是借助大使馆或者是直接跟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取得联系,不到一个星期就有了结果,普京总统亲自同意并授权。”

在申请书号方面,《普京文集》同样一路绿灯。按一般要求,需要稿子全部审完,文字全部确定后,才能开始申请书号。“但这个也是提前了,在我编辑的过程中,提前打报告说明稿件的形成结构和出版意义,我们需要首发式,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外交活动,希望总署能够提前给书号。”最后书号也是特批的。

因属重大、敏感选题,需报新闻出版总署和外交部审稿。一般情况下,二三十万字的稿子,一两个月能回来就算快的了,但这次的《普京文集》,外交部动用了好几个人,只用了两天两夜就全部看完了。柏英开玩笑说:“上级让我们加班是常有的,这回我们破天荒地让上级加了一回班。”

据贝文力介绍,此书出版受到了一批重要领导人的关心,他们都是中俄关系发展的亲历者、见证者,给了许多有益的指导和支持,并在许多原则性问题上把关,才使得这套文集如此快速、顺利地面世。在最后的成书中,这些人都列入了扉页的“顾问”名单中。

根据最初的设想,普京访华期间,要将此套文集赠与普京本人。由于普京行程安排得太过紧密,赠书仪式没来得及举行。至于该书最后有没有私下送到普京手里,王焰社长、贝文力教授和柏英都表示并不知情。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俄罗斯疫情猛烈升级,莫斯科病毒感染率或已超纽约
423听书节来了 果麦文化:喜马拉雅给出版社打了一剂强心针
油价创18年新低,特朗普:沙特和俄罗斯“都疯了”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防护》出版,春节前派到市民手中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