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五大市场健康发展 以扩大内需带动经济转型

2018-05-02 00:48:46
就长远而言,以内需为主的经济体制是最健康的,外在的经济活动影响会更小,对人民最有利。所以,为了实现更大的目标,肯定要持续扩大内需。

时代周报记者 谢江珊 发自上海

4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会议认为,今年以来,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经济运行延续了稳中向好态势。一季度主要指标总体稳定、协调性较好,结构调整对经济发展的支撑作用明显。经济运行内在稳定性有效提升,质量效益保持较好水平,推动高质量发展取得良好开端。会议强调,完成全年目标任务需要付出艰苦努力。

“这次会议召开的时间节点较为特殊,外部遭遇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很重要。同时,国内企业还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刻,从这次会议的调性来看,持续扩大内需非常有必要。”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研究员卞永祖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指出。

以内需为主的经济体制最健康

时代周报:最近央行下调准备金率,实际释放4000亿流动性。此次政治局会议强调“要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取向不变,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注重引导预期,把加快调整结构与持续扩大内需结合起来,保持宏观经济平稳运行”。这是不是说明货币政策在微调转向,留了宽松的口子?

卞永祖:“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什么是稳健?货币政策并非一成不变,需要根据经济的实际需要来调整,保证经济增长不至于大起大落。中性,是货币政策的一种理想状态,比如实体经济里需要多少货币就发行多少货币,这种状态很难达到,所以是一个努力的目标。所谓“稳健中性”,就是要根据经济的实际情况调整货币政策。

过去,我国对货币政策赋予了更多促进经济增长的功能,但是将来,还是要根据经济的具体情况确定货币政策。至于是不是要宽松或者从紧,这个说法过于教条,货币政策是灵活的。

这两年,我国在金融方面做了很多改革,今年确实存在一些变量:3月份出现贸易逆差,对货币量产生影响;现在对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进行打击,也会影响到社会上总体的货币;还有贷款从表外转到表内等因素。在这种情况下,央行才下调了准备金率。实际上,这两年的货币政策是从紧的,我个人不觉得货币政策有很大的转向,只是说需要灵活地根据社会经济发展情况,适当多做一些调整而已。

时代周报:此前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对“需求侧”的提法一直都是“适度扩大总需求”,2017年12月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将与“需求”有关的表述全部删除。时隔仅4个月,又再次明确提出“把加快调整结构与持续扩大内需结合起来”,而且没有沿用之前的提法,将“适度”改成了“持续”。这种表述上的改变有何意义?

卞永祖:表述的变化,跟中国经济发展长期的战略目标是相符的,即希望中国成为一个内需型国家,主要依靠内需拉动社会经济发展。就长远而言,以内需为主的经济体制是最健康的,外在的经济活动影响会更小,对人民最有利。所以,为了实现更大的目标,肯定要持续扩大内需。

前几年,中国经济的重点是转型,去除落后产能,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过一段时间调整后,目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取得一定成果,提出“把加快调整结构与持续扩大内需结合起来”,实际上是要求在经济转型过程中扩大内需,但并不是再去扩大落后产能的内需,而是希望以一个更高层次的内需带动经济转型。在这种前提条件下,发展内需的要求由“适度”变成“持续”,有利于经济结构的转型,有利于经济将来的健康发展。

时代周报:此次会议要求从经济工作从“调结构为主”转向“调结构与扩内需”并行,是否说明中美贸易冲突对经济的压力已显现?

卞永祖:不可否认,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已经造成一些压力和影响,所以说要“调结构与扩内需”并行,以此发展经济,帮助企业顺利转型。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经济转型还是以内需为主,以消费升级为主。消费升级,自然而然会带动国内产业的升级转型,实际上也会从另一方面带动企业的转型。

整体宏观把握五大市场

时代周报:针对金融风险的管控,此次会议强调,要推动信贷、股市、债市、汇市、楼市健康发展,及时跟进监督,消除隐患。中央政治局会议同时点名五大市场,释放出什么信号?

