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低扩中 收入分配改革需明晰产权制度

2018-07-24 04:54:05
针对中等收入群体面临的挑战以及体制机制障碍等,提出“扩中”的系列政策、思路和举措。

近日,由发改委相关部门牵头,密集召开发改委、教育部、科技部、财政部、人社部、农业农村部、国家统计局等七部门参与的专题座谈会,以及相关专家座谈会。针对中等收入群体面临的挑战以及体制机制障碍等,提出“扩中”的系列政策、思路和举措。

按照社会学的观点,中等收入群体占大多数即所谓“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形”是一种最优的社会结构,因为庞大的中等收入群体不仅可以拉动内需,也有利于缓解不同阶层的对立和冲突,而且中等收入者往往都是通过个人奋斗改变了命运,其成功经验可以给底层民众带来向上流动的积极示范作用。因此,不论从经济上的价值还是着眼于社会和谐与稳定,“扩中”都势在必行。

自2002年十六大报告提出“以共同富裕为目标,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之后,“扩中”就一直是一个热词。如十七大报告提出“使收入分配格局合理有序,中等收入者占多数”,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要“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努力缩小城乡、区域、行业收入分配差距,逐步形成橄榄形分配格局”,十九大报告不但明确提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并且将“中等收入群体比例明显提高”纳入到了两步走发展战略第一阶段目标之中。显而易见,在中国努力实现现代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培育和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已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重大战略决策。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观察以上背景,也很容易得出一个判断:“扩中”的好处固然甚多,但真要做到“扩中”,却是知易行难。

“扩中”之难,难在“扩中”看似简单,实则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既会触及税制调整、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等一些深层次问题,也往往关涉不同群体的利益调适。

中国的“扩中”还有其自身的特殊性,就像一些已经宣告脱贫的人会被一场大病打回到贫困阶层一样,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有脆弱的一面:从收入来看已是中等收入群体的一员,但是由于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实际可自由支配的收入没有大幅增加,导致其生活质量并未得到显著改善。

由此来看,“扩中”的要点在于,既要帮助目前的低收入群体再上一步,也要努力让中等收入群体更加稳固。现在发改委举办座谈会,专家们提出的建议,如推进税制改革,将新型农民、个体经营者、小微企业主等视为潜在的中等收入群体,给予重点扶持,遵循的正是这一思路。

除此之外,就政府而言,还有两件事尤为紧要,也大有可为。

一是必须致力于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根据国际经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可以至少压低十个百分点的基尼系数。一些中等收入者为什么常常会有“被中产”的感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基本公共服务不均等,为了达到同样的生活品质,他往往需要支付更高的成本。

二是把提供平等创富机会放到最重要的位置。长期以来,造就不同群体收入失衡的根源除了市场之手和个人禀赋差异,还有一定的政策因素。这就需要政府对加剧收入分化的不合理政策及时清理。比如针对城乡收入差距拉大的现实,在城市化背景下,拆除城乡二元壁垒、使农民更易于在城市安居,显然比给农民直接发放补贴有效得多,因为前者更有利于降低交易成本也更能有效提高农民收入。同样的道理,要让劳动者在市场获得合理报酬,政府通过立法提升劳动者的博弈能力,并确保相关法律的严格实施,才是最佳的办法。

而为了推动社会积极创富,创造法治市场经济环境是政府当仁不让的第一要务。世界经济史的经验已经证明,只有在法治市场经济的环境中,当个人才能成为决定命运的关键因素,明晰的产权制度能够给人充分安全感的时候,社会才会涌现出更多的商业英雄,中等收入群体也才会得到迅速而又自然地扩大。

今年是“扩中”的关键一年,只要不缺共识而且思路明确,相信多项措施的出台会收到良好的效果。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罗永浩“划水”首秀收入或超3500万,卖得动小龙虾卖不动3C?
时代早课 | 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优化建设用地审批制度
陌陌2019全年净营收170.151亿元 直播收入124.5亿元
陌陌2019全年净营收170.151亿元 直播收入124.5亿元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