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介超市破解信用建设落地难 惠州“互联网+信用”创新监管

2018-07-10 03:19:28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惠州累计中介机构服务采购成交业务25302宗,成交金额达到5.8亿元,财政金额节支率达到30%以上,部分项目通过网上竞价方式财政资金节支率达到50%-80%。

时代周报记者 程洋 发自广州

一项由惠州市率先突破的改革举措,正成星火燎原之势。

惠州将全市使用财政性资金购买且达不到招标限额的中介服务,全部入驻“中介超市”,并面向入驻的中介机构公开选取。对中介机构采用信用管理的手段,深入推进实名认证工作,将企业信用直接与从业人员挂钩,将管理重心从资质管理向人员管理后移。

“经过近4年的运行,惠州的‘中介超市’建设工作得到国务院、广东省政府高度认可并在全省推广。”惠州市发展和改革局主任科员王国荣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中介超市”的信用效益不断溢出,撬动了全市营商环境的优化。惠州“中介超市”的经验也在广东、湖北、云南等地的50多个地市全面推广。

“惠州市的‘中介超市’,对推动我国信用体系建设有着重大意义。”首都师范大学信用立法与信用评估研究中心主任石新中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惠州市“中介超市”的运行机制可以看出,中介机构入驻“中介超市”之前要审查其信用记录,对中介机构的服务质量要进行全程的跟踪并进行信用评价,中介机构的信用表现是他们再次获取为政府服务机会的重要参考,这就形成了系统的信用管理方案。

实名认证:让管理重心向人员管理后移

打开“中介超市”的手机APP,采购公告、中选公告一目了然,简单的流程操作就可以完成采购招标工作,企业入驻也可以“一手搞定”。

通过借鉴“淘宝”以及实体超市连锁运营的模式,“中介超市”在取消中介机构实体入驻的基础上,系统构建了集交易、管理于一体的线上“虚拟店”,并与市、县区各级“中介超市”相融合,实现“连锁运营”。

投资项目在行政审批的过程中,涉及不少中介服务环节。过去,经常有企业抱怨中介服务环节多、耗时长、收费乱、垄断性强等问题,特别是“红顶中介”依附于政府部门,容易存在腐败空间,甚至可能成为阻碍项目进展的“拦路虎”。

为了解决此类问题,2014年,按照“网络为主、实体为辅、统一平台、统一规范、统一中介库”的模式,惠州成立了广东省首家网上“中介超市”,将全市使用财政性资金购买且达不到招标限额的中介服务,全部入驻“中介超市”,并面向入驻的中介机构公开选取。

石新中认为,惠州的“中介超市”,不仅降低了政府选取中介服务机构的成本,还提升了政府财政资金使用的透明度,对中介机构采用信用管理的手段,也有利于提升中介机构服务采购的公平公正。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惠州累计中介机构服务采购成交业务25302宗,成交金额达到5.8亿元,财政金额节支率达到30%以上,部分项目通过网上竞价方式财政资金节支率达到50%-80%。比如,原先政府部门找一项中介服务,服务费如果是50万元,如今通过“中介超市”,可以节约财政支出15万元。

“中介超市”的建设带来了“三个转变”:打破了中介机构的垄断性和地方保护主义;有效切断了人为干预,将部门选取中介机构的自由裁量权锁进了“笼子”;兼顾公平与效率,引入了公开、平等、透明的竞争机制。通过项目摇珠和网上竞价全过程公开,让中介服务在“阳光”下运行。

今年1–6月,“中介超市”成交业务6392宗,成交金额1.35亿元,同比去年分别增长38.96%、27.67%。这正是得益于一系列的制度创新,不断提升了中介机构的服务质量。

今年上半年,“中介超市”先后上线了直购模式、择优模式等制度创新,进一步优化“中介超市”选取方式和选取效率。同时深入推进实名认证工作,推出手机APP、微信版,进一步加强中介机构管理,而其中近300家企业因为未完成实名认证被暂停“中介超市”服务。

实名制将企业信用直接与从业人员挂钩,将管理重心从资质管理向人员管理后移。“这意味着,‘中介超市’从过去的‘管企业’向‘管人员’转变。”王国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过去采购单位和业主单位经常会碰到一种情况,当在“中介超市”上摇珠后,派来服务的人员不是该中标公司的,而是“皮包公司”或挂靠公司的工作人员。现在,实名制后就不得随意更换人员。

违信必究、执信必严

今年1月,惠州被确定为国家首批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其“中介超市”的建设,是破解信用建设“落地难”的重大举措。

“惠州市的创新性举措为我国其他地区政府的信用管理,提供了一个难得的范例,而把信用认证作为管理的核心,这将是我国未来政府管理的一个必然趋势。”石新中表示,“互联网+信用”的“中介超市”,根据中介机构的信用表现,实行“奖、限、停、退”等信用奖惩机制,有效调动了中介机构的积极性,提高了服务效率。

王国荣认为,当下中介市场的信用管理链条是不完善的,存在“有信必依”“违信必究”“执信必严”三个基础建设上的不扎实,导致行业监管薄弱、中介机构失信成本低。他认为,许多地方的探索普遍集中在“有信必依”这个环节,出台了大量失信清单、备忘等文件,忽略了“违信必究”和“执信必严”这两个环节的改革,因此导致在信用改革探索中效果大打折扣。

而针对中介市场信用管理的困局,“中介超市”除了出台《惠州市中介超市管理暂行办法》等相关政策措施外,同时按照凡是有不良信用记录的中介服务机构,全市一律受限的原则,提高中介机构的失信成本。

王国荣向时代周报记者重点介绍了“互联网+信用”的创新监管模式,全面推行中介机构、从业人员网上实名认证,通过严把信用使用过程中的各个环节,确保“违信必究”。

在“中介超市”建立前,分散在各部门自行建立的中介机构库内的企业不到200家,而截至2018年5月底,惠州“中介超市”吸引了全国42类行业2051家中介服务机构入驻,增长8倍以上,催生本地新成立中介机构32家。而“红顶中介,中介不中”乱象得到有效遏制,累计清退中介机构10家,给予144家企业全市暂停3–6个月服务的信用惩戒。

下一步,惠州将加快与信用相关的市场应用和各领域平台的抓手建设。突破当前信用主要用于政务领域的困局,借鉴已有的中介超市的经验,逐步将信用管理方法直接应用于企业、个人日常经营活动中,甚至直接影响到其生存发展,让信用管理真正“戳到痛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名校高材生投身房产中介:浙大学历帮我卖掉了房
广发信用卡投入千万补贴发放消费券 助力消费复苏
广发信用卡投入千万补贴发放消费券 助力消费复苏
深圳楼市五一没“开挂”:中介忙得脚不沾地,成交却不及预期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