卞永祖;首先要看到,防范金融风险是现在中国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金融风险问题长期处于经济发展过程中,但以前经济高速增长,对金融风险有所忽视,经济增速降下来以后,某些潜在风险暴露出来,比如房地产泡沫问题、重复建设的问题,所以现在又在开始调整。另外,现在是全球化市场,金融是全球化金融,国外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影响到国内,无法置身事外。

而且,在互联网环境下,舆论容易传播,金融跟互联网、货币信息始终天然结合,很容易引发市场波动,加上监管手段比较落后,没办法及时判断信息的真假,很难做到百分之百监管,很多时候,发现风险时造成的影响已经不可挽回。

因为全球化、互联网,现在整个金融市场都已经串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下,五大市场中的任何一个市场出现问题,都不能只从单一方面解决,需要整体配合。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成立,也意在全面监管:必须关注所有市场,从整体上宏观把握,才能避免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否则很有可能顾此失彼。

时代周报:此次会议在部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时,明确点题“攻关关键核心技术”。目前在这一块,中国做出了哪些努力?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要注意哪些问题?

卞永祖:一方面,我国在应用技术方面已经做得很好,自主技术比如高铁、生物制药、电信方面等方面,已经取得了较大进展。另一方面,比如科研,我国已经开始在做,但核心技术确实落后于发达国家,比如中兴事件里的芯片,还有一些普通人接触比较少的材料、高端机床等,短时间内难以突破,需要持续投入。

另外,“中国制造2025”计划已经列出要重点突破的领域,其实在这些领域,我国目前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我相信很快就会有大批技术获得突破,这方面不用有太大担心。

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可以从四个方面着手:第一,国家要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创造利于科研投入、人才培养、创新的和谐环境;第二,科研体制要有所创新,多给年轻人机会,让有能力的人真正投入到科研中去;第三,国家要加大投入,前提是科研体制要改;第四,关键问题是要充分发挥企业的积极性,企业要对市场需求敏感,能够将短期效益和长期效益相互结合。政府不能管得过多,尤其是一些高科技的科研,并不完全是投入资金就可以了,还需要政府创造良好的环境。

要有更多准备应对深层次问题

时代周报:今年一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8%,连续11个季度保持在6.7%-6.9%区间。是否意味着中国符合高质量发展的经济基础已经建立?

卞永祖:我个人认为,这些年国内在环境治理、经济结构调整等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正处于一个较好的相对良性的阶段。前期的发展为经济可持续发展、高质量发展初步打下了一个相对坚实的基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高质量发展的基础已经建立起来了,毕竟目前尚未完全进入一种可持续的良性发展阶段,还存在金融风险、环境污染、经济转型等很多问题,这些隐患可能引发经济的反复,甚至造成一些较大的影响。

时代周报:此次会议强调,中国经济周期性态势好转,但制约经济持续向好的结构性、深层次问题仍然突出,“三大攻坚战”还有不少难题需要攻克,世界经济和政治形势更加错综复杂,完成全年目标任务需要付出艰苦努力。对此,有观点认为这意味着中央开始关注经济的下行压力。你怎么看?

卞永祖:这方面确实需要未雨绸缪,一方面,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企业转型升级等方面尚未完成,还处于比较艰巨的攻坚阶段。另一方面,国际环境更加严峻,转型难度会加大。从国内来看,GDP增速连续11个季度保持在6.7%-6.9%区间,相比以前速度降了很多,以前经济高速增长时掩盖的问题将陆续暴露出来,尤其是金融领域。在这种情况下,要有更多的思想准备去应付改革中的深层次问题。如果能把这些问题解决好,中国经济会更上一个台阶。

时代周报:4月2日,中央财经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对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进行部署。随后,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宣布扩大开放新的重大举措。紧接着,中国宣布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逐步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关键节点,如何理解这一系列改革开放的组合拳?

卞永祖:改革开放40年,四十而不惑,我们对一些问题看得更清楚了,有了更深的理解,准备得也更充足。以前是摸着石头过河,从现在开始讲要搞好顶层设计。从整体上来说,出台一系列措施是更高层次规划的结果,避免出现大的失误。

经过40年的长期发展,我国在财政、经济实力、技术乃至经验等方面,确实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条件,有能力去做更大的决策和开放。比如金融对外开放,40年来,我国金融行业已经取得长足发展,具有初步竞争力,可以跟国外的发达国家面对面竞争了。这一系列组合拳,体现出中国更加自信、坚定走高质量发展之路的决心。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737Max将复飞?专家称是波音的烟雾弹
737Max将复飞? 专家称是波音的烟雾弹
中国新冠疫苗已注射人体 专家称最快两周获安全性数据
飞猪强行扣款,用户毫不知情,专家提醒霸王条款要当心
扫码分